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公务员我不嫁

网易新闻2019-01-16 05:31:45



▣ 来源:浪潮工作室(ID:WelleStudio163)


逢年过节回家的时候总是相亲的黄金时期,各家的父母们都像是打扑克牌一样亮出手中的选项——“本科。” “硕士,管上。” “有车。” “本地有房,管上。” “我儿子是公务员,王炸!” 似乎各种手牌,只要一遇到公务员,就得甘拜下风。


在父母们看来,最好的相亲结果就是止于公务员,前面的那些你看不上就算了,这个可是公务员啊!


但其实,当你回到你们村你们屯,和一个基层公务员相亲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父母为你描述的那个完美人物实际上不存在,他既不会更有钱,也不会更有闲,他貌似站在婚恋市场的顶端上,但真要结婚的话,他却不是一个好的选项。


加薪靠运气


“公务员那可是金饭碗呀!”你的父母可能总会搬出这样的理由,但实际上,从工资上讲,现如今的公务员充其量只是一个不锈钢饭碗,虽然尚不容易打破,但价值早就不如从前了。


2013年11月24日,南京林业大学公务员考点。许多考生不会知道,公务员到底意味着怎样的价值 / 视觉中国


2014年网友就在湖南县级市冷水江市财政统发工资信息的网站上发现,该市各政府机关、单位的公务员工资绝大多数在2001至4000元之间。一个2002年本科毕业的狱警,在2015年的工资可能也只有3000元左右。更不要说很多乡镇的公务员工资都只有两三千的水平。


中国公务员的工资由几部分组成,其中职务工资比例不是很高,只占20%,工资占比最高的是地区附加津贴,占到45%。但在实际操作中,地区附加津贴实际是按照职务发放,职务越低,你拿到津贴就越少。


职务工资有多低呢,根据2015年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发布的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基本工资标准,科员和办事员的职务工资只有五六百元,职务提升带来的也只有一两百块钱的工资增长。


2015年公务员工资标准 / 人社部


津贴补贴的名目和标准都取决于地方财政状况,这就造成东部地区津贴补贴优于西部地区、发达地区优于贫困地区等现状,而在工作量上最为繁重的基层公务员,恰恰是处在这类补贴的最底层。


公务员也有年度考核,考核称职的公务员一般每2年可以晋升一个工资档次,每5年可以在所任职务对应的级别内晋升一个级别。但是,职级工资的标准很低,级差非常小,两年涨了200块,这在通货膨胀的背景之下毫无意义,地方政府只能增加津补贴来进行弥补。


如果每个行业都有它的历史传统,那么“低薪”就是公务员的历史传统。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制定公务员工资制度是在1956年,作为一个“工农阶级领导的国家”,让每个人都“吃饱饭”是中央许下的承诺,所以公务员的工资被压低,国家也鼓励人们保持低消费水平,以节省公共投资以促进经济发展。对当时来说,舍小己为大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到了1985年和1993年,国家进行了第二三次的公务员薪酬改革,但在政府的发展规划中,经济发展总是排在最优先的位置,而公共部门的薪酬则是次要的。


1992年-2001年,公务员的薪资水准在16个行业中都排在中后的位置,2002年行业划分变成了19个,公务员的薪资水准也仍然没有显著的相对提升。




中国公务员平均工资在各行业间的排名 / 于东阳、苏少之


这其中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公务员薪酬在2007年达到了顶峰,在19个行业中排到了第8的位置,此后相对工资水平则稳步下降。原因很好理解,因为中央政府在2006年启动了大幅加薪,公共部门的薪酬水平在2007年就大幅上升。


但当2009年和2010年不要求加薪时,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又开始相对下降。也就是说,中国公务员薪酬制度的规定是采用自上而下的方法,能不能相对提高,全要靠运气。


而且,随着国家对薪资管控的加强,一些原本在灰色地带的福利减少,而基本薪资仍不见上涨,甚至引发了一些公务员讨薪事件,有些甚至是工商局、税务局等“ 好单位”的干部职工。他们可能在不久前还刚刚被你的父母当做相亲市场的香饽饽。


2009年8月3日,浙江义乌国税局。年轻底层公务员往往从税务大厅做起,一干就是好多年 / 视觉中国


历史总会留下遗产,人们一直相信,公务员即是“公仆”,他们的努力工作就是为了建设一个强大国家,而他们的工资制定也总是自上而下,独立于市场之外。当国家有意识提高公务员工资时,旁观者却并不买账。根据2016年中国青年报的抽样调查,有67%的网民反对公务员涨薪,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提出的公务员涨薪提案在网络上也是骂声一片。


加班是必须


当然很多人会觉得钱少没关系,毕竟有些工作就是用钱少来换有闲,但这个推断在基层公务员身上却并不灵验。不能自主地安排工作时间,被强制加班,是基层公务员常见的工作处境。


有时候这种加班还不是有了紧急情况下的加班,甚至会被作为强制规定。比如2010年7月青州市委下发通知,要求公职人员发扬“五加二、白加黑”精神,及时为市民提供服务。该市有关职能部门依据通知精神开始周六加班。这并非孤例,2010年12月太原市委也强调,“要从市委常委、市级领导做起,带领广大干部坚持一周作六天,一天多干两小时。”在他们开了公务员加班先河之后,效仿者层出不穷。


2016年6月18日晚,浙江舟山殡仪馆。各地许多殡仪馆仍然是事业单位,并且需要上夜班 / 视觉中国


尽管社会各界对公务员“主动加班”褒贬不一,很多法学家也指出这一规定违反《劳动法》,但这却道出了公务员切实存在的处境——无法预料的,随时出现的加班。法律对公务员的加班都会约束较少,因为 “公务”不同于企业事务,它与公共利益直接相关,单位可以自行规范加班时间,只要按规定“给予相应的补休”。


以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某乡镇党政办主任的一天为例,每天早晨七点半到办公室开始打扫综合办公室、书记镇长办公室(若有会议安排还需要打扫会议室)等。然后开始他一天的工作,包括村民来访接待,办事盖章,上级领导视察接待,电子公文收发处理,办理中心工作,各种通知上传下达,协助各线处理办公事务,负责乡镇工作宣传等及领导临时交代的其他工作。


除此之外,他还常常遇到写汇报材料,这只能等夜深时加班加点了。这对于基层公务员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而且如果有自然灾害或者事故发生,公务员加班更是没得商量。


2012年8月1日,福建福鼎,台风来临前,官兵与乡镇干部帮助渔民加固鱼排 / 视觉中国


基层公务员的所处位置带来的并不仅仅是工作压力,还有来自上级的权责压力。虽然直到2008年3月, “绩效管理”一词才首次出现在官方文件中。但其实从90年代初以来,地方政府已经尝试了各种绩效管理制度。


中国公务员系统中只有一条铁律,那就是上级政府为下级行政人员设定目标,并要求他们完成任务。基层下属就像工具一样,事业发展完全取决于他的上级的意志。上级每项任务的要求都是必须完成、按时保质创造条件来完成,这迫使乡镇公务员不得不牺牲个人时间长年累月地加班加点,有的乡镇公务员甚至引发身体问题,承受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负担。


虽然在工作中,党和政府一直强调的都是“公仆”意识,来让基层公务员认可他们的日常工作,但这种意图实际上并不奏效。因为晋升机制之间决定了他们会追求更简单、更有效的内在动机,就是对上级的服从,对组织的忠诚。针对珠三角基层公务员的调查显示,有45.1%的人只按照上级的命令工作。即便他们发现有些指令存在问题,仍有10%的人依旧坚持。


不可违背的上级命令让基层公务员承担着大量的必须或者非必须的工作,还是在珠三角,58.8%的人认为他们的负担来自于干部管理制度的不完善,42.1%的人认为问题是由上级的不适当的命令引起的。


还不能忽略的一点就是经久不衰的“运动式治理”,这种工作方式本身具有周期性、不确定性以及强烈的政治色彩。在这种高压的政治态势以及高度的政治激励之下,所有的部门和公务员都会高度动员起来的,以在短时间内解决某一问题为最高目的,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节假日的说法。


2011年8月19日晚上10点多,南宁市西乡塘城区共出动120多人联合执法,打击赌博游戏机 / 视觉中国


如果你曾经对“扫黄打非”、“网络净化”、“打击传销”的专项计划、“雷厉行动”的效率震惊过,那也应该会想到,承担具体工作的并不是方案制定者,而是基层公务员。


升职没机会


你可以说,暂时没钱没闲没关系,只要他努力上进,至少还有晋升的机会,走上高位不就没这些问题了。但如果你的相亲对象只是一个普通的基层公务员,那这个愿望基本上也是要落空的。


在中国,县、乡两级基层公务员人数总量最高,几乎占到公职人员总数的60%左右,这其中政务层次在科级职务以下的占92%,副处级职务以上的只占8%。对于这些公职队伍中的基层人员而言,能够得到的晋升比例少之又少,绝大多数人员由于受机构规格和领导职数的限制,退休之前甚至都解决不了副主任科员的待遇。


2014年11月5日,浙江金华。每一名新录用的公务员都不知道,自己端茶送水要做多少年 / 视觉中国


当前全国省部级现职官员大约为3000人,而基层普通公职人员能够晋升到该职务的比例仅为万分之四。研究显示,一个普通科员升迁到县处级干部的比例仅为4.4%,从县处级晋升为厅局级的比例更是低至1%。在基层公务员队伍中,很多人工作几十年还是副科长。


而且,公务员的晋升还不仅是一个“百里挑一”的概率问题,晋升机制的固化和周期之长也让普通人的晋升难上加难。


有关干部任用和政府现行公务员制度中都明确指出,提升到某一级别的职位必须在下一级(或半级)职位中任职达到一定年限,逐层向上提升,并将选拔范围放到最小的圈子。即便是能力出众,工作年限不够或者年龄偏大,也都会失去晋升的资格。对于一个基层公务员来说,晋升窗口可能就只有那么一两次,机会稍纵即逝。


2014年11月12日,安徽省蚌埠市固镇县仲兴乡。大学生村官是许多底层公务员升职的一条捷径,因为部分岗位要求有村官经验 / 视觉中国


对于基层公务员来说,晋升方式除了目前力推的考任制外, 还有任命制和选任制。后两种方式相信每个中国人都都心领神会——走后门、讲人情的操作空间就在于此。


谁更有可能获得公务员资格,答案还是藏在父辈们身上。有研究显示,如果一个人的父母是政府员工,那么他成为公务员的概率会比其他人高0.2个百分点,而家庭收入每增加10%,得到政府部门工作的机会就会增加0.01个百分点。相比于这些因素,个人的专业、学校反倒显得没那么重要。


怀揣着为人民服务的理想来到这个体制内的公务员,能否晋升也并不取决于人民,因为群众并不会参与到基层公务员的评估中去,来自体制内上层的评估更加强调秩序、忠诚和集体力量,注重效率和经济效益。一线累死累活的公务员,并不会比在办公室整天喝茶聊天的公务员更有优势。


而一旦当你步入了这个体制内,想走就不是一件随便写个离职信就能解决的问题了。如果未满国家规定的最低服务年限的、在涉及国家秘密等特殊职位任职或者离开上述职位不满国家规定的脱密期限、重要公务尚未处理完毕,且须由本人继续处理的等情形下,都不允许辞去公职。


就算辞去了公职,市场也未必就对基层公务员张开了怀抱。虽然基层公务员的工作也是“锻炼”,但这却跟市场化的需求完全不同。一个人往往身兼数职,不仅繁重,而且琐碎。


而我们知道,现代工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分工的日渐明确,市场化单位更需要在专业技能上卓越的人才,尽管工作辛苦,但基层公务员能适应市场的技能水平却并没有得到提高。


2017年9月21日,山东青岛。男子辞掉公务员工作,厨师一当就是17年 / 视觉中国


剥开对公务员“完美想象”的外衣,你回家相亲最大概率遇到的还是基层公务员,他们最不容易被注意到,也最不容易改变现有的生活。当你发现他既没钱,也没时间陪你,甚至还升职无望时,你最后只有告诉自己,是嫁给了爱情。


参考文献:

[1]何宪.公务员工资水平实证分析[J].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学报,2016,9(02):11-19.

[2]郑云婷.构建我国公务员工资增长长效机制的重难点分析[J].理论观察,2017,(1):82-84.

[3]洪兆平.公务员劳动争议的预防与解决机制研究[J].南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6):131-135.

[4]张广科.行政机关公务员薪酬公平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统计研究,2012,29(01):92-95.

[5]郭巧梅,李会欣.我国公务员晋升的彼得原理现象探析[J].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11(06):86-89.

[6]安迎春.对“双通道”下的公务员晋升之路的再思考[J].人才资源开发,2015(12):32-33.

[7]郭晋晖. 公务员福利阳光化 “底薪”占比要提高[N]. 第一财经日报,2016-10-25(A03).

[8]杨婕. 我国目前乡镇公务员心理落差问题研究[D].湖南大学,2016.

[9]温耀原.关于公务员辞职现象的法律思考[J].北京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2):112-118.

[10]费世军,杨易军.对国家公务员“延时加班”制度的反思——以山东省青州市和山西省太原市为例[J].邵阳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10(03):25-28.

[11]陈宏光. 强制公务员加班违反劳动法?[N]. 上海法治报,2015-07-20(B08).

[12]颜海娜, 聂勇浩.基层公务员绩效问责的困境——基于“街头官僚”理论的分析[J].中国行政管理,2013,(8):58-61.

[13]Shu-wang ZHANG*, Can GUO and Qian-ting LU3,A Working Condition of Analysis of Grass-Roots Civil Servants in Pearl River Delta,2016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ducation, Management and Applied Social Science (EMASS 2016) ISBN: 978-1-60595-400-4

[14]John P. Burns and Zhou Zhiren ,Performance Management in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ccountability and Control in the Implementation of Public Policy

[15] WU, Muluan Alfred. (2014). Governing civil service pay in China. Copenhagen: NIAS Press.

[16]Ping Zhang, Problems and Countermeasures of Civil Servants at the Grass-roots Level, Advances in Social Science, Education and Humanities Research, volume 101

[17]Hongbin Li ,Lingsheng Meng ,Xinzheng Shi ,Binzhen Wu ,Who Are China's Future Leaders?Evidence from a College Student Survey,February, 2013

[18]Hui He, Feng Huang, Zheng Liu, Dongming Zhu,Breaking the “iron rice bowl:” evidence of precautionary savings from chinese state-owned enterprises reform -2015


推 荐 阅 读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全文)



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载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