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手机的童年,我们都在玩什么?

一介2018-11-19 12:44:36


你有没有发觉,我们越长大,就越不擅长“玩”了。


长大后的玩,似乎就是打打游戏,刷刷手机,或者叫上朋友唱k看电影。各自散去之后,心情不起不落,谈不上失落,也不见得多开心。大概我们对玩的热情,早就在童年时被消耗一空了吧?


小时候听到小伙伴在楼下喊一声“出去玩咯!”,大概是一天中最期待的事情。那时的娱乐手段很匮乏,没有智能手机,没有PSP,网络时代还很遥远,我们却总能发明出那么多五花八门的玩法。


最好玩的户外游戏,大概是“扔沙袋”和“弹珠”。沙袋是自制的,有些小伙伴会缠上厚厚的透明胶,砸在人身上直发疼。我总爱当接球的一方,因为这样能彰显我身手敏捷,又能在女生面前威风一把。事与愿违的是,第一个被砸下场的往往就是我。



弹珠是很考验技术的。那些千方百计收集来的玻璃球,往往能在一场游戏里就全部输掉。到大树下痛哭一场,过几天又跟没事发生一样,约上小伙伴再战一场。似乎童年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伤心”二字。


如果既无沙袋又没弹珠,就只好扎纸飞机了。纸飞机各有各的折法,总有小伙伴折的飞机能飞上十来米,而我总是一秒坠机。共同点是大家都会在飞之前,对着机头呵上一口气。谁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原理,但就是深信这个下咒语般的动作能带来好运。那时的信念总是无来由又执着,就像我曾经深信,自己长大后一定会成为科学家那样天真。



一种叫“小涴熊”的方便面出现在小卖铺后,我们的游戏方式就被颠覆了。我们开始乐此不疲地买方便面,收集卡片,交易卡片。


不知是哪个人才发明了“打卡”——用手把卡片打翻过面儿来。我偷偷地苦心练习,在手掌都快肿了的时候,终于练就一手打卡神功。于是我不经不觉地赢来一大叠卡片,成了小伙伴中最耀眼的“土豪”。现在看来,这大概就是童年中最光辉灿烂的时刻了。


再长大一点,游戏机开始出现在我们身边。那时有个同学家里买了部黑白的Gameboy游戏机,块头很大,画面模糊,却叫人爱不释手。我常常有意无意地往他家里蹭,接触到“宠物小精灵”、“游戏王”、“魂斗罗”等一大堆游戏,也算是领先于那个电视机收音机当道的时代了。



再往后,更多玩法开始涌入我们的生活。泡泡堂、劲舞团、帝国时代、红色警戒,再到手机,iPad......


在娱乐方式越来越多样化的时候,我们却不再是小朋友,甚至不再年轻。快乐变得越来越难,孤独难过的日子却越来越多。有时候想起童年,就像在遥望上辈子的事情,即美好,又虚幻。


其实呢,童年没那么远,快乐也没那么难。回看小时候的我们,一张纸,一个玻璃球,都能消磨一整个夏天。世界不曾改变,只是我们在长大。我们在一次次的时光打磨中,丢掉了当初那个简单快乐的自己。


如果可以,你想不想再缅怀一次那个被纸飞机、玻璃球、西瓜和蒲扇占据的夏天?我们需要回忆,使我们被分散孤立的心情可以重新连接整合起来。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介哥特地为你们制作了一个回忆童年的小游戏。也许在这里,你可以找回那份简单纯粹的快乐呢?参与游戏,还有机会获得神秘大奖哦!


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参与游戏

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推荐阅读

——

真空包装,高温杀菌

无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