为了自己,我骗了弟弟去赌博

三只中年少女2018-11-07 18:28:26

My Heart
01




1


叔叔打电话给我的那一天, 我正翘首数着日子盼着过年回家。

 

那是一个冬日的清晨,和煦的阳光正透过落地窗,暖暖地照耀着办公室内的我,空气里满是回家前的期待与欢欣。


在电话里,叔叔很着急,话都是断断续续的,他叫我去救小风,因为小风已经在龙华的牌馆里被人关了一天一夜了。


说实话,我不想去,我手头已经没什么钱了,但这事,于血缘于责任,我没法拒绝。


小风变成这样,跟我是有很大关系的。



2


小风是叔叔的儿子,比我小五岁。我们两家住得很近,关系很好。


虽然爸爸跟叔叔是两兄弟,可是性格却一点都不相同。我爸是一个不切实际的人,一直有着有朝一日发大财的梦想,于是总是全国各地到处蹦跶,期望有天撞上一个大项目,飞黄腾达。


我小时候很害怕爸爸的突然消失,因为爸爸每次消失前,都会把家里所有的钱,包括妈妈开的小店里的用来收钱的铁盒里的钱,席卷一空,然后溜之大吉。


他从不担心留在家的手里没钱的妻女如何过活,或许他担心过,但这种担心并不妨碍他下一次卷款扬长而去。


每次他走了,我去上学时,妈妈连早餐钱都给不了我,中午回家也只能吃白饭,妈妈连买菜的钱都没有,更别提小店进货的钱了。


小店的位置其实很好,就在学校的旁边,是我们家楼下的煤房改建的,但平常也就卖些烟啊零食什么的,品种不多,也没什么新式的玩具,所以,一直生意很差,每日的进账很少。



3


那年我上初二,在饿了几次之后,终于开始动脑筋了。

 

我要求妈妈去跟叔叔借了一笔钱,然后,进了五台当年时兴的水果机。这里所说的水果机不是iPhone,而是九三至九六年间兴起的带有博彩性质的街机游戏。

 

游戏界面有24个的目标方格组成一个正方形,界面下方有对应的物品图标可以押注。押注的目标物品总共有8种,通常按大小次序来是:大boss(BAR图标)、双7、双星、西瓜、铃铛、木瓜、橘子、苹果。我们押其中的一种或多种水果,如果最后灯光落在那个水果上面。如果我们选中了,就可以通过不同的赔率得到奖励,没有中的话押注就会输掉。


只要中了,机器上的小灯就会全部亮起,奏起欢快的音乐,然后机器下方就会开始吐币,那一瞬间,全场瞩目,钱全到手,天下我有。


机器是买进来了,但刚开始却并没有什么人来,一来是新店,没什么人知道,二来玩这个的一般都是男生,一带二,二带三,人气才能旺起来。


我们急需一个男托,以便打响名声。


我有邀请过几个同班的男生来玩,可是他们一听说是我妈妈的店,就感觉下次家长会被记录在案一样,都推托不肯来。


买机的钱都是跟叔叔借的,但进了机,却没人来玩,开销一天一天的增加,妈妈急得那是团团转。


无奈之下,我想到了小风。


那时候,小风正在上三年级,是个乖乖牌,每天放学后就是回家写作业,最怕的是他妈妈的鞭子,最想要的是哆啦A梦的电子手表。


叔叔当时在国企当审计师,工资很高,可是,因为小风是独子,所以叔叔婶婶对他期望颇高,平时想要什么也必须拿期末的好成绩来换。


我拿出了自己所有的零用钱,买了一个电子手表给小风,以此为条件,让他成为了那个托。当然,对着叔叔婶婶的借口是小风放学后来我家,以便我帮他辅导作业。


我们把其中一台机搬去了门口,然后每天放学后就让小风坐在那里玩。可惜,他好像没什么天赋,一晚上玩下来都没有哗啦啦吐币的时候,自然也引不起过往的初中生与小学生的注意。


妈妈跟我急得那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但又无计可施。


我花钱请教了同班玩得好的男生。过了几天,他神神秘秘地塞给我了一本装订起来的书。那是一本如何压中宝的秘籍,书是手抄版的,我晚上抄完后,又把原件还给了那个男生。


我让小风开始熟读宝典并不停的练习。小风是个好学生,在宝典的帮助下,领悟力很快。不到几天,我们小店的门口就时时响起了欢快的音乐及哗啦啦掉币的声音。


小孩子总是眼馋加好奇的,很快就有人被吸了过来,剩下的几台水果机每天放学后都被占得满满当当的。一块钱四个币,妈妈天天收钱收得不亦乐乎。小风玩的那台机旁边总是围了一大群膜拜大神的新鲜人,时不时响起的音乐及掉币声总能引起他们的一阵惊呼。


这种崇拜的眼神及羡慕的呼声足以让一个九岁的小孩子飘飘然。


小风玩游戏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最开始,他玩不到一个小时,就惦记着赶紧做完功课回家。然而,在成为大神受到众人的拥簇后,小风开始悉心研究水果机攻略,废寝忘食,简直快要跟游戏机融为一体了,连作业都是我模仿他的字迹帮他写的。



4


我让小风做托的事两个月后被发现了,那次期中考试,他考得很差,成绩直接下落了十几名,老师叫来了叔叔,苦口婆心劝他多多管束自己的小孩,不要让他整天在校门口的小店里打游戏。

 

小风是被叔叔从凳子上拖走的,那天回家后,他结结实实地被打了一顿,还是叔叔婶婶混合双打。自那日起,除了节假日跟着叔叔婶婶过来一起庆祝节日,平时小风都是禁止踏入我家的。


叔叔对妈妈不是没有意见的,但毕竟是大哥的妻子,他也知道妈妈的辛苦及不得已,所以只是铁青着脸提出要求,让妈妈不要再让小风来打游戏,不然,亲戚都没得做。


妈妈羞愧难当,毕竟的确是我们坑了小风,所以妈妈拍着胸脯答应了。而且,当时店里已经有了一帮相当固定的学生客,我们也不再需要托了。


叔叔婶婶以为,只要严加管教,不再来我家玩游戏,小风就还是原来的乖乖牌,却不知,在他的心里,那两个月,已经开启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他可以用几块钱换来十几二十块,然后他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完全不用顾忌。在那个世界里,他一呼百应,身边的朋友都会巴结他,希望他教会自己一两手。在那个世界里,他觉得自己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我后来才知道,他的确是来不了我家的店了,但还是偷偷溜去其他的游戏厅玩。那两个月的苦练让他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加之他后面又买了不少的宝典,所以一直玩起来都是赢的多,输的少。

 

有一次,我路过小学部,他偷偷的塞给了我一本书,一本印刷体的破解宝典。里面详细介绍了水果机的构造与原理,技术破解的方法。且不论它是不是真的,至少在当时初二的我来说,那本书看起来都实在是高深难懂,可三年级的小风跟我讨论起来,头头是道,眼睛里闪烁着晶晶亮的光芒。

 

我望着这样陌生的他,我突然有点害怕起来,我在最开始决定用小风当托的时候, 我都没有害怕过,而那时,望着滔滔不绝的他,我却害怕了。



5


初中毕业后,我去了市里的寄宿高中。平时都是住在学校里, 只有周末才能回家。

 

在我念高二的时候, 水果机已经没什么人玩了,开始全面兴起网吧,妈妈终于在长时间的门庭冷落之后,把那几台水果机卖给了回收的人。之后,摆上了几张麻将桌,让左邻右里有个打麻将的地方,顺便收收台子钱。


我们都以为,连水果机都被淘汰了,那小风也会开始循规蹈矩的念书了。可是,自三年级之后,小风的成绩无论叔叔婶婶如何打骂,成绩一直在最后几名徘徊,从不见上升。


上完初中后,因为小风的成绩太差,叔叔花了几万块,我陪着他去找了我之前寄宿高中的校长,好说歹说,学校总算收了他。


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深圳工作。一般就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家,平时忙忙碌碌的,所以也很少见到小风。只知道他高中毕业,进了本市的一家大专院校。后来毕业后,因为没找到顺心的工作,所以他一直赋闲在家。



6


直到半年前,叔叔微信问我借十万块救急,我打回家一问,这才知道 ,小风在念大学的那几年,一直跟着几个有钱的同学瞎混,去不同的麻将局赌钱。刚开始,就如小时候打水果机一样,赢了不少钱。可是久了,手气就变了,输的多,赢的少。

 

这时的小风已经完全沉迷进去了,一心想着翻本,生活费不够,小风就变着法子问叔叔婶婶要钱。在叔叔婶婶知道他赌钱的事实,痛心地拒绝给钱之后, 他偷偷地把叔叔的车子开去了麻将馆。三十几万的车抵了十五万,赌了一晚上,等叔叔发现的时候,小风手里的赌本只剩下不到两万了。


叔叔将车赎了回来,也通知市里所有的麻将馆,要求他们拒绝小风上门赌钱,不然,知道一次掀一次桌子。


市里不能赌了,小风在赌友的劝掇下,又跟着去了澳门。在那里,小风彻底爱上了这心跳刺激的感觉。只要一找到机会,就拿着通行证往澳门跑。


在澳门,小风零零碎碎输了几十万,最严重的自然就是半年前,输了三十万。那一次,小风直接被扣在了珠海,叔叔凑齐了十五万,爸妈出了五万,我借了十万,才终于把人给赎回来。


小风被赎回来的那天,是被人押着出来的。为了防止他逃跑,鞋子都被扔了,光着脚踩在地上,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已。


经此一役,叔叔烧了小风的港澳通行证,连他的身份证都锁起来了,为此小风消停了很久。


可没想到,这没到半年,他又转移来了深圳。


我去了龙华的牌馆,对着一群大汉,好说歹说,花了四万八,终于把小风给捞了出来。小风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场面见多了,一直很是镇定,连头发都梳得整整齐齐的,丝毫不乱。

 

付完钱出来后,小风似乎这才不好意思起来,一再表示说要去借钱还给我,然后就急匆匆地跑了。

 

第二天,我越想越心疼,想着快过年,怎么着也得拿回点钱买些东西回去,于是找了一个龙华本地的同事。他爸是在龙华开酒吧的,一直跟派出所有着紧密联系,我跟他承诺,那四万八,我只要一半,其余的一半就算给他们的活动费用。

 

同事答应了。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运作的,过了两天,同事拿回了四千块给我。在同事的叙述中,我这才知道,上次的事件本就是小风同那家牌馆共同设的一个局,小风假装输钱,然后众人喊打喊杀,轮番上阵逼债,在我付了钱之后,小风事后分得了两万。

 

我接过了四千块,脸上挂不住,心里也很是难受。但奇怪的是,就在这时,我却突然想起了一件小时候的事情。



7


当年小风在帮我做托的时候,每次他开始需要游戏币练习的时候,我就会跟妈妈拿钥匙去开锁,拿出一堆游戏币给小风,然后顺便藏起来十个八个。

 

那时候,妈妈每天都在忧心没钱还叔叔,所以几乎没有零用钱给我。但十几岁的女孩子谁都会一起臭美地去买个发夹,一起放学后在校门口聚会吃凉粉。所以我需要钱,妈妈不给我零用钱,那我只能把那些藏起来的币五折卖给身边要好的男同学。

 

小风有时候看到我藏币了,这时我就会偷偷地分给他一半,告诉他卖的钱可以攒起来去买玩具。

 

那时,我教会了小风坑家里的钱。


现在,小风学会了坑我的钱。

 

我想,大概是我毁了他。

 

现在,也许以后有一天,他也会毁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