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后,有人趁我睡着做了同样的事

小菜刀2020-04-30 04:37:28



这是叙述背景


1993年的夏天热的要死,蚂蚱、沙包以及周围防空洞地探索已经玩得够够的,这是我上学前最后一个暑假,过了这一个多月我就会变成一枚学渣。


周末某天早上我和姥姥例行去楼后面芦苇地捉蚂蚱,老天爷似乎让我赶紧回家,临近中午天气燥热难耐。转了一圈后没有“超大蜻蜓”也没有“巨型螳螂”失望而归。


路上,在一间小卖铺搞了根冰棍儿,我故作大人样子唆着,装出一副经常吃冰棍儿的样子。


当我推开家门的瞬间。


“震惊!夫妻二人端坐电视前激烈争吵,原因竟是?”


《马丽大夫》(马里奥医生)



我觉得这是老爸出差从南方带回来的新鲜东西,上一件新鲜东西是日立牌彩电和冰箱。




从这一天起,我基本没有怎么出过屋子。每天早早起来,期待着父母去捅开电视机接上游戏机,我好在被子里装睡以便偷偷地看。(小孩子是不能玩游戏的噻)



直到今天,我和电视机之间仍然有着不可描述的G点互动。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在经历了一周偷窥后,大量新名词接踵而来“魂斗罗”、“赤色要塞”、“超级玛丽”、“1942”、“恶魔城”、“冒险岛”、“马戏团”、“热血各种”;还有“N和一”,“水下8关”、“↑↑↓↓←→←→BABA”。



某天中午,我high high ppy ppy地偷窥着超级玛丽,玛丽经历一番苦战后只差一步便能救出公主了,但命运的玩笑的有些大,我们的水管工一个失误跳入了拯救公主的洪流中,最后一命就这么用掉了。


我“哎呀”了一声,这时大人回过头来:原来还有一双眼睛也在关注着玛丽。



之后的几天,妈妈告诉我游戏机坏了,拿出去修;游戏机借给了别人;最后我得到的说法是游戏机送给了别人。我的天,我还没有玩过一个游戏呢。


就这样又过了大概一周,某天半夜尿逼我醒来,迷迷糊糊中的我猛然看见父母正在玩《马里奥医生》可能是怕我发现,俩人小心翼翼的;我尿意顿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闭上眼睛,等我睁开眼一下子就到了2018年凌晨,发现我的女友坐在床上玩着《超级玛丽》。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任天堂生产的不是游戏机,可能是时光机。



我并不是个游戏迷



我玩过的游戏很多,打通关的游戏一个手都能数的出来,只有《魂斗罗》和《古墓丽影9》。至于软饭、任豚、索狗、育碧BOY、魔兽说书人、考据青年、Steam党、带狗流浪肥宅、抽卡狂魔、冷游戏达人等等完全没有接触过。我的游戏时间线很简单——FC,暗黑红警半条命,没了。



就在前不久女友去了一趟膏药旗国,带回来了任天堂Switch,改变了我对游戏的理解,甚至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偷偷玩FC的日子。



在秋叶原,她发来微信:游戏机买好了(红蓝配色)让我再选两个游戏,在我有限的游戏认知下挑中了《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和《马里奥·奥德赛》这两个任天堂的招牌IP。


虽然我知道有“怪物猎人”、“马里奥奥德赛”限定版本主机,但显然和一个妹子是说不清这些的,就像我理解不了口红色号。



随后的几日里,我进入到号称这个星球最好的开放世界——《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被无数次地虐哭后,我依然没有想要放弃的意思。


这个游戏设定很有趣:即使你没有装备支撑,但操作风骚技术过硬可以出生后直奔最终BOSS,将其干掉,游戏结束。或者你可以迂回一下,一边收集装备,欣赏风景,和npc互动(我喜欢趁旅行商人不注意撞倒他)一边解谜开脑洞玩创意(可搜索电锯狂魔林克),每一个小任务都有一定难度,但又不会设定得太难让你放弃,努努力就能实现,为什么不试试呢?



下雨天被雷劈死过,我歇掉了身上的金属装备,并制作了抗雷套,随即又被不明夜间野生生物干掉。



火山被烫死过,制作了抗火套,兴致冲冲跳进岩浆作死,死了。



雪山被冻死过,制作了防寒套,有幸没死,但爬山效率太差爬到死。



制作了爬山套,潜行套,游泳套…



甚至穿上女装...




为了拯救海拉鲁大陆,救出塞尔达公主,制作准备了各种套。



我并不是个游戏迷,但我可能沉迷了。



培养了新的游戏迷



话说某天晚上,我加班回家后,发现女友一个人对着墙像一个傻子似的甩来甩去,以我对她的了解,她疯了。


你能想象,一个女孩子,会把投影和Switch连接,启动Switch主机模式,用体感来玩超级玛丽?



我觉得一般女孩子肯定不会关心电子游戏尤其是主机游戏,所以我认为她疯了,任天堂让她疯了。


就在今天她对amiibo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告诉我如果买amiibo的话马里奥会有某些增益道具以带来更好的游戏体验,甚至还有限量的服装供马里奥更换。



我滴乖乖,任天堂把她培养成了游戏迷。



目前我的塞尔达基本可以对抗最后的BOSS,但一想到打完BOSS意味着某种程度上的完结,所以就让他继续在城堡里享福,让咱们的塞尔达公主再等等,为了把米法留下的武器做好纪念,我在海拉鲁买了套房子,把武器永久收藏在墙上,各位放心吧。



目前女友的马里奥已经过了5个国家,每个国家都竭尽所能地解谜收集道具,自己玩的很high就像玩游戏机的孩子一样。



她跟我说过她没有真正玩过FC,但在我看来她和曾经玩FC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谁让对面是任天堂呢。


                         这是小菜刀男友偷着写的第1篇笔记,过了今晚我还活着的话,

下一期给大家说说一道神奇的炒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