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索尼微软都太矮,世嘉最高

公路商店2021-06-10 10:07:01

作为一个世嘉铁杆迷。世嘉MD不是我玩的最久的一台机子,玩通的游戏其实也不多,但是每次看到角落里那满是灰尘的盒子,总算会想起很多事。

问了很多的人,大家并不知道游戏大厂的大名。但大家都知道一件事:小时候游戏机的卡带分成黄卡和黑卡。

黄卡代表了的追求儿童乐趣的任天堂,黑卡则是世嘉硬派游戏的代表。


1994年那时候,大家还在玩儿任天堂的红白机。我和每个孩子一样,谈论的最多的就是任天堂上的《赤色要塞》和《坦克大战》。


直到有一天,在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家里,我看到了《刺猬索尼克》。


十八寸的幸福牌彩电上,再没有红白机的模糊的点阵马赛克。这是一种全新的感官刺激,蓝色的刺猬在屏幕上超高速穿行。

我兴奋地问他,这是什么游戏?


在当时,这比《超级玛丽》要高级太多

他告诉我,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刺猬索尼克》,是16位的SEGA游戏机上的游戏。他说:“你知道什么是16位吗?”


“俄罗斯方块就是2位,坦克大战就是4位,超级玛丽是8位,刺猬索尼克

就是16位。”在当时,面对那位刺猬索尼克,这种伪科学的理论,我深信不疑。


所以SEGA对于我而言,是蓝色的。因为第一眼见到SEGA的时候,便是那只蓝色的刺猬“SONIC”,后来才知道SONIC是音速的意思。就是这只刺猬让我走上了世嘉的不归路。


SEGA从一开始便将这只刺猬定义为自己的吉祥物,到现在似乎已经渐渐地淡化了。8BIT进化至16BIT的震撼,相信老一代的玩家都会记忆犹新吧!


Sonic几乎就是SEGA的象征


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MD”,对于我来说就成为了一个伟大的梦想。但这个梦想多少有点遥不可及,对于当时平均工资只有600多的家庭,这并不是个小数目。


因此对于SEGA机最美好的记忆,便是4块钱一小时的游戏机房,当时的游戏机房分两种,一种是普通的街机,一种就是租世嘉游戏机给穷学生,4块钱一个小时。游戏只有那么几个格斗游戏。但那媲美街机的画面,至今还回荡在我的脑中。每逢周六放学,与班上的同学一同去打上1个小时《街霸2》,成为了少年时我最美好的回忆。


一年后,我真的买了台世嘉MD,我永远也不会忘记12岁的时候,我花费了人生的第一笔大钱,400块,把那台价值不菲的世嘉机(MD)请回了家。

随机附送的是那盘神秘的黑色卡带《幽游白书》。

回想起来,那真的是一种几乎落泪的近乎落泪的兴奋。

《幽游白书》这款在中国玩家中传播最广的经典一作,是MD平台非常经典的一部格斗类游戏,该作改编自日本漫画大师富坚义博同名长篇连载漫画《幽游白书》,就算剔除掉对原著漫画的感情因素,这也绝对是一款不可错过佳品。


除了几大主角外,幻海,户愚兄弟等强力人物都悉数登场。游戏的连击以及隐藏的变身都是非常招玩家所喜爱的地方,藏马在特殊条件下甚至可以变身为妖狐。


而且这可能是当时唯一支持4人对战的格斗游戏。小伙伴们不需要再忍受,两个人对打,另两个人看着这种尴尬。


游戏的画面在当时看来相当杰出,尤其是四人在同一屏幕同时发动必杀技时,华丽地令人赞叹,这在当时的小霸王FC上是绝对看不到的场景。



反派户愚吕兄弟,超级难放的必杀技更是成为了大家搓破了手指也要争相练习的技巧


通关之后,超大魄力的“最强”二字


从此去游戏机房的时间少了,而来我家蹭机的就变多了。因为小学,大家住的都近,所以一到放假,朋友Z哥基本就常驻我家了,每天早上按时来报道,中午回去吃饭,下午继续报道,所以我们再一起玩游戏的时间就特别长,和他玩的最多的是通过无数遍的《银河快枪手》。


这个游戏直到今天依然是相当精品的存在


MD其实不像FC的游戏那般鱼龙混杂,即使是精品的游戏也只不过是单纯的射击或跑跳。


而世嘉则每个游戏都必须通过其官方审核,才能被烙上SEGA的LOGO。几乎同时期每一个游戏都强调硬派和热血,不少街机游戏被从游戏厅搬到了家里。比如红极一时的《街头霸王2》,《惩罚者》。有很多的2人合作游戏,主题就是战斗的爽快感,例如经典的《战斧》,几乎刀刀见血,拳拳到肉。这也奠定了我后世成为一个愤青的基础。



画质虽然远不如街机,操作感却一模一样


另一个让我记忆深刻的游戏是《大航海时代2》,贸易、探险、海战等等。可以选择多达六位的角色,各个角色所要走的路线都不相同但彼此之间却有牵连,在贸易方面也充分体现出了最简单的商业原理—低买高卖,如何买到德国汉堡隐藏的最强大炮的成了所有我们研究的对象。我记得当时我几乎可以闭着眼睛画整个欧洲的海图。


无论从剧情还是游戏的趣味性来说,整个游戏都可以说是SEGA游戏系列中极为经典的一作。


这款由PC端移植而来的航海游戏以其庞大的世界观征服了我身边所有的世嘉玩家。甚至到后来的PS光碟时代,我还常常拿起手柄玩一玩复刻版的大航海时代2。



游戏中的主角之一,著名的红发女海盗


这就是世嘉的游戏,精致富有创意。就连世嘉游戏卡黑色的外壳都要比红白机略显审美疲劳的土黄色来的性感。


当然九十年代,动辄200块的价格也彰显了其高大上的地位。为了玩上更多的游戏,我们不得不跟当时的游戏机贩子玩起了以卡换卡,用自己的一盘卡带,加20块钱可以换另一盘卡带。要换RPG(当时俗称智力卡)则需要花费更多。


即使是这些看起来并不高的花费,也得攒好几个星期,但为了玩到世嘉的新游戏,即使瞒着父母,少吃两周的早饭也是完全值得的。


世嘉的游戏,很少有复杂的系统,繁复的界面,更多的是精确的打击感和模仿街机游戏的感觉。这种面对玩家的游戏理念,使世嘉的MD时代达到了辉煌。在中国,说起世嘉机,就意味着你在说这一款16位的MD,其认同度远远超过了其同时代的超级任天堂SFC主机。

“铁杆”“硬派”是那代世嘉迷最爱挂在嘴边的词汇。


世嘉游戏这种硬派的风格也一直持续到了个其次世代主机土星的时代。世嘉的这种魄力在当时是极为成功的。世嘉家用机从1983年开始,对于霸主地位不孜不倦屡败屡战的追求,给予了玩家太多经典作品;


不过那就是世嘉衰败的开始。


土星,又叫SS。

世嘉土星是世界上第一台次时代主机,它的画面精美,功能强大,非常适合做2维游戏的平台。


平心而论,土星上曾经有过无数可玩度非常高的游戏,其中更有一些游戏有着深深的“世嘉硬派”烙印的,堪称经典,比如当年的《世嘉拉力》,就是世嘉屈指可数的百万级赛车大作,是当今《尘埃》拉利赛车游戏的元祖。由人称“鬼才”的游戏制作人水口哲野指挥制作。作品对于玩家驾驶体验上——如驱动方式、加速力、重心、路面对驾驶手感的影响等十分讲究严谨真实。因而在操作的难易度上,和注重爽快的《梦游美国》全然不是一个等级。在《GT赛车》系列成气候之前,它一直是手感最好的赛车游戏没有之一。


这画面当时已经可以媲美街机


AM2小组引以为傲的杰作《VR战士1》。凭借土星与街机Model2基版优秀的互换性更有着青出于蓝的表现。尽管画面简陋,但意义是划时代的:不仅打开了玩家的崭新视野,还开创了业界至今都未能有新突破的全3D空间格斗游戏概念。


在日本,VR战士的流行程度远大于拳皇


还有画面精美操作感非常强的飞龙系列,可玩性画面都属一流的武装雄狮系列,经典的解谜游戏精灵王纪传,独树一帜的ARPG(动作角色扮演)公主的皇冠,画面和招数异常华丽的动作游戏守护英雄,大胆创新并拥有无比顺畅操作性的救火英雄,有着完美的故事情节和画面以及操作感的超级RPG大作格兰蒂亚。


然而随着土星的败落,所有的这些游戏也都跟着一同销声匿迹了。


SS的硬件机能据SEGA官方所称是可谓"划时代的科技结晶",号称是有着8颗CPU,具有无限扩张能力的"怪物"主机.用现在的眼光来看未免有点滑稽,不过在当时的确使业界惊呼:"SEGA的重拳终于挥舞起来了".

从当时的市场情况来判断,SS的前景是相当乐观的.SEGA的老对手任天堂由于无法割舍SFC所创造的巨大利润,因而反应迟钝.SS所进入的可说是一个几乎空白的市场.


当时业界有人这样评论:"SEGA这次终于抢到了制胜的先机."SS也的确没有让SEGA难堪,以首发日17万台的佳绩给了业界一个错误的信号:世嘉将超过任天堂成为游戏界的第一。


但最终世嘉就和它的游戏一样,只会照顾单纯的游戏性而不会去面对用户做出抉择和改变。面对索尼更精细的3D画面的挑战,最知名的就是《最终幻想》系列,世嘉依然只顾自己做游戏,而不会去竞争。在日益激烈的次世代大战中,读盘缓慢的SEGA,难度超高的美版游戏,这些无法提供满足大多数普通玩家需求的软件,就等于是自杀。


最终的结果就是,1998年11月4日SEGA官方宣布终止了美版SS平台,日版SS进入"检讨"阶段.作为史上最具悲剧色彩的一代主机终于落幕了.SEGA没有发布SS的最终销量,但有人认为SS比SEGA的十六位平台要差上一个数量级,甚至比其八位平台还要差一点.这和SS短短4年的艰难一生不无关系.


这次业界大战的直接后果,就是连我这种“世嘉吹”在MD之后也没有购买世嘉的SS,而是购买了索尼的PS。毕竟谁不想要更好的性能和更多的游戏呢?

从设计角度讲,PS远不如SS来得奢华,但这也正式PS最红取胜的策略,性价比!

SS这一曾经大红大紫的SEGA明星,在PS的并不高明的攻势下,带着所有的荣誉悲壮的远去了。


然后是更失败的Dreamcast(DC)。


这个LOGO像蚊香的游戏机,SEGA依然又走到了世界的前列。在DC主机上可以配置网络拨号,即可享受联网游戏的乐趣。而国内玩家最为熟悉的,便是《梦幻之星Online》。在2000年,国内一些有能力的玩家便购入正版游戏,开始登陆日本服务器开始家用机网游旅程。虽然仅仅是33.6K小猫,但玩起《梦幻之星》来也不会太卡。而同时期的PC网络游戏,似乎最普及的也只有《石器时代》以及一些文字MUD而已。可以说,无论是画面、游戏性、创新性SEGA都走在了世界的前沿。


而其游戏《莎木》,更是黑道游戏《GTA》,《如龙》,《热血无赖》的鼻祖。

但这个被命名为梦工厂的游戏主机,又一次因为其只顾创新和游戏本身,而忽略了顾客群。最终沉沦在历史中。


这就是传说中的《莎木2》,你能想象一个日本黑道游戏讲述了一段在桂林的故事么


我依稀2001记得我当时花了1400大洋去抱了一套DC回家,买完主机的时候还用公用电话给兄弟们大喊:“买了,买了!”。玩上《疯狂出租车》不过两天,就传出了世嘉DC最终不再生产的新闻,甚至还上了但是当时的《新闻联播》。我还一度以为这是假新闻,是个笑话。


随后,我便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消极悲观之中。那段日子,对我来说真的是暗无天日的。还记得当时的《电子游戏机软件》的撰稿人叶展在文章中写到:世嘉铁杆们,你们是不是有一种被深爱的人欺骗的感觉?


2009年GameSpot纪念DC美版发售十周年的专题中有这样一段话:“今天,Dreamcast影响了整整一代世嘉Fans。这个系统并不仅仅结束了公司作为硬件商的历史,它是一个值得纪念的终结。这个系统的失败给世嘉留下了刻骨铭心的教训:不迎合庸俗的大众市场必将走向失败。


这显然不是巧合,SEGA从80年代进入家用机市场以后就从未得尝胜果,八位,十六位平台全部负于任天堂,作为32位旗舰的SS和DC又以前所未有的差距惨败于SONY的"黑马"PS系列主机.如果SEGA是信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一古谚的话,是否会去责怪上天的有眼无珠呢?


在我的记忆中,曾经的90年代SEGA是一个创业者,失败与成功并存。“创造就是生命”如果是上个世纪的SEGA一直偏执地遵循他的信条、冲在业界的最前沿,那么这个世纪SEGA正在创造自己新一轮的生命,虽不再张扬,但活得挺好。


对于全世界玩家来说,世嘉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不在少数的70后、85前中国玩家也有着特别的世嘉情结。作为曾经的行业内第一大公司,作为一间凝结着创新、执着、不屈、硬派、严谨、进取、技术领先并且对游戏极其有追求等诸多优点、吸引力于一身的实力大公司,他在街机、家用机、掌机、电脑单机、网游等领域都颇有建树,而且从心底里就想着在各个游戏领域都做大做强。细想一下,不管你是玩什么平台游戏的,哪怕你就是只玩家用机或者只打街机甚至只玩电脑,你都不可能接触不到世嘉的游戏。


但世嘉今天——正如整个操蛋的世界一样——转变成为为大众市场服务,制作发行面向受众更广泛的游戏,而不是《人面鱼》甚至Rez这样的奇思妙想。世嘉开发的许多离奇的游戏最终并没能在美国发行(例如《一起来拍打》和《疯狂世界》)。更多地并不是因为玩家的口味变了,而是因为这整个产业在发展。游戏开发预算在今天比以前更高,风险也更大。像世嘉这样的大发行商更倾向于把那些怪异的小众游戏留给怪异的小众发行商,而更集中资源于那些有保障的项目上。也许今天会去买一款像《太空频道5》这样的游戏的玩家跟十年前的一样多——但是现在,更多人会去买《马里奥与索尼克的奥运会》。


神作太空频道5,用音乐战斗的概念又是超前了很多年


MD,土星的光环早已不再光辉,梦想的传播也早已终止,我们是被历史遗留下来的顽固分子,在一个不能有信仰的国度信仰着自己爱得深沉的那蓝,那白。曾经买SEGA的主机早已做好了只玩SEGA游戏的心理准备,毫不犹豫。


如今,PS4,XBOXone我都不想再要了。曾经有这样一句话,世界上任何游戏厂商都可以倒,除了世嘉,他们在用心做游戏,纯粹的游戏。

我不止一次地在自己的内心最深处,放声大喊:“什么都矮,SEGA最高!”

世嘉的另一代传奇,《樱大战》

现在在我眼里,SEGA早就倒了,早就不是那个个性十足的硬派濑贺了。世嘉DC成绝响,人间不闻莎花香。而真正的樱花烂漫,被埋葬在2001年3月那个漫天樱花的美丽时光中了,飘落的花瓣带走了我对传播梦想的热情和思念。


我们再也见不到真正的硬派游戏;从此我们再也见不到为梦奋勇前行的偏执者。

点击阅读原文,来台游戏机吧


我们探索发现、整理报道年轻人喜欢的摇滚乐、流行、时尚、亚文化,还有一切被年轻人所接纳的事物和观点。
他们不是多数人,但他们拥有冒险精神,并且总能影响周围人的审美、潮流和消费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