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olens光学负责人:VR只是游戏机的延伸,AR才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中国电子报2019-01-15 15:40:12


“VR显示设备就像索尼的PS VR一样,是游戏机的延伸,”微软合伙人、Hololens和谷歌眼镜光学负责人Bernard Kress近日指出,“AR或MR终端是计算机的延伸,它们才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VR、AR虽然都是黑科技,但并不是什么新技术,因为它们在军事领域已经经过了多年发展。从VR体验式剧场到现在的VR头盔等,VR、AR逐渐微型化,就像20年前的大哥大演进成为现在的智能手机。


如今配合手机的VR眼镜开始逐渐普及,配合PC的VR头盔也带给一部分用户较好的体验。VR、AR已经不只是停留在军事领域,民间资本的进入给VR、AR带来更大的可能性。近4年来,民间资本不断涌入VR、AR领域。2012年,Oculus在kickstarter上众筹到25万美元。2013年,Magic leap在众筹平台上筹集到15万美元。但是2014年年初,Facebook 天价收购Oculus之后,越来越多的科技巨头进入VR领域。如今,谷歌、Valve、索尼、微软等全球科技巨头已经先后进场,主机端和移动端VR生态雏形开始显现。


这些科技巨头的进入将对VR、AR行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在VR、AR领域里面会不会出现像智能手机一样流行的产品?


Bernard Kress指出:“VR显示设备就像索尼的PS VR一样,是游戏机的延伸,AR或MR终端是计算机的延伸,它们才是下一代计算平台。”Hololens、谷歌眼镜等AR设备已经出现,而且这些产品的集成度越来越高。未来,理想的AR设备必须重量轻、体积小,佩戴要更加舒适,这样才能让用户全天实时佩戴,从而成为下一代终端。


但是AR、VR设备面临诸多挑战。其中显示器的分辨率过低直接降低AR、VR的体验。绝大多数VR显示设备由于显示分辨率过低都存在纱窗效应。为了提升分辨率和集中度,微型显示成为现在科技巨头投资的重点,Oculus和苹果收购了一些这样的公司,开始对显示技术进行集中攻关。


其实,分辨率过低也会降低VR、AR体验的舒适度。而舒适度是目前VR、AR最大的挑战之一。 


Bernard  Kress认为,VR、AR视觉体验与现实世界的视觉体验有差异感,其中解决汇聚和调焦不一致性比较难。其实,谷歌眼镜在连接性、设计性已经做得很好,但是体验性缺失,所以体验舒适度是非常重要的。


为了提升AR设备的体验,瞳孔视野、瞳距调整、瞳孔转向、显示叠加、镜头移动这些都需要关注的问题,这些技术的进步都会推动AR的发展。Bernard Kress指出,VR设备与IMU(惯性传感器)结合可以根据画面与瞳孔的距离调整视野,VR设备还可以利用骨传导技术传声,这种方式传声可能更有效。此外,通过视网膜扫描、主动焦距变换等生物科技技术可以提升体验,未来全息视频技术和全息数据存储技术也会实现。


Bernard Kress表示,现在社交网站用户也在讨论VR、AR,众多名人也在尝试VR、AR设备,公众对VR和AR产品的接受度越来越高。现在VR、AR的发展还是以硬件为主,Bernard Kress将VR类比成20世纪末的DVD激光头,起初这种设备价格居高不下,后来只需要2美元,VR设备未来也会这样,VR 设备未来需要不断完善光学效果、虚拟和现实融合、设备舒适度和显示微型化等。


(《中国电子报》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