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宣誓和跑操,考试工厂三件套;午练、晚练和周练,催熟庄稼精饲料!

山清水灵2019-11-07 16:23:34


本学期开学当天距2018年高考还有101天,在高考倒计时的这几个月里,全国上上下下、不计其数的高中校都在紧锣密鼓地备战6月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借着100天这个颇具纪念意义的日子,一条条鲜红的横幅给教学楼披上战衣,一幅幅励志的标语给教室染上血色。百日誓师、励志演讲、跑操比赛……各种疯狂打鸡血的活动让本已焦躁的高中校园又增添了几份紧张与肃杀。




很多学校在早读之前开辟了一个小时作为“早早读”时间,继而又在晚自习之后再加一个小时用作“晚练”,将中午吃饭的时间从40分钟缩短到30分钟再到20分钟,只为挤出更多的时间去做一份“午练”。


我不敢妄言其他省份,但是在江苏省,越是县区、乡镇级的学校,越是将学生的时间压榨得淋漓尽致。高中学生在校学校学习时间普遍超过14个小时,还有超过16个小时,甚至更多的。


当然,学生在校的每一个时间段都离不开老师的教育和管理,在考试工厂里,如果说学生是流水线上的工人,老师顶多也只是一条生产线上“线长”,机器运转多久,工人和“线长”就得工作多久。


少上几节课动了谁的奶酪?


我有一位大学同学,毕业后被分在乡镇中学。那所乡镇中学实施军事化管理,每天早晨5:45我还沉浸在梦想中,她已经在教室里陪学生“早早读”,周末和节假日经常被无偿占用,寒暑假的三分之二被用来强制补课,工资和奖金与他们的付出完全不成正比。


一些有条件的家庭为了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环境,想办法将孩子送到城里去上学,导致这所乡镇中学的生源越来越差、越来越少。全校师生一年到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最终也没有几个学生能考上本科,教育管理部门早就有意将这所学校撤并到城里,然而这一想法十来年都未能成形。


不是学生想要留,不是老师不想走,是“热心”的乡亲们不答应。


一所学校能拉动一个地区的经济,餐饮、服装、理发、洗浴、网吧、房屋出租、教育培训……每个学生每天只要在学校周边消费20元钱,就能养活好多人。如果是一所航母型的学校,那么它能为几万人提供收入来源。


我同学所在乡镇的乡亲们非常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动用一切能动用的关系去上访、请愿,成功地一次又一次阻止了学校的撤并。不是为了学生享受更优质的教育资源,不是为了教师享受更好的福利待遇,只是单纯的为了该乡镇老百姓的饭碗。


想要分享教育红利的不只是老百姓,还有政府官员和一些立志于走仕途的教育管理者。


然而,每一次平均分的提升,有多少领导是发自内心地为学生的成长进步而欢呼雀跃?每一次教学质量检查,有多少领导关心孩子的近视度数又加深了,背又更驼了,体育活动时间又减少了?每一次高考成绩分析,有多少领导关心部分孩子只是语数外达到了本科线,选修学科等级不匹配根本无志愿可填?(江苏省现行高考方案“3+学业水平测试”,语数外算总分,选测科目看等级)


今年两会过后,教育部表示要重拳出击整治校外培训班超前超纲教学的现象,有人立刻抛出一连串的恐慌理论:“教育减负,一场寒门的灾难”“不补课,如何打破固化的阶层?”


我不知道是怎样的人写出了这样的文章?他是教育培训机构的枪手还是寄希望于“教育改变命运”的学生家长?


我市某知名论坛上,有家长指责某四星级热点高中:体育课训练强度太大,会影响孩子学习数理化。真让人哭笑不得!他不知道若不是每年春天有针对高三学生的体能测试,这每周两节的体育课根本都不会出现在课表上。



放眼现在的校园,有多少孩子近视、过度肥胖,小小年纪患上了腰间盘突出和脊柱侧弯?多少孩子一到冬天感冒、咳嗽不断,一到春天对柳絮、对花粉、对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过敏?多少孩子因为长期不晒太阳骨质脆弱,稍微剧烈运动就会骨折?


我是80后,在农村小学和农村中学度过了青少年时代。小时候经常停电,晚上点煤油灯看书、干活,为什么我的小伙伴很少有人近视?小时候卫生条件很差,家里是泥地,屋外是旷野,为什么我的小伙伴们到处摸爬滚打却从来没有人过敏?小时候很穷,大冬天的从来没有穿过羽绒服,能有两件毛衣加一件棉袄已经很奢侈,为什么我的小伙伴们在冰天雪地追逐打闹鲜少有人感冒?    


现在的学生坐在有空调、一体机、直饮水的教室里学习,教育管理部门的监察力度越来越强,教师们无私奉献的时间越来越多,家长投入的金钱越来越多,社会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可是为什么我们学生脸上笑容越来越少?


是孩子们辜负了这个时代,还是这个时代摧残了孩子?


二十多年前我上高中时,学校已经开始实施军事化管理,一个月放一次假,一周一次考试(一开始是每天下午最后两节课安排考试,一天一门学科,后来估计学校领导意识到这样效率不高,于是把练习时间整体放到周末,也叫周练)。


早晨5:45起床,6:15早锻炼,6:30早早读,7:00吃早饭,7:20早读……我最讨厌莫过于早早读和午练,因为这两个时间段实在太困了,读什么都读不进,午练也是能把人做得昏睡过去。晚自习时间有将近四个小时,可是根本做不完铺天盖地的作业,往往回到宿舍以后,躲到卫生间里,坐在倒扣的脸盆上,再赶一会作业(宿舍准时熄灯,但卫生间的灯长明)。


每年寒假大概有10天左右的假期。表姐在镇上开超市,年前生意很忙,总会叫我去帮忙。我的任务是搬个小板凳坐在超市的角落里,盯着来来往往的人潮,防止有顾客顺手牵羊。


有一次表姐发现一瓶面霜不见了,问我看到有谁偷走了?我说没看见,表姐把几分钟内进店的客人回想了一遍,锁定了一个嫌疑人,决定去问她要回来。我呆若木鸡,同时又惶恐不已,万一表姐判断失误和别人打起来怎么办?


十分钟后,表姐带着胜利的微笑回来了,手里拿着那瓶价格不菲的面霜。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和别人理论的,那个时候没有监控,当时也没有目击证人,偷面霜的人居然乖乖缴械投降。


姨父偶尔也来超市转转,他有一次问我:“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让你看店,你就一直坐在那里原地不动吗?”是的,我读书读傻了,考试工厂把我培育成了一个只会机械思维、被动接受指令的学习机器。


高中毕业二十年了,我的母校育人理念和教学模式没有发生本质性的改变,我所在的整个地区也没有实质性的进步。


我在学校也兼着一份行政管理工作,几年前学校来了一个有个性的加拿大外教,某天早晨第一节课我看到她的课上有一半孩子在睡觉,于是进去告诉她:“课堂上不允许学生睡觉。”这位外教瞬间就愤怒了,她跟我吼:“这是我的课堂,我做主!”我说,学校有学校的规章制度。她说,你没看到学生睡眠严重不足吗?这个时间加拿大的孩子还在床上睡觉!


我落荒而逃。


因为,我根本无法辩驳。


我现在所在的学校,已经尽可能地给学生一个自由呼吸的空间,在应试教育竞争空前激烈的环境下,校领导依然坚持让学生7:20才到校。


但是,孩子们还是缺觉。


不是因为他们懒,因为他们在长身体。


每一个有孩子的父母都知道,身体长得越快的时候孩子越要睡觉,而我们人过中年,到了周末想睡懒觉都睡不着。


2009年江苏省教育厅要求各中小学校严格执行“五严禁令”,并且撤了几个校长的职,那时候,我原来工作的学校也被迫推迟学生到校时间。有一天,一位巡视校园的副校长跟我说:你发现了没有?最近学生在课堂上打瞌睡的现象明显减少了!孩子原来还是缺觉啊!


几年后,因为种种原因,“五严禁令”形同虚设,考试工厂再次大行其道,并有愈演愈烈之势。



老公的表兄妹众多,每逢五一、十一、春节大家都会聚一聚。几个表哥的孩子都在上中学,饭桌上初中的抱怨自己6:50到校,高中的说自己6:30就要到校;初中的说作业天天写到11点,高中的则说每天熬到凌晨;初中的说月经不调,高中的说满脸青春痘和粉刺怎么都治不好。做爸妈的总是在一旁安慰鼓励:没事没事,熬完这两年就好。


是的,有的孩子熬出来了,上了不错的大学,后来找了一份体面的工作。还有的在考试工厂熬不出来,或者熬成了一个残次品。


每当我在网上看到全国各地层出不穷的学生暴打家长,跳楼自杀,刺死教师的新闻,我都忍不住想,是孩子们辜负了这个时代,还是这个时代摧残了孩子?

考试工厂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并不感谢它。


我出生于农村家庭,若不是进了考试工厂式的学校,我不可能考上大学,然后走上三尺讲台。我热爱学习,追求进步,但我不喜欢考试工厂的教学模式,更不希望我的孩子跟我走一样艰辛的求学之路。


首先,因为考试工厂高消耗,低产出。


“社会即学校,生活即教育”,但很多“教育专家”似乎完全忘了这句话。


把学生和社会、生活完全割裂开来,重复做那些午练、晚练、周练是否真的有必要?机械劳动只是把学生变成了麻木做题的机器,学生成绩的提高完全建立在“题海战术”之上,就像乘着渔船的渔民在大海里搏击,一网撒下去耗尽全身力气,每次收获的总是一两个虾米。


励志演讲专家会用无数个案例告诉学生持之以恒、永不言弃、积少成多、以量变推动质变、相信未来,相信奇迹……可是他们永远不会告诉你,捕鱼的方法有很多,而你采取是最耗时、最低效、最悲壮的那种。



我时常感慨,现在的高中生为什么总是热衷于写那些空洞说教、抒情咏叹的作文?跟他们走得越近,我越能体会,除了教材和教辅资料,他们几乎没有时间阅读课外读物,更不要说接触大自然和体会日常生活。没有生活体验,拿什么来感悟生活?


高三有部分专攻音乐、美术的艺术生,每年12月至来年3月,他们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不在学校学习文化知识,辗转于各个艺术培训机构,一直等到省统考结束后才回到学校。我惊奇地发现,那些三个多月没碰过课本的孩子回来立即参加月考,往往能超过在校孜孜不倦、日夜耕耘的学生。也就是说,他们少做了几百份卷子,成绩并没有受到致命的影响。相反,因为接触了五彩斑斓的生活,他们释放了个性,舒展了眉头,还增添许多自信与洒脱。


其次,因为考试工厂违背青少年天性。


去年我在市教育局的委派和组织下到区县检查中小学德育工作,抽查的十余所学校里,小学生机勃勃,孩子天真烂漫;进入初中校园立刻死气沉沉,孩子缺乏朝气。


很多学校的校长把抓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当作德育工作的全部,考核出勤、卫生保洁、课堂纪律、仪容仪表、言行举止、用餐秩序等等居然就是德育!


上课不许说话、集会不许说话、打扫卫生不许说话、排队就餐不许说话,请问孩子该在什么时候讲话?


学习,本该是一件快乐的事,为什么学生目光呆滞、四肢僵硬,像带着手铐脚镣的木偶?


十几年前,苏南开始一阵风地学习苏北农村中学的管理模式,一位同事去苏北某乡镇中学参观学习后,回来感慨地跟我说:“这所学校真了不起,学生无论何时都是低着头,决不到处张望,连排队打开水的时候都是低着头不说话,并且和前面的同学保持一尺的距离!”我听了以后,脑海里浮现出的是监狱的画面。


十几年过去了,那所苏北农村中学依然保持着90%以上的本科录取率;几十年以后,他的毕业生里面能出现改变时代的精英吗?


很少有人把目光放那么远。或许想要眺望未来,迫于现实也不得不把目光收回来。


学校要生存发展,校长们也不得不妥协。


一位校长如是说:“没有升学率就没有今天,只有升学率就没有明天。没有升学率就没有地位,只有升学率就没有品位。没有升学率就走不动,只有升学率就走不远。没有升学率就会边缘化,只有升学率就庸俗化。”


说实话,这位校长在我眼里已经是很有情怀、有抱负的教育者了,因为他不仅顾及了当下,还看到了未来。


还有很多中学校长十几年如一日坐在管理者的位置上,却从不更换教育思路,只是在原来教学模式的基础上再推“精细化管理”,恨不得把师生在校时间的利用具体规定到每一分钟。他们的坚持并不是因为原来的方式更高效,而是墨守成规比创新付出的代价要小得多。


19世纪末20世纪初,第二次工业革命孕育出了流水线生产模式,当人们为它的简单高速欢欣鼓舞时,卓别林却用无声的表演讽刺这个“摩登时代”。



同样是努力学习,我想更多的人愿意在哈佛图书馆呆到凌晨四点半,而不愿意在考试工厂里把牢底坐穿。“哈佛图书馆”只是一个代名词,“凌晨四点半”也不是每天的必修课,但是,它代表着莘莘学子对知识的主动渴求,对改变命运的全情投入。


这种投入不需要驱赶,不需要宣誓,不需要横幅、标语和口号,它安安静静地,让一切自然发生;它扎根于学习者的内心,直到浸润整个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