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背影】王钻清||新乡土诗(九首)

秦州微刊2019-09-07 09:44:12

老家


父亲的灵穿过雾都

穿过大洋上空

早已回家

在村头的老屋周旋

乌鸦满树

猫头鹰瞪着绿光逼人的眼睛

我背着父亲上山

山峦低首  芭蕉垂泪

晚风交响着落叶归根的声音

山脚下几棵歪脖子树

淳朴地倾诉  向着原野上的黄牛

这土地是你归来的温床

这空气有你童年柔软的心

谷子熟了

我们站在稻草人和山猫身旁

鸟儿鸣翠

我们吹奏心爱的唢呐和葫芦丝

 

漂过江面河面湖面海面

游过江城山城冰城花城

我又回到了这片故土

山岭围成圈

树林围成圈

溪流围成圈

亲人围成圈

我的思念围成圈

走出去

铁轨围成圈

航线围成圈

心儿成了半径

老家便是圆心

 

远去的野湖

 

跑马岭被铁牛推平又新发

新发的天马飞越心中的野湖

 

我带着晨星在湖里采荷尖

晨星落在邻家小妹的眼里

我在月华中浮游湖心

将大把藕带塞满邻家妹的情怀

 

我任凭赤子心撞上映日荷花

打莲须的手触碰花蕊的心事

妹子呀那邻家星的光芒照耀湖水

青春水鸟随波光追逐湖面的破绽

水草妖精嬉戏来来往往的鱼儿

野鸭腾起惊破夜色和鱼猫的胆

妹子哟躲进我怀里吐纳千湖灵气

 

童年的秋月洗净每一粒稻谷

洗净禾场石磙眼里的鸟粪

洗净我和妹子抓泥鳅的灰心

洗亮父亲和母亲的沉沉背影

 

寒号鸟咳出冬日的暖阳

我在红土垸的湖岸线

垂钓赤条条的梦想

赤条湖的蓝色梦有鱼儿跃起

还有未醒的莲藕借水泡放话

一脚下去藕心通我心

浮出水面的初心取暖在阳光下

三叉河口的流萤指引五湖

所有的湖水听好了

江河带你进大海

 

也有冷月掉落湖心里变形之时

我只当这冷月是一片救心丸

小镇外滩我重拾记忆中的羽毛

不小心在鸟蛋旁被蛇虫咬过

我还乘防洪船骚扰过青青芦苇

没想到芦花漫飞时我在异乡苦恋

好在南海边反季节生长的芦苇

蓬勃我生命,裸露我野心

随着山坡向上疯长不管春夏秋冬

可我心里总是有野湖倒影晃动

偶尔有南来的大雁响动心湖

 

当温室效应被人心燎旺

天山雪线陡然升高又升高

我的野湖啊会不会被蒸死

田园里渗透了化学反应的贪心

我拾起怀旧的羽毛插翅向天

 

沙湖外滩遐想


银川的沙湖高悬我头顶

江城的沙湖隐瞒我心灵

化身古镇符号的沙湖啊

跟随娘娘河演变成古话

依傍通顺河身体现病态

玉沙只是闪烁在梦里

大湖小湖不见踪影

 

我侥幸投入外滩的心腹

入夏时节捕捉长江倒灌的思想浪花

展开汉水倾泄的精神地图

入秋光景收获东荆河芦苇的单相思

检点记忆中的野鸭野鱼野味

水鸟早已失语

不闻当年一望无际的水面

鸟们整夜整夜地大合唱

野生走兽也走出了人们的视线

只有消瘦的芦苇在呼唤

只见“放壕”“放排”的网鱼故事

遗落在童年的记忆里

 “迷魂阵”捕鱼大战只上演游戏机

 

我站在外滩的叉河口

叉河口放大我的的胸怀

好似东荆河入江口宽大无比

让沔阳和洪湖两大隔堤撞击

深深地感受河滩中的湖泊与草地

永久地隔在我梦中或脑际

草滩被奸杀后变身粮田

野猪獐子猪獾狗獾麂子销声匿迹

湖泊被沉积的泥沙挤干了生命的奶汁

野鸭鹭鸶大雁和白鹭没了问世的气息

断了的生物链丢失在天地间

沙湖湿地失去了野性和血性

单调到只有芦苇的呼吸

就在洪水泛滥时

河面只有芦苇梢头冒冒失失

河湖港汊悲痛地死去

外滩成了独生子女的单亲妈妈

 

洪湖公园断想

 

走过那片荷塘

眼里的明月用银粉刷亮

我心中黑黑的野鸭

月光交融的湖水被蛙声划破

莲花的倒影瞬间裂变

 

穿行那块湿地

惊飞的水鸟能否回落我肩头

它画出的优美回归线  是否

牵连我心中放飞的风筝

捕鱼的小孩子也想捞一把吗

我的宝贝我的湿地呀

是谁把你逼退到城市的一角

 

回望连着长江和洞庭湖的洪湖

野鸡野鸭野生动物不入我心灵窗户

城里人像候鸟或天敌将鱼虾叼走

香莲鲜菱平衡不了疼痛的生态

灵魂的生态噢在此也失衡失眠

 

从此  我加强了心灵的退守

过了河还要那座桥吗

小心职业杀手追来

翻过山还是山吗

我的心还能飞越几重山

山雨盖头哪能两袖清风

 

夜游我的梦境

乡土树旁

河水落满孩子的欢声笑语

爬上岸坡的影子在草丛伸展

我望着空气里的空

从心底弹跳出如虹的气势

一个人的整个世界

我要   整个世界的一个人

我更要

是谁在呓语  梦境全部打开

生活的理想就是理想的生活

 

醒来  海岸线与地平线重合

我在悬崖的岩石上回首

雨后的山花更明  绿叶新秀

阳光让分享的人们跟自然攀谈

把文明隐藏的人性铺在盘山小道上

晒一晒潮湿的心情

然后走向原始森林  作一次风光无限的探险

或转身朝向大海  来一回蓝色大漂流

 

梦回故园

 

游子的忧愁巧遇救星

涵养雨露孕育阳光的梦

从天而降

湾子林这头

儿时的伙伴放飞风筝

湾子林那头

亲人牵手攀爬老屋的台坡

恍惚间

一只倦鸟

从头发的林子飞出

一会儿谷场啄食

一会儿田野播绿

一会儿湖面掠影

又一个幻影惊现

镀金的火球

从树梢向上直冲

洒下的光泽

蜜一样抹在嘴角

甜在口水里

苦在心窝窝

 

家在山外还是天外

 

望乡的岩崖上

一条无根的枝节绽放花开的声音

在优美的旋律中心儿成了舞者

心理空间的老家成了移动的舞台

没有观众的独舞啊

那把断了六根弦的七弦琴

好像被天外来客弹奏

天幕下悬浮一个人独奏的油画

家在山外还是天外

梦里漂移老家的闪闪湖光水草青青

水鸟在心田悠闲地戏水

而眼前的海鸥在海浪中搏击

身后山上林子的鸟鸣远超风铃

 

在想念中前行

 

长江和汉水穿城过

我在大海边找寻你每一滴

乡愁与思念越江河

我随海岸线缠绕你每一缕

让海水漫过我龟裂的心田

让河流冲刷我灵魂深处的隐隐苦痛

我知道穿心而过的

是你爱的弦上之箭

是我悔的刀光剑影

回望铁轨及公路

思慕随之穿山越岭

面朝大海跟蓝天

海天一轮明月映我心

我用海水洗涤心灵的创痛

我用河水照亮前行的道路

千山万水我播绿

排山倒海我问天

我背离心爱的百川千湖

我走在涛声震荡的海角天涯

海岸延伸我绵长的想念

海浪延续我前行的足迹

 

照片上的芦苇荡


漫天呼啸的芦苇荡

你为何

为何忽然变脸

把风平浪静

写意在我俩的脸上

我俩穿越

穿越你律动的心脏

穿越你缔造的生命模式

穿越你成就的生态文化

在你之上

我们一起穿越

有如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一个世纪

等待我们去创造吗

那几张旧照片

让你的呼吸

在城市上空流浪

让你的灵魂

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颠覆伪装

让她的身影

在我心底永久永久地盛放

 

贯穿心灵的通顺河

 

一只银狐划破雪夜在雪地跳跃

闪闪银光溅起银河里的水星火星

冲撞我心头空域的金星木星土星

我青春的雄鹰头一次拥抱雪狐

于是萌动的春情贯注通顺河

摇曳河岸或湖畔的玉树琼枝

当心被远方的迷惑骗走后

通顺河带着少女的情怀潜流于我心

 

迷茫的星空那光晕旋转我迷乱的心事

牛郎啊织女在冰清玉洁的天际偷笑

此时远方的慧星敏感地发现

通顺河被偷生者的贪婪阻断或污染

再也回不去的漂泊的心潮呀

在江河或海洋随波逐浪

天知道,无线电话牵引有线情思

我心裹挟青春的银狐和她成熟的声音

在茫茫的天宇或心造的雪原

找寻回归通顺河或新河的路径

作者简介:

王钻清,笔名清平湾,湖北仙桃沙湖人,现居深圳,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水利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做过新闻记者、编辑、总编,曾在《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文学教育》《世界华文作家》《澳门月刊》等境内外文学刊物发表诗歌二百余首,有若干首诗入选多个文学选本,还在《当代文艺思潮》《文学教育》《星星诗刊》《长江文艺》《湖北日报》《打工文学》《中国诗歌网》《北京文艺网》等媒体发表文学评论、文艺随笔和文论若干篇,首创“诗体游记”并受到境内外70余家媒体关注和国内语文界好评,首创“大时空诗”并受到学界肯定和诗界好评以及境内外50余家媒体关注,出版诗集《回归或出发》和《大时空诗》,诗集《回归或出发》获得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图书一等奖,“大时空诗”系列《在飞行的上空感知生命》获得第二届上海市民诗歌节诗歌创作奖,著有《新语漫话红楼梦》并在《长江网》等媒体连载。

稿约

◉稿件一经采用,将按文章赞赏额60%给作者付稿费,赞赏金额5元以下归平台,用于维护平台,七天一结,七天后不再结。

◉来稿请附个人照、个人简介,微信号。

◉文章题材\体裁不限,字数必须300字以上,诗歌请发多首。来稿文责自负,如15天未推送请自行处理,不再告知。

◉书画、技艺类作品请提供10张以上清晰作品图。

审稿:樊小东、宋月定、郭永杰、郭永锋

1029932204@qq.com

联系QQ:1029932204

唯原创、唯精品|◉真性情、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