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责任岚之山惊现小镇街机厅 一战成名 竟成绝响?(上)

游天堂街机门户2019-01-16 03:50:54


本文改编自一位97玩家的故事,人名如有雷同,纯属借鉴!


拳皇97友好对抗赛


我的童年是在街机厅度过的。当初小镇上街机厅林立,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一款叫做拳皇97的格斗游戏。与生硬的街霸2相比,它的画面流畅,连招华丽,打法多变,不仅同学们对它欲罢不能,大人们也互相切磋,乐此不疲。



我的舅舅也有这样一家街机厅。为了消磨百无聊赖的暑假,每天晚饭后我都会过去帮忙打扫卫生,捡捡烟头,擦擦机器。做完这一切后舅舅就会给我十个币让我自己去玩。我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每次只玩两个币,其余八个以一半的价格卖给其他人。


由于我的投机倒把,总是有很多人特意在傍晚时分才来。渐渐地,舅舅发现这是一个商机,于是订立了一个复杂的规则:


每天晚上八点之后,举办“拳皇97友好对抗赛”。每个人报名费五元,每局比赛抢五,获胜者奖金五十。旁观人员可以在比赛前下注竞猜,按照选手实力敲定赔率,但是作为庄家的舅舅得先抽去两成本金作为场地和机器赞助。


为了秉承“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的原则,舅舅还特别强调每个人每局下注封顶十元。同时为了提高比赛的观赏性和公平性,比赛期间严禁无限连招、选择暴走人物、直接裸杀,以及恶意利用游戏漏洞的行为,违者一律判负。




不得不说舅舅是个精明的商人。他的友好对抗赛在第一天就吸引了大批成年人的光顾,因为赌博不仅需要些资本,更是平淡生活里的宠儿。很多人跃跃欲试,心里都在为那五十元奖金而摩拳擦掌。比赛精彩纷呈,平时用得无比顺手的二阶堂红丸和罗伯特由于少了裸杀而处处被限制,很多人因为习惯性地起身裸杀而直接输掉了比赛。当然,舅舅的笑容也比往日多了起来。


包王一举成名 扬名小镇


这样的比赛每天都在进行,而我闲暇时也会在一旁观战。下注的,比赛的,大家都聚精会神地关注着比赛的进程。时间长了,孰强孰弱大家也都了然于胸。舅舅适时地做了几个木牌,上面有各个选手的名字和赔率,权当下注时的参考。牌子上赔率最低的是个叫秦虹的人,秦虹以大猪闻名,他的大猪灵动异常,虚晃跑抓无所不能,被他关在版边基本上只能束手就擒。所以每次有秦虹的比赛大家都抢着下注。


与热火朝天的比赛格格不入的是,有个人一直坐在一旁独自摇着连招。我凑过去一探究竟,发现他竟然在练习很冷门的角色大门五郎。


大家私底下称大门五郎为“大傻子”,因为他的招式比较笨拙,尤其是他的必杀技岚之山,对摇杆的精准度要求很高。但当时都是大圆挡摇杆,很多指令都只是模糊的一个方向,所以岚之山往往会被摇成一个叫里投的败招。一旦出了里投,胜利也就被自己拱手相让了。


我看见他不停地出里投,心里不禁暗笑他的手法太差,毕竟连我都成功地摇出过岚之山。我走上前去,揶揄着说,叔叔,那边有比赛你怎么不去参加呀?他抬头看了看我,说,我手上刚好没有币了。他又看着我手里的游戏币,和我商量道,如果你给我一个币,明天我去比赛,赢了钱我们平分。


我暗想就你这技术还能赢?转念一想,反正是无本生意,只赚不赔,就把游戏币都给了他。


他把游戏币接过去,笑着说,不如,我收你做徒弟吧?我看你挺有天分的。

我干脆地回答,明天赢了再说。


第二天我已经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直到在街机厅看见乌泱泱的人群才回想起来。我挤开围观的人群,看见他正在和秦虹比赛。秦虹的大猪戾气全无,被他的包子一个波接一个波牵制。秦虹五次三番想要近身压制,不是被升龙打下就是被CD刚走,好不容易抓住机会废气闪身,又被他守株待兔接上必杀。秦虹无奈地站了起来,说了句,我真拿这包子没办法,包子王,我服了。



秦虹匆匆离开了街机厅,他知道有很多人在他身上下了注,久留难免要生出事端。临走前舅舅敬了秦虹一条白皮香烟,秦虹抽了一口,连连咳嗽道,这烟劲也太大了。随后大家便都围着这个人,我也不敢相信他居然打赢了秦虹。


这时坐收渔利的舅舅满脸堆笑地走过来打圆场,比赛嘛,没有常胜将军,输赢很正常,既然秦虹叫他包子王,那我们的牌子上,再添一个包王吧!

就这样,我的师父,包王,打响了他在小镇街机厅的第一枪。


从此以后秦虹再也没有露面,而包王连败前来挑战的数十人。以致于后来我看电影《叶问》时,那个面摊老板对金山找说“佛山最能打的当然是叶问啦”,还不禁回想起当年小镇上的包王。



山雨欲来风满楼 众人协力备战河池


师父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在比赛之余师父就会教我一些东西,我依然记得我和师父学习的第一个角色就是包子。师父说,没有裸杀,投技为王,发波其次。包子的波和八神不一样,八神是地波,你跳一下就躲过去了;但是包子是空中波,你跳得不好就会中招。而且包子最厉害的是什么?是升龙和必杀,包子的升龙连八神的葵花都能打下来,你说强不强?记住了,玩包子的诀窍就是,你不过来我就发波躲墙角,你过来我就升龙裸大招,没血了还能反摇吃肉包。


我问,师父,你就是这样打赢秦虹的?


师父没有回答我,嘴角露出诡谲的一笑。


在师父的带领下,我的技术也扶摇直上,很快就在舅舅的街机厅里有了一点名气。想要挑战师父的,都得先过我这一关。而舅舅的友好对抗赛也相继被其他街机厅学去,听说别的街机厅每每有胜出者洋洋得意时,就会有人提醒他,等打赢了东边的包王再高兴吧。一时间别人都以打赢师父为最高荣誉,可是师父每次都让挑战者失望而归。


然而不知是什么时候,有个消息不胫而走。据说小镇西边的街机厅里出现了一个高手,听人说他是广西河池人,来本地打工,所以大家叫他河池。河池连续一个月不败,这全是他的草薙京立下的功劳。河池的草薙京压制凶狠,正逆多择,连招时经常打出死机连。众人怂恿他挑战东边的包王,河池优哉游哉地说,不急,先让包王风光几天。



这一传闻让舅舅怒不可遏,他骂道,老子还不相信干不过你西边的。原来那游戏厅是舅舅的发小开的,两个人本是穿一条裤子的交情,无奈中学时因为同追班花而反目成仇,班花最后也远走高飞,成了一段回忆。舅舅的生财之道被死敌学去本就心生不快,现在又有河池的挑衅,新仇旧恨,这下更有了一决高下的理由。舅舅的发小也不是省油的灯,于是两人各出一千作为奖金,让包王和河池打一场。两个人都知道这场比赛的意义,如果输了,不仅仅意味着街机厅逊人一筹,也是对曾经那段无谓争斗的俯首。


可是看客们不在乎这些,他们等待的,是一场毕生难忘的比赛。比赛前一晚我陪师父练手,舅舅特意买来饮料给我,说,好好陪你师父打,赢了也有你的功劳。我使出浑身解数也难求一胜,不得不败下阵来。


这时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让我来陪你练。我转头一看,正是秦虹。


师父也很吃惊,随即两人相视一笑,我忽然想到一句诗,最适合不过——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临走时秦虹说,河池的草薙京我见过,很厉害,包子发波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那怎么办?”


“一寸短,一寸险。你可以试试。”


“多谢了。”


我问师父:师父,你有信心么?


师父坐下来,又练起了大门五郎,头也不抬地说,就看你了。


我?我诧异不已,见师父一次次出着里投,也不再继续追问。



未完待续






游天堂街机门户    微信:sh17utt


微博:@游天堂街机门户

我们专注于各种格斗游戏
对格斗游戏的新闻、选手咨询、赛事进行闪电式播报。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赶紧加入游天堂互动粉丝圈,和小孩近距离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