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umi:黑色雅丽达游戏机里的漫游者

看见音乐2019-11-07 16:54:22

Sulumi孙大威是中国新生代电音创作的重要代表之一。他曾是摇滚乐队的吉他手和贝斯手,2000年加入“地下婴儿”乐队,并开始电子音乐制作。风格揉合Breakcore、Breakbeat、Gameboy Music等等。定居日本的他即将在5月通过Vice发行最新的专辑《Unconsciousness》(无意识),他本人也将在5月16日登上太湖电子迷笛音乐节的舞台。



《Unconsciousness》封面


“阅读原文”,收听Sulumi的最新作品。


文/Jack

擅长用Gameboy来制作音乐的Sulumi一直在展现他对于8-bit这种独特音乐元素的理解和运用。在2006年的那张《立体声巧克力》里他就为我们一手搭建了一个亦真亦幻的电子盒子世界,用如同Minecraft式的趣味抠挖压缩出了一个电子游戏完整的闯关画面。对于Gameboy Music这种玩心极重的电子音乐类型,Sulumi既满足了他对于自我趣味的需要,也为低比特率元素在电子世界中寻找到了一个符合他个人审美的形象身份。
《立体声巧克力》
2006年由摩登旗下的Guava发行


作为曾经摇滚乐队的乐手,也是国内最早一批摆脱摇滚乐思维转而经营电子音乐的制作人。Sulumi给人的感觉就是充分运用到音乐元素的每一面来打破曲式的结构可能对音乐的束缚。在他擅长的Low-bit领域里,无论是Gameboy掌机的彩色拼读还是合成器的黑色音色,无一例外地都呈现出强烈的变化之姿。8-bit出挑的高音散射就好像是随着潜入听觉世界的游戏者的心理的波动,而非Sulumi在掌机上操作一样的随机地排列组合。而在重新回到常规合成器的音色之后,硬糖般冷酷严厉的低音又成为主角。但是那股硬糖里又缓缓流出来些许蜜质,随着粘性增多逐渐盖满耳膜。

这股蜜质或许就是Sulumi“无意识”的产物。在《Unconsciousness》这张专辑里,随处可以捕捉到这种从甘冷低音中渗透出来的甜蜜。看一眼专辑里的歌名还以为晃神到了著名的赛博朋克小说《神经漫游者》的场景。大写、简约和符号化,冷凝的气质从字母中伸出触手。《捕梦网》里冷峻节拍开场,钝击如哑弹一样击打神经,在痛觉刚刚开始突突跳的时候又突然被一股温暖的电流冲刷而过。随后二者完美融合,就像小说里所描写的“平线”一样,在陷入赛博空间无意识世界的几秒后迅速被拔掉插头拉回现实。Sulumi在专辑里不止一次地运用着这样的把戏——《渗透》里的镲片音色加入低音节奏,和电流交替上升;《共鸣》里嘶哑的断点和绵长的贝斯音色,陡然加入的明快合成器在不和谐中完成“共鸣”;《一个灵魂》灰暗又轻佻,倒更像是小说里凯斯在“伤心千叶城”里烂醉又危险的“肉体漫游”......

相比于Sulumi在Minecraft般的游戏世界里为自己的低比特精灵塑造的人畜无害的形象,这次在“赛博空间”里他的电子们要更加危险。他放大了音乐和自己的黑色气质来给这个“无意识”世界蒙上一层粗重的外壳。那种低音有规律的拍动就好像灵魂的震颤一样不断提醒着听者不要被“意识”的把戏给俘获了。但是他淌着热力的电子精灵们一边按摩着你的头皮一边轻声耳语。诱惑、下坠、直到撞到意识的网状边界才呲啦一声彻底断电。Sulumi在透着冰蓝的网眼之外继续把玩着他黑色的雅丽达游戏机。


Sulumi 孙大威

2000年开始电子音乐创作并加入摇滚乐队“地下婴儿”。2002年开始涉猎电影、话剧配乐创作。并首次以“Sulumi”的名义制作由“摩登天空”发行的专辑《水的空气阻滞》。同年底创建个人电子厂牌“Shanshui Reords”。2006年开始在音乐中融入Low-Bit元素。使用Game Boy和Nanoloop音乐软件制作第三张专辑《立体声巧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