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大人饶命!#娘子眼中的HD650,HD598以及SHP9500

妙音小相公2019-01-11 06:51:54


家烧耳机多年,家里的耳机是越来越多,钱包是越来越瘪,藏私房钱也成为了和娘子大人斗智斗勇的乐趣之一。曾经年少时,本人败耳机的心得就一句话——“和耳机店老板搞好关系”,毕竟老板要帮你造假收据——虽说买一个耳机收据上写着价格4000本人也能回家,但一般得膝盖着地爬回去,路人见了也会帮忙扔俩钢镚……

 

如今步入中年,娘子大人也慢慢接受了本人HIFI的这个爱好——还有摄影、机械键盘、固态硬盘、钢笔、手表没能接受——这一日风雨如晦,娘子大人忽而问曰:“相公发烧耳机多年,花了多少钱呢?”

 

本相公何等人物,一听这问题顿时一个激灵,这问题有陷阱!无奈娘子大人笑得温柔而甜蜜:“放心说吧,你这么大也就这点爱好是不(潜台词摄影键盘钢笔手表均属于作死行为),我就想了解一下,不会生气的。”

 

看吧,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能不说么?不过我也留了个心眼,给娘子出了个小测试:

 

你觉得耳机值多少钱?

 

本次测试为了彰显本人勤俭节约的一面,使用的音源是台式电脑+创新X7声卡,电源线、光纤线均为随机附赠线,没有任何“看起来就很贵”的设备。测评的歌曲有如下:

  1.  Cat Stevens: Father and Son 源自专辑《银河护卫队2原声》

  2.  蔡琴:渡口 源自专辑 《民歌蔡琴》

  3.  纪晓君:流浪记 源自专辑《野火春风》

 

HD650

 

第一个上场的选手是森海塞尔的HD650。作为曾经森海家的旗舰,德国的骄傲,巴伐利亚严谨的代表,HD650的声场开阔,低频下潜优秀有质有量……这些娘子大人都是不懂的。HD650作为本次测试的参考级耳机,唯一的理由是因为这耳机是娘子大人跟我一起买的,所以价格造不了假……

 

娘子大人评测:

外观:……那必须好看啊,价值2300的耳机能不好看吗?看这头梁,Sennheiser一看就是德语……看这印刷多么清晰,塑料多么光滑……

 

事实上娘子大人对HD650的外观看法只有一个:紧致。耳罩部分外壳的金属网没有一丝毛刺,耳罩和壳体的紧密相连,一丝缝隙也没有;伸缩式调整臂与头梁紧密相连,调整的手感稍紧,但这一点正好凸显了德式的精密……我觉得她说出这段话很大程度上是受了“标价2300”的因素影响……

 

佩戴:

没佩戴前:……那必须舒适啊,价值2300的耳机能不舒适吗?

佩戴后:……怎么这么松?德国人脑袋都特别大么?

这得赖我。作为一个伙夫,本人脑袋大脖子粗,常用的耳机难免被撑得更开了。俗话说得好,适应了大的就再也适应不了小的了……HD650跟我也快6年了,使用频率极高,所以遇到娘子这种脑袋小的自然就显得太大了。娘子虽然对此表示不满,但是对HD650的耳罩感觉还是挺好的,将耳朵很舒适地包裹进去,也没有太大的压迫感,耳罩的材质也非常舒适,柔软光滑……(嗯,被我把玩出包浆了)

 

声音:

之所以将这一部分命名为“声音”而非“音质”,主要原因是,娘子大人平时接触耳机较少,也说不来什么下潜啊线条感啊之类的专有名词,具体对耳机的评价,也不一定客观。此外,为了确保诸位看官能够理解女生对耳机的看法,本人在保证娘子大人原有的语言风格前提下,尽量将她的看法表达清楚。

 

娘子大人认为,整体而言,HD650的声音是比较扎实温和的,像是一个成熟的中年男人,平日里温和沉稳,但一旦有需要,他还能爆发出自己血性的一面。一句话概括,就是“穿衣是绅士,脱衣是暴徒”。在听CateStevens的Father and Son时,人声醇厚,两把吉他、贝斯、爵士鼓定位清晰,分布两旁,将舞台中心留给主唱,乐队配合慢条斯理,有条不紊,似能看到一个不再年轻的老人正在拉着儿子的手语重心长;到副歌部分各种乐器一齐上阵,主唱声音也变得更加激昂,儿子已经长大,想要离去,冲突一触即发——HD650能够很好地将那种不甘的氛围表现出来,但是这种氛围并不是混成一片的所谓“大场面”,该有的细节和层次丝毫没有减少。

 

在我的强烈推荐下,娘子大人耐着性子听了几次《渡口》——发烧试音碟必备啊!娘子大人明确表示不喜欢——HD650下的蔡琴沧桑、无奈而多情,肯定是你暗恋的那种类型!这能承认吗?赶紧请第二个选手上来……

 

为了保证今晚不睡键盘上,接下来的两位选手都是“廉价”的代表……一个是森海塞尔家的HD598,一个是飞利浦的SHP9500,看到这两个型号相信许多烧友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

 

HD598

 

外观:刚把HD598拿出来,娘子大人的脸色就已经不好看了——你究竟花了多少钱买这个耳机!?。也是,这种外观谁不喜欢呢?米色塑料加上耳罩外侧一圈棕色仿木装饰,看起来就像是高档汽车的内饰一样,非常养眼,极其有档次。棕色的耳垫采用的材质摸上去虽然和HD650差不多,但是这可是棕色!比起HD650那土不拉几的黑色不知道好看到哪里去了。娘子大人毫不犹豫地给了HD598外观设计满分,紧接着就开始追问这耳机多少钱……

 

赶紧澄清自己:这耳机,别看它好看,但是特便宜!我跟你说,这个耳机不贵,有些人买的一根线都比我这耳机贵!买这耳机,能叫花钱吗?

 

佩戴:

对于HD598的佩戴,娘子大人觉得比HD650还要更松一些,不贴耳,而且头梁的设计有点奇怪,不论怎么调整,都感觉头顶部分有个东西顶着,不是特别舒适。差评。

 

……给差评你就别拿着我耳机自拍啊真是……

 

声音:

 

HD598和HD650的声音在大体风格上的走向是非常类似的,大体上都是走中性沉稳的路线,但是仔细比较的话,就会发现,HD650更懂得“收敛”,知道任何声音的处理都应当“留三分余地”;而HD598则更像是一个刚大学毕业的愣头青,虽然正大步迈向成熟男人的行列,但是在各方面还会略显生涩。娘子大人对HD598的评价就一个字:“散”。在听Father and Son的时候,不论是人声还是乐器,都有“随意处理”的感觉,感觉像是Cat Stevens的乐队一晚上要赶80个场,好不容易来了却草草唱完歌拿钱走人……蔡大妈也不再是那个优雅而知性多情的熟女,而是一个在巡回演唱会最后一场演唱最后一首歌、迫切希望回到家里的妇女。

 

事实上我认为HD598最坑的一点在于,这货号称主打低阻易推,实际上拿随身设备直推出来的声音多半惨不忍睹;而且这货对耳放也不是特别敏感,即便是用上耳放,对它的改善也相当有限,仍然松松垮垮,一副慵懒样,颇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但是HD598最大的作用在于,能在一个相对较低的价格上给听众一个相对较为宽松的声音……啊呸,这太过誉了,我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但是HD598最大的作用在于,能给新入坑的耳机发烧友一个较为正确的听音观……啊呸……

 

但是HD598最大的作用在于,让买了米色版本的孩子感觉自己买了大奥,毕竟外观就价值2299,剩下1元是附赠的声音。


SHP9500

 

最后一位上场的选手是飞利浦的SHP9500,刚上市的时候想要将其收入囊中得花费2500大洋,和HD650一个价位。随后就来了一次价格小跳水,稳定在1800左右。之后的事情相信大家也知道了,这坑货来了个大跳水……常年499,偶尔优惠349就能拿下……心塞。

 

外观:娘子大人的评价:奇怪,廉价。头梁两侧莫名其妙多出了一个镂空标尺设计,不是很明白设计师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本来头梁调整应当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加入了这个镂空标尺设计后,SHP9500的头梁在调整时难免会注意到“位置是否左右对称”。SHP9500的耳罩外侧使用了类似“铁丝网”的设计,上面刻印了巨大的LR帮助区分左右,这一点对于平时不发烧耳机的朋友们是个良好的设计,但是耳机玩多了就知道,大部分单边入线的耳机都会把线放左边……

 

佩戴:娘子大人觉得9500的佩戴甚至比HD650还略好几分,主要归功于9500耳垫的海绵材质,十分柔软,戴上耳机时双耳周围没有太大的“压着一块东西”的感觉,而HD650和HD598或多或少都稍微有点感觉。此外,SHP9500的塑料件较多,调整的时候偶尔会有一些塑料摩擦的“嘎吱”声出现。

 

声音:这个耳机娘子大人对比了挺久,最终给的两个字是“平淡”,有点放大版苹果原装耳机的感觉,只不过各方面都提升了不少而已。的确,SHP9500的最大毛病就是中低频。中频均衡清新,比较直白,没有太多的渲染,但听起人声总感觉缺乏情感;低频就更惨了,听《渡口》开头那著名的鼓声时,娘子大人的评价是“像是在敲游戏机室里的电子鼓”,也是在打鼓,只不过鼓声不像真的。SHP9500的高频倒是一个惊喜,比较扎实,清亮但不刺耳,只要不是大动态的场景,都能表现得较好,而且神奇的是,它的高频在小音量播放的情况下,表现比大音量聆听时要更好。不过SHP9500有一个神奇的功能——听完SHP9500后听什么耳机都觉得有特点……

 

试听环节到此结束,下面让娘子大人猜测各个产品的价格,结果如下:

HD650价格2300元,这个是已知的,没办法作假。

HD598猜测1000元,毕竟试听环节中已经跟娘子大人提起这个耳机不贵,但这耳机外形着实好看,不像是一个6、700块钱就能买到的耳机。

SHP9500猜测350元……长得丑,声音还没特色,如果没有飞利浦的Logo,娘子大人给出的意见是最多值150元……

 

呵呵。我的心好len痛,为干瘪的钱包而心痛。

 

娘子大人果然聪明伶俐啊!三个耳机猜对了两个!HD598除了好看,哪里值那么多钱嘛!这是相公我当年赶在双十一黑色星期五双重减价时买的!才600!四舍五入一下,那能叫花钱吗?

 

娘子瞬间喜笑颜开:就知道相公不会乱花钱!

 

不多说了,我先去把我的HD800和T1藏起来了。各位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