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故事集(二)----贤劫与抢劫

方少的嗨人生2018-12-27 22:00:32
(bgm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早起吃完店家准备的早餐后,我便携带少量现金步行出发了。旅行时我喜欢在城市中行走,一来可以看到人民的精神面貌,二来留意人气餐厅、便利店、药店以备不时之需。


缅甸每个街道都有自己的主营业务,有的是轮胎,有的是打印

这图让我想起《天才枪手》?


根据谷歌地图的指示,我一口气从住店步行到了大金寺,用了差不多五十分钟。大金寺和Sule寺很像,但规模大得多,历史也更加厚重。寺庙群在山丘之上,入寺时不能穿露腿短裤和鞋子,于是我租了一条笼基,也收了人字拖。寺庙群有东西南北四个出入口,内部建筑都相对工整对称,位于正中的大金寺藏有Gautama佛陀(i.e.就是释迦牟尼佛,Gautama是释迦牟尼佛的俗姓:乔达摩)的八根头发等舍利子,历史上各种势力垂涎此物,曾发动不少战事争夺,但在无数佛门弟子的舍命保护下,至今仍在。佛陀本是以慈悲为怀,殊不知自己的肉身遗物竟成了后世互相残杀的原因,如果他在天有灵,不知会作何感想。



大金寺在山丘之上
估计是条鳄鱼护法

大金寺的故事要从公元前588年说起,释迦牟尼佛悟道,周游传教时,两商人Taphussa和Ballika曾布施佛陀,佛陀便以八根头发相赠,祝福二人。返乡时,二人受到Okkalapa国王接见,Okkalapa国王大兴土木修建了大金寺,并置释迦牟尼佛八根头发及释迦牟尼佛之前的三尊佛:拘留孙佛(Kakusanda)、拘那含牟尼佛(Konagamana),及迦叶佛(Kassapa))的舍利子于其中。此三尊佛的故事相信大家不是很熟,我在这里稍微普及一下佛教历史以及一些基本概念和定义:


首先要普及的概念是“劫”(梵文发音:bhadrakalpa):这是佛教上的时间观念,佛教上的时间维度跨越很大,他们通过小劫、中劫、大劫三个概念划分宇宙的时间。每一个小劫大约1680万年,具体分为先减劫和后增劫这两个过程。减劫的算法是这样的,从人类84,000的长寿,每100年减短一岁,减至人类的寿命仅有10岁时,称为减劫;反之则是增劫的算法,如此一减一增便是一个小劫。所以一小劫=(84000-10)*100*2=16798000年,粗略叫它1680万年吧,虽然我知道这两个数差着2000年呢= =、


其次便是中劫,中劫=20*小劫=20*16798000=3,3596,0000年;


最后是大劫,大劫=4*中劫=13,4384,0000年=地球的一生一灭,大劫中的四个中劫都有自己的名字,按顺序分别是:成劫、住劫、坏劫、空劫(成已住,住已坏,坏已空),他们分别还包含着20个小劫。我们如今所处的时间点是一个住劫,由于佛经预言此劫将有千佛出世,所以也被称为“贤劫”。


以下文字,作者摘自百度百科词条,由于文字历史已久,没能考证到出处,实在抱歉:


“依据佛经所云,此劫有千佛出世。

即多贤圣,故称“贤劫”。

上一大劫为庄严劫,下一大劫为星宿劫。

第一至第八小劫,无佛出世。

第九劫减至人寿六万岁时,拘留孙佛出世,为贤劫第一尊佛

减至四万岁时,拘那含牟尼佛出世,为贤劫第二尊佛

又减至寿二万岁时,迦叶佛出世。

减至一百岁,释迦牟尼佛出世,为贤劫第四尊佛

第十小劫,人寿八万四千岁时,弥勒佛出世,为贤劫第五尊佛

第十一至十四小劫中,无佛出世。

第十五小劫,有九百九十四佛相继出世。

第十六至十九小劫,无佛出世。

第二十小劫,楼至佛出世。合为贤劫千佛。”


简单计算1(第一佛:拘留孙佛)+1(第二佛:拘那含牟尼佛)+1(第三佛:迦叶佛)+1(当今佛:释迦牟尼佛)+1(未来佛:弥勒佛)+994+1(楼至佛)=1000,便能明白贤劫千佛这个概念。其实这个概念历史已久,南北朝时期,佛教刚刚传入中国的时候便有了这个说法,北魏千佛像、敦煌千佛洞、以及日本京都寺庙里也大多刻有佛千尊。


佛教是玄学,每个概念都深奥无比,逻辑缜密,像“劫”、“无常”、“空”这样的概念数不胜数,没有真正大师Guru的点拨,可能穷尽一生也不会悟出其中一二。可当今社会中,“人人都说懂,大师满地坐,烧香示诚意,钱多心更诚”的现象,真的让这门玄学离大家越来越远了,虽然我自己一窍不通,但是心中有说不出的惋惜。


OKOK又扯远了,不过大家现在应该明白大金寺意义之重大了吧~它不仅存放着释迦牟尼佛的发舍利,还存有这此前三尊佛的舍利子,也就是说它集齐了有佛教以来所有佛陀的舍利,所以从古至今来此拜佛的信徒、游客络绎不绝。一个叫Nyi Nyi的导游给我普及了一个小时这边的知识和传统,以及每座庙的来历,获益良多。



第一次穿笼基的我
me & Nyi Nyi

离开大金寺,步行下山至一街边饭店,食客众多,物美价廉,便坐下开吃。东南亚人民喜欢生吃蔬菜,饭店给每人都配了一份免费的生蔬菜,里面茴香、茄子、胡萝卜、白菜叶都切放工整,口感极好。光是蔬菜,我就吃了两盘,其中圆形小茄子是我最爱,从没这样生吃过茄子,一口一个,清香脆爽,实在是赞。饭菜下肚,沿路回走,路过一大型绿地公园,困意袭来,索性以包为枕,躺倒于长椅之上。一觉醒来,身边多出四条狗,两只打闹奶狗和一对父母~一家人闲来无事,在草场上追打嬉戏,欢乐无限。奶狗跑累后直接相依卧倒,一觉不起。
小茄子已经下肚了
感觉这两只小猫特有日本画风

再次上路,一口气走到了旅店。在餐桌上玩游戏机时,一个亚裔过来搭话,他是一个叫做奥迫·晃的日本小哥,我和这个家伙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重逢过数次,最终决定一起走完斯里兰卡,算是同生死共患难过的交情,成了我人生中难得的好兄弟。晃さん预计环球旅行十个月,当时还是他旅行的第一个月,一路都没遇到日本人,见我日文流利,十分高兴,跟我说还是家乡话讲起来舒服,便不再讲英文。他彼时和一位越南女生结伴从蒲甘南下,刚刚办理了入住,打算第二天前往大金石。我正愁明天不知道该做什么呢,便问他可否带上我,三人同去,晃さん很痛快地答应了。加上联系方式后,他就去休息了。我又和店里的中国义工问了问附近的好地方,这个成都妹说河对面Dala可以去看看,听说日落十分美。我一看表时间正好,便起身前行。

虽然颜色吓人了点儿,但是味道更吓人
打印一条街里的小作坊
英国殖民时期的建筑,感觉已经被树木吞噬了,很有灵性

码头登记的时候,他们莫名其妙地给我派了一个导游,小伙子一脸和善,我也就放下了戒心,不用20分钟便抵达了彼岸。竟然有两辆摩托等在那里,我以为这是船票的一部分,也就没有多问,按照他们的指示上了车。天色已经擦黑,两辆摩托车带着我和向导赶去了小寺庙、渔村和农田。Dala是著名的贫民窟,道路两旁垃圾成山,岸边更是无法直视,瘸狗残猫流浪街头,穷人衣不裹体,人畜无别。就在即将回到码头时,车子停了下来,开始跟我算账。本来一句话不讲的司机,突然用流利的英文跟我说1000缅币1分钟,60分钟60000,两辆车就是12万缅币(90美金)。整个过程面不改色,好像是商家卖货一般,并非打劫。我肯定强硬拒绝,然后更多的人聚了过来,都是开摩托车的,在我周围围成了一圈…...此刻说自己心不慌肯定是骗人,我试图突围,但都是徒劳,今天这帮人不从我身上砍下一块肉是不会放我走的。


好吧,那就和气谈价格吧,导游小哥果不其然是一伙儿的,把我气的牙痒痒。软硬兼施5万缅币(240人民币)把他们打发走了,天已漆黑,我走上码头,心如刀绞,胸口恶气难平,脑子里只有打人这一件事。狠狠踢了几下柱子,才把注意力转移到脚上的疼痛,心情也恢复了不少。垂头丧气回到仰光,用保住的钱吃了顿猪杂串汤,告诉自己破财免灾,可转念一想,md老子是既破了财又没免灾啊,心中万匹羊驼疯狂奔袭。算了,活着最重要。


缅日友好码头
仰光落日
Dala一侧,毁了我对缅甸的美好印象

回到店里和在这边学习缅语的中国学生们聊了聊自己的遭遇,告诫他们千万小心。真是万万没想到,在这么个佛法最盛的地方,遇到了最黑暗的灵魂,这也许是佛地送给我的一个劫数吧。

传说玄奘取经时每遇劫数都会诵读《心经》,千难万险,求得真法。《心经》的最后一段是句梵文咒语,由于直译咒语法力会失效,所以被直接音译过来,我放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这句梵文咒语的意思是:


去吧去吧,让我们一起都到彼岸去吧,去到达那个无限的喜悦。


前一篇                    往期文章链接


出门别带太多现金,能锁屋里锁屋里,不然遇到打劫的,念了《心经》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