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名著《老人与海》结局篇

侠宝讲故事2021-06-12 09:56:37


<<老人与海>>

海明威的《老人与海》 讲述一个风烛残年的老渔夫一连八十四天都没有钓到一条鱼,但他仍不肯认输,而是充满着奋斗的精神,终于在第八十五天钓到一条身长十八尺,体重一千五百磅的大马林鱼.....


老人与海



眼下还是让鱼安静些的好,在日落时分别去过分惊动它。对所有的鱼来说,太阳落下去的时候都是难熬的。他把手举起来晾干了,然后攥住钓索,尽量放松身子,听任自己被拖向前去,身子贴在木船舷上,这样船承担的拉力和他自己承担的一样大,或者更大些。


我渐渐学会该怎么做了,他想反正至少在这一方面是如此。再说,别忘了它咬饵以来还没吃过东西,而且它身子庞大,需要很多的食物。我已经把这整条金枪鱼吃了,明天我将吃那条鲯鳅。他管它叫"  黄金鱼",也许我该在把它开膛时吃上一点儿。

它比那条金枪鱼要难吃些,不过话得说回来,没有一桩事是容易的。“你觉得怎么样,鱼?" 他开口问。"  我觉得很好过,我左手已经好转了,我有够一夜和一个白天吃的东西,拖着这船吧,鱼。”


"这条鱼也是我的朋友," 他说出声来。

" 我从没看见过或听说过这样的鱼。不过我必须把它弄死。我很高兴,我们不必去弄死那些星星。”想想看,如果人必须每天去弄死月亮,那该多糟。


他想月亮会逃走的,不过想想看,如果人必须每天去弄死太阳,那又怎么样?我们总算生来是幸运的,他想于是他替这条没东西吃的大鱼感到伤心,但是要杀死它的决心绝对没有因为替它伤心而减弱。


它能供多少人吃啊他想,可是他们配吃它吗?不配,当然不配。凭它的举止风度和它的高度的尊严来看,谁也不配吃它。我不懂这些事儿,他想。可是我们不必去弄死太阳或月亮或星星,这是好事。


在海上过日子,弄死我们自己真正的兄弟,已经够我们受的了。现在,他想我该考虑考虑那在水里拖着的障碍物了。这玩意儿有它的危险,也有它的好处。


如果鱼使劲地拉,造成阻力的那两把桨在原处不动,船不像从前那样轻的话,我可能会被鱼拖走好长的钓索,结果会让它跑了。保持船身轻,会延长我们双方的痛苦,但这是我的安全所在,因为这鱼能游得很快,这本领至今尚未使出过。


不管出什么事,我必须把这鲯鳅开膛剖肚,免得坏掉,并且吃一点长长力气。船还是好好的,他想它是完好的,没受一点儿损伤,除了那个舵把。那是容易更换的。他感觉到已经在湾流中行驶,看得见沿岸那些海滨住宅区的灯光了。


他知道此刻到了什么地方,回家是不在话下了。不管怎么样,风总是我们的朋友,他想,然后他加上一句:有时候是。还有大海,海里有我们的朋友,也有我们的敌人。还有床,他想。床是我的朋友。光是床,他想,床将是样了不起的东西。


吃了败仗,上床是很舒服的,他想我从来不知道竟然这么舒服,那么是什么把你打败的,他想" 什么也没有" 他说出声来。 只怪我出海太远了,等他驶进小港,露台饭店的灯光全熄灭了,他知道人们都上床了。


海风一步步加强,此刻刮得很猛了。然而港湾里静悄悄的,他直驶到岩石下一小片卵石滩前。没人来帮他的忙,他只好尽自己的力量把船划得紧靠岸边。然后他跨出船来,把它系在一块岩石上。


他拔下桅杆,把帆卷起,系住。然后他打起桅杆往岸上爬。这时候他才明白自己疲乏到什么程度。他不得不坐下歇了五次,才走到他的窝棚。


进了窝棚,他把桅杆靠在墙上。他摸黑找到一只水瓶,喝了一口水,然后他在床上躺下了。他拉起毯子,盖住两肩,然后裹住了背部和双腿,他脸朝下躺在报纸上,两臂伸得笔直,手掌向上。


早上,孩子朝门内张望,他正熟睡着。风刮得正猛,那些漂网渔船不会出海了,所以孩子睡了个懒觉,跟每天早上一样,起身后就到老人的窝棚来。


孩子看见老人在喘气,跟着看见老人的那双手,就哭起来了。他悄没声儿地走出来,去拿点咖啡,一路上边走边哭。许多渔夫围着那条小船,看着绑在船旁的东西,有一名渔夫卷起了裤腿站在水里,用一根钓索在量那死鱼的残骸。


孩子并不走下岸去。他刚才去过了,其中有个渔夫正在替他看管这条小船。


“他怎么啦?" 一名渔夫大声叫道。


“在睡觉" 孩子喊着说。他不在乎人家看见他在哭。


" 谁都别去打扰他。”


它从鼻子到尾巴有十八英尺长," 那量鱼的渔夫叫道。


“我相信,”孩子说,他走进露台饭店,去要一罐咖啡。


“要烫,多加些牛奶和糖在里头。”


“还要什么?”


“不要了。过后我再看他想吃些什么。”


“多大的鱼呀," 饭店老板说。"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鱼。你昨天捉到的那两条也满不错。”


“我的鱼,见鬼去," 孩子说,又哭起来了。


“你想喝点什么吗?" 老板问。

“不要,”孩子说。


“叫他们别去打扰圣地亚哥。我就回来。”


“跟他说我多么难过。”


“谢谢,”孩子说,孩子拿着那罐热咖啡直走到老人的窝棚,在他身边坐下,等他醒来。


有一回眼看他快醒过来了。可是他又沉睡过去,孩子就跨过大路去借些木柴来热咖啡,老人终于醒了。


“别坐起来,”孩子说" 把这个喝了。" 他倒了些咖啡在一只玻璃杯里,老人把它接过去喝了。


“它们把我打败了,马诺林" 他说。" 它们确实把我打败了。”


“它没有打败你,那条鱼可没有。”


“对。真的。是后来才吃败仗的。”


“佩德里科在看守小船和打鱼的家什。你打算把那鱼头怎么着?”

“让佩德里科把它切碎了,放在捕鱼机里使用。”


“那张长嘴呢?”


“你要你就拿去。”


“我要,”孩子说。" 现在我们得来商量一下别的事情。“


“他们来找过我吗?”


“当然啦。派出了海岸警卫队和飞机。”


“海洋非常大,小船很小,不容易看见,”老人说,他感到多么愉快,可以对一个人说话,不再只是自言自语,对着海说话了。


" 我很想念你," 他说。


"你们捉到了什么?““头一天一条。第二天一条,第三天两条。”

“好极了。”


“现在我们又可以一起钓鱼了。”


“不。我运气不好。我再不会交好运了。”


“去它的好运,”孩子说。


" 我会带来好运的。“


“你家里人会怎么说呢?”


“我不在乎。我昨天逮住了两条。不过我们现在要一起钓鱼,因为我还有好多东西需要学。”


“我们得弄一支能扎死鱼的好长矛,经常放在船上。"


“我去弄把刀子来,把钢板也磨磨快。这大风要刮多少天?”


“也许三天,也许还不止。”


“我要把什么都安排好,”孩子说。


" 你把你的手养好,老大爷。“


“我知道怎样保养它们的。夜里,我吐出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感到胸膛里有什么东西碎了。”


“把这个也养养好,”孩子说。


" 躺下吧,老大爷,我去给你拿干净衬衫来。还带点吃的来。“


“我不在这儿的时候的报纸,你也随便带一份来," 老人说。


“你得赶快好起来,因为我还有好多东西要学,你可以把什么都教给我。你吃了多少苦?”


“可不少啊,”老人说。


“我去把吃的东西和报纸拿来,”孩子说。


" 好好休息吧,老大爷。我到药房去给你的手弄点药来。“


“别忘了跟佩德里科说那鱼头给他了。”


“不会。我记得。”孩子出了门,顺着那磨损的珊瑚石路走去,他又在哭了。

那天下午,露台饭店来了一群旅游者,有个女人朝下面的海水望去,看见在一些空气酒厅和死梭子鱼之间,有一条又粗又长的白色脊骨,一端有条巨大的尾巴,当东风在港外不断地掀起大浪的时候,这尾巴随着潮水瓶落、摇摆。


“那是什么?" 她问一名侍者,指着那条大鱼的长长的脊骨,它如今仅仅是垃圾,只等潮水来把它带走了。


“我不知道鲨鱼有这样漂亮的尾巴,形状这样美观。”


“我也不知道," 她的男伴说。在大路另一头老人的窝棚里,他又睡着了,他依旧脸朝下躺着,孩子坐在他身边,守着他。老人正梦见狮子。




老人与海》现实版儿童剧

将在6月10号在厦门歌舞剧院上演,

想亲身体验的小朋友点击底部

『阅读原文』了解详情哦


小朋友们晚安!



天天听
侠宝讲故事



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