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有尽有 | One Player Ready

东湖之声2019-01-11 06:34:15

理工一线有声媒体

总是有很多人问我们:

玩游戏到底有什么用?

这部电影给出了答案:

没什么用,只是因为好玩。

Play is Play,not for Win.

@忠实的ACG粉丝 大萌


2018年可以说是一个动漫年,从最早上映的星球大战、环太平洋,再到接下来的黑豹、复联3,以及下半年即将上映的海王,各种漫改电影在今年可以说是齐聚一堂,但是其中却有一部与众不同的电影,它不是单纯的漫改电影、它集百家之所长、它里面出现过的彩蛋可能比你看过的电影还多,它就是《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故事的背景设定在未来的2045年,社会处于混乱和崩溃的边缘,由于现实生活的失意,人们将救赎的希望寄托于“绿洲”,由天才“詹姆斯·哈利迪一手打造的虚拟游戏宇宙。人们只要戴上VR设备,就可以进入这个与现实形成强烈反差的虚拟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有繁华的都市,形象各异、光彩照人的玩家,而不同次元的影视游戏中的经典角色也可以在这里齐聚。无论你在现实中多么穷困潦倒,在“绿洲”里也依然可以成为你想要成为的各种人物:万众瞩目的超级英雄、阴险敲诈的恶棍,再遥远的梦想都变得触手可及。


而哈利迪在弥留之际,更是宣布将巨额财产和“绿洲”的所有权化作为一颗彩蛋藏于绿洲中,而获得这颗彩蛋,需要经历哈利迪留下的三道关卡,通过他的三次考验,而为了获得这笔巨额财富,全世界的玩家们开展了一场激烈的竞争。

 


有人说剧情简单,但是在我看来,如果你要做一个元素如此之多的故事,甚至要构建一个世界观,那么主体故事越简单越好。更何况电影最精彩的部分不是剧情,而是电影中所包含的那些能够同时让影迷、游戏迷、ACG爱好者等拥有截然不同兴趣属性的人泪流满面彩蛋。

一百多个彩蛋,让人目不暇接,在影片刚开始的那场飞车竞速赛便是让人饱足了眼福。赛道上,极速飞驰的赛车不仅有漫画《蝙蝠侠》、《阿基拉》的同款,更是有影视作品《回到未来》、《马赫五号》的身影,招摇亮眼的大脚猛兽卡车更加让观众大吃一惊,而赛道上的层层阻碍,仿佛让人回到了曾经迷恋街机游戏的时代。


侏罗纪公园的恐龙出现时,这场车赛便被推向了高潮,05版电影形象的金刚从帝国大厦上翻身跃下,在楼宇之间翻腾飞跃,大量的挑战者转瞬间化为乌有,电影开场金刚的威武,似乎又重现了当初怪兽电影火热时,野兽凶恶狂暴的美感。

而影片尾端的世纪大战更是让观众难以按耐激动的心情,随着男主号召而来的玩家大军里,每一个几乎都是熟悉的面孔,忍者神龟、死亡射手、街头霸王、古墓丽影等都有所露面,甚至丢给男主大杀四方的手雷,都是鬼娃的形象,而最终boss诺兰召唤出机械哥斯拉与钢铁巨人和高达的搏斗,无疑成为了全作中中最热血沸腾的一段,这一幕所印出的彩蛋,即使拿出五只手也未免能够数的过来。

无论是细节勾勒的近景,还是作为模糊背景的远景,导演在每一帧、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节都用心的插入彩蛋,其中工程量的浩大着实让人难以想象,而男主击败诺兰时的那招波动拳,这一彩蛋设计,除了拍案叫绝,我已经很难用其他词语来形容了。


那我在看电影的时候就非常得好奇,影片中出现了那么多其他电影、动漫的场景,是如何解决版权问题的呢?


后来我了解到,制作方为了这些彩蛋的版权,跑遍了迪士尼、环球,派拉蒙等等公司,花费了几年时间,才有了呈现在荧幕上的这些惊喜。



@被手机内存耽误的游戏王 阿不


《头号玩家》的可贵之处还在于,这是一个关于游戏和虚拟的电影,但最终的落点却落在了拥抱真实


男主角的扮演者泰尔曾经在采访中说,“绿洲五强”中的每个人,都是社会的边缘群体


男主角帕西法尔,真名韦德,现实中的并不勇敢,贫困潦倒,也不自信,游戏中的帕西法尔是他想成为又不敢成为的存在,但在这场寻宝游戏中,主角个人成长和对抗反派双线并进,帕西法尔这个角色的成长,促进着现实里韦德的成长。

女主角萨曼莎·库克天生脸上带有胎记,游戏里张扬的狩猎女神,在现实中只能用头发盖住另一半边脸。


艾奇在现实中是一个黑人女孩,不想因为性别被忽视实力,所以她选择在游戏中成为一个无往不能的大块头的男人。


阿修本人是一个华裔小学生,只有11岁,不喜欢被人轻视,象征游戏中的“小学生”。


大东是一名信仰禅宗的日本武士,他可以代表日本的宅男群体,即便爱好独特不善交际,可他们也是有着坚定梦想的人。


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世界里,这五个人都不属于“主流”。他们选择了在“绿洲”中成为孤胆英雄,是因为在现实中实现自我价值没那么容易。


这个游戏中的所有人,因为无法接纳真实的自己,所以选择了拥抱幻象

而制造这些幻象的人,哈利迪,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象,他自称为厌恶造物的造物主。


所以,在三把彩蛋钥匙的设置中,第一把钥匙的谜底是“试着倒退”,第二把钥匙是“拥抱真实”,第三把钥匙是“回到初心”。


在尾声,哈利迪告诉韦德,因为自己害怕现实,才选择游戏作为自己一生的归宿,而到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才明白,只有在现实里,他才能吃上一口饱饭

 


这是一部讲情怀的电影,但本片的情怀不是游戏,而应该是“玩家”。因为“令游戏伟大的并不是游戏本身,而是玩游戏的人。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玩物丧志”,很多人可能不理解游戏对我们的意义,我从小到大,关于游戏听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玩游戏有什么用?”

 

当然,现在的年轻人可以回答了,说玩游戏可以打电竞,可以当主播,可以挣很多钱。我也可以这么回答,但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十年前那个写完作业就偷偷坐在电视机前面打双截龙的孩子,她一定会难过。因为肯定不是这样的。打游戏才不是为了这个。

这部电影它我思考了这样一个问题,也让每一个看电影的游戏玩家思考了这个问题——“游戏对于我们来说是什么?”


这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每一个暑假,我和我邻居小男孩坐在一起打游戏,两个小孩,两个手柄,寻找传说中的隐藏关。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游戏就代表了我们‘少年’的部分,也是我们最长久的“朋友”。


 

电影中有一个画面就是他们进入到《闪灵》的场景中,出现的第一个画面就有这样一句话:“只用功不玩耍,聪明孩子也变傻。”

电影所传达的,其实就是人类对于奇思与妙想的追求。在很久之前,这个问题的答案总是会选择艺术家,小说家,甚至科学家,因为游戏本身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成为艺术,好在时代变了,这一次导演终于选了“游戏玩家”。


这是一代人的胜利。也真的想感谢导演斯皮尔伯格,他理解游戏,也理解玩家,他的这部电影温暖了一个群体,那个曾经不被理解的“游戏玩家”群体,他明白,他们需真正要的东西是朋友。天才设计师哈利迪,最资深的玩家,终其一生最愧疚的事情也是朋友,这不是巧合,其实剧情设计都在引向这个主旨。

 

或许你想问,为什么一部讲游戏的电影落笔在朋友?那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游戏机要有两个手柄?

电影的英文名是Ready Player One,国内翻译为“头号玩家”,我认为没有表达处那个意境。英文名的意思实际是“主机玩家准备”,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像我一样会心一笑,这就是我们小时候打游戏机的时候,主机选好人物的时候出现的东西,往往这时候我们要递出另一只手柄。


“Ready Player Two”——“副机玩家准备”,摁下Start键,游戏就会开始。

"主机玩家准备“,这就像一封邀请函。你可以邀请你的朋友来,让他们看一看,这十几年,你到底在为什么而沉醉,为什么,你会喜欢上这些无法触碰的电子小人,为什么,你会愿意留着虚拟的世界里听陌生人的故事。


编辑  /  九九

文  /  大萌 & 阿不

今日主播 / 大萌 & 阿不

图片 / 源于网络 & 《头号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