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总是羡慕别人家孩子的人,你成为别人家的父母了吗?

学前教育2019-06-24 13:40:11


我认为,一个人的成就,一半是源于自身的努力,另一半是来自父母的努力。

上星期,我在一个英国活动上认识一些新朋友。我跟他们说我正在英国工作,他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你是做餐饮业的吗?”。

在英国,中国人给某些英国人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做餐饮业的”。他们觉得一般中国人在其他行业内不能闯出一片天,更没有出色的代表人物。我对此非常反感。

作为一名在英国打拼的华人,我不会说自己现在有多大成就,但我却可以很自信的说我在英国教育方面略有成就,事业家庭两得意。

我在伦敦北有房有车,房子还有前后花园。在英国排名最顶尖2%的outstanding中学任教,2017年更成为首位入选华人拍摄英国教育部宣传片。更重要的是,我在一年半前结了婚,娶了一位美丽动人的夫人(我好肯定夫人看到这篇文章最喜欢的会是这一句)。

我很想对大家说这一切的成就都是我自己努力打拼得来的,这样听上去可能很好。但我不会这样说,因为我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

我认为,一个人的成就,一半是源于自身的努力,另一半是来于父母的努力。

01

以前,我抱怨父母

当我读中学的时候,很多同学都玩Age of Empire和三国志(我由第2集开始一直玩到第11集)。当然我也不例外,但我妈妈经常限制我玩游戏机的时间,然后督促我复习。

每一次当朋友在晚上问我要不要连线一起玩Age of Empire的时候,我只能失望地回答一句”不可以,我在做练习。”

我非常羡慕我的中学朋友,为什么他们的家长可以容许他们随时玩游戏,但我的父母却对我这样严格?我抱怨我的父母。

最新幼教资讯每日新鲜送,敬请博爱人微信号491870101


02

现在,我感激父母

我每两年都会回香港一次,探一下朋友叙旧。

我发现了一个现象,当时和我一样被家长限制玩游戏的朋友,职业发展都很好。例如,四大会计师,美国银行精算师,自己开店做牙医等。

那些小时候随时可以玩游戏的朋友,现在都过得不怎么样。甚至在我们朋友聚会中,他们还半开玩笑式互相抱怨,是谁发起要连线玩Age of Empire,拖累了他们读书的时间。

如果不是我父母高瞻远瞩,选对了feeder school,我不会进入地区名校,从12岁开始接受全英语教育。这是我以前就读的中学。

如果我父母没有从中学一年级开始把我送到小型英语辅导班,我现在不可能每天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在英国中学授课。

如果我父母没有在中学时期开始每个月花几千港元给我补课,我可能不会考得上香港大学。

如果不是我母亲每天晚上监察着我,每天花一至两个小时练习数学题目,我现在不可能在一所英国顶级中学校教GCSE和高中A level数学。

如果不是我父亲勉励我力求上进,精益求精,我不会成功申请到剑桥大学硕士。

当我长大后,我便明白了父母的苦心。我有今天的成就,一半是来自父母的努力。

03

短期的快乐 vs 将来的幸福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新闻,讲一个社会科学实验,细节不太记得,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研究员给每一名小孩子一粒糖果,但给他们两个不同的选择。

第一,他们可以选择马上把这粒糖果吃掉。

第二,如果他们在一个小时内不把这个糖果吃掉,研究员会给他们多一粒糖果。换句话说,一小时后他们会得到两粒糖果。

小孩子们选择第一和第二的数量都差不多,然后研究员一直追随他们的成长过程,最后发现作第二个选择的小孩子职业发展都比第一类孩子好很多,家庭也会比较幸福美满。

研究员认为第二类孩子比较有自制能力,愿意牺牲短期快乐来换取将来更丰盛的成果。

我不知道如果我小时候参与这个实验的话,我会怎样选,但我知道父母帮我选择了第二类。牺牲童年一部分快乐,换取长大后幸福美满的生活。

英国教育强调要让小孩子做主,我并不完全同意。我认为在某些大方向上,小孩子是不够成熟做出正确的决定。家长们在某些时候需要干涉,并替孩子做决定。

现在回想起来,我很感谢父母没有给我买游戏机,我很感谢母亲严格监管我玩Age of Empire和三国志的时间。

04

无私地付出

我的弟弟告诉我,在刚过去的农历新年家庭聚会上,很多亲戚都恭喜我的父母,说我在英国上了电视广告,为华人争光等等。

我的父母只会回应说我多厉害,把所有荣耀都归于我,他们从不会告诉别人他们多年来在我背后付出的努力。

因为,天下所有父母都是为孩子无私地付出,不求回报。

05

小孩子像一条橡皮筋

我认为小孩子就好像一条橡皮筋。如果你不尝试拉长这条橡皮筋,它永远都是这么短。你只有去拉这条橡皮筋,才知道它可以去到多长,这就好像你永远不知道小孩子的潜能可以有多大多深。

但如果家长们太用力去拉,它会断掉,相信大家对很多学生有抑郁症或者精神病这些例子都不会陌生。拉橡皮筋的技巧在于松紧有度,有时必须尽力拉,但也必须在适当时候放松。

如何把一条橡皮筋拉得最长但又不会断,是一门学问。我认为我父母这一方面做得非常好。

虽然我父母对我学业管教严格,但他们每个星期六早上会容许我去踢足球,让我减压培养兴趣之外更锻炼了一个强壮的身体,星期六晚上容许我玩电脑游戏。我这条橡皮筋就是给父母愈拉愈长,而我那些不拉橡皮筋的朋友家长,就导致我朋友们这些橡皮筋永远都是这么短……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资讯为你专程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