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玩老千生涯(28):重返游戏厅

我的电玩老千生涯2019-08-04 09:32:56

      第二十八章  重返游戏厅

 

回到宝安,似乎一切都变了,不知道是我变了,还是大家变了,在一起的感觉是那么的陌生。东仔找了混社会的王哥,黑白两道关系都好,调解了与豹子的矛盾,给了两万块,总算是平息了下来。

休整了这么长时间,我也应该重整旗鼓,让兄弟们看到曙光,于是我私下找大家聊了聊。

保时捷的态度明确,虽然对龙华的事心存芥蒂,我一个人跑到上海去逍遥,不顾他和耗子的感受,还输了那么多钱,他多少有些意见,但这事已经过去,千金难买重感情,只要我带头干,不是打架贩毒混黑社会,他都愿意和我一起干。毕竟是一起刀口舔血的兄弟,保时捷人虽然聪明,但也不至于在我身上耍滑头,而且他也比较有说服力,只要他的军心不动摇,耗子就不会,咱们三人最初打天下,元老不动,小弟们自然也不会动摇。

上一次从龙华回来,耗子的女友英子就向他摊牌,要么和她要么和我,二选一,耗子喜欢英子,还想和她结婚,他不得不考虑未来的事,所以耗子的思想摇摆不停,接风那天晚上也没有说太多的话。耗子想在游戏厅玩下去,他觉得我的门路广,只要是不犯法,他也能够接受,英子那边也可以保证。耗子的胆子一直就小,打架的时候是最后一个上的,有时候就远远的躲着,龙华回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不用英子说,他自己就害怕了好久。但我们这份感情耗子是放不下的,他出来混这么几年也知道,道义为先,真是大家有事,他拼了命也得来。

阿达想走,毕竟这里不是他的家,加之在游戏厅斗地主的收入也不是很乐观,还有秋子等六个人要带,分到他手里的很少。我和阿达毕竟没有生死交情,他有自己的门路,秋子跟了这么长时间,基本上的也学会了。我也没有留阿达,人各有志,看得出来他对我已经失去了信心,无论我怎么规划后面的事,他都坚持要走。

秋子等人的浮动不大,我回来了,大家也就有希望了,现在都已经成年,思想也成熟了起来,不会像以前那样吵闹,知道我们团队有了分歧,也没有拉帮结派。听说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常出去嗨,结识了一些人,对我多少有些意见,但毕竟这些人是我带出来的,知恩图报这一点还是明白。我也没有给大家做太多的思想工作,这一次是团队的磨练,谁要退出,我都同意。

阿深和暴牙听说我回来,巴不得我早点拿出信心,带着大家干事,他们原本就在游戏厅混了几年,我只是带头人,并不是他们的老大,大家之前是合作关系,根本不存在矛盾。

我开始部属团队。

女孩子去深圳市区的游戏厅上班,好与我们里应外合,为了不让人识破,她们自己还去办理了假身份证。

天天去了罗湖区的法拉利游戏厅,这个场地非常大,有五百多平米,去上班之前,我告诉了天天很多细节上的事,她对这个安排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关乎到团队的前途,也关乎到我的未来,她当然全力支持我。

狮子机压盘是一个新技术,比勾狮子要简单和高级,操作好别人看不到,用的人也少。我决定把保时捷培养出来,先弄这个压盘技术,他来压我来顶,阿深和暴牙都不适合,我不想把这个技术告诉他们,耗子更是不行,弄不好他一紧张就全盘皆输。

我带着保时捷,在海星电玩城练了几天,终于摸清了门道,也能收放自如,秋子等人在边上不注意还看不出来,服务员就更甭提了。

有了新门路,大家也有了希望,气氛也好了起来,于是,我决定带着大家到深圳市区去拼一拼。

天天这个时候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法拉利游戏厅,对于深圳来说,属于大型的机厅,里面的机器,应有尽有。

摸清楚情况后,我直接到狮子机,因为我的年龄看上去比较成熟,保时捷十几分钟后到,来了后就坐我的对面,不会相互看或是使眼色,因为天天会来替我们交换情报。我到了后,天天刚好轮班上狮子机的分,事先她就会给我讲,手里的现金多,我们根本没有后顾之忧。

耗子打外围,在游戏厅门口随便找一台机器玩耍,负责接应我们,如果我们被发现,追了出来,他好在门口制造一些动作来阻止追我们的人,阿洪和马飞跟着耗子。

这一次我没有叫阿深等人,一是我的技术不够成熟,二是不想他们知道我会这个。

一切都非常的顺利,在法拉利游戏厅一下午就搞了8万多。

接着半个月附近的几个电玩城搞下来,弄了五十多万。

兄弟们沸腾了,没想到我出去躲难,还躲出了门路,大家对我的尊敬,又回到了从前,保时捷和耗子也有了信心。

罗湖、湖田、南山和盐田,都出现了我们的身影。

好景不长,一场预谋等待着我们。

这一天下午,天天值班,给我打了电话,说手里有钱,让我过去。我急忙联系保时捷,他还在睡觉,得知要去法拉利搞钱,兴奋得脸都没洗便来集合。我带着大家过关打车前往罗湖,准备大干一场。

在游戏厅附近还有几百米的时候,我们就提前下车,准备分头进入游戏厅,我和保时捷已经快走到门口的时候。

电话响了,是天天打来的。

我准备不接,这不快到了嘛,但回头一想,不对,天天知道我要来,怎么还会给我打电话,她不可能催我,因为在游戏厅工作的服务员,不可能经常打电话,除非有急事。


一种不好的预感!

“龙哥,快跑。”

天天说完就挂了电话,气喘吁吁的样子。

我什么也没想,带着大家就跑,跑了好几百米,回头看没人。我叫分头全部打车走。

保时捷说:“怎么了,家里出事了?”

我说:“天天出事了。”

车里只有我和保时捷,我怕出租车司机听出什么来,示意保时捷不要再问。这一跑,天天还在后面,怎么办,但我不可能带着兄弟们再去游戏厅,肯定是被发现了,不然天天怎么会发出这样的信息,既然她被发现了,我带着这点人去就是送死,直觉告诉我,天天没事。

我急忙拨打天天的电话,她接了,说没事,正往回赶,等她回来了再说。

虚惊一场,把兄弟们急坏了,回到住处,大家都没说话,玩游戏这么久了,第一次遇上这样的情况。

没过多久,天天回来了,大家的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原来,狮子机最近老是输钱,老板看了监控,发现天天和我们有问题,根据眼神和动作,可以断定我们是一伙的,于是找了一帮人埋伏起来,等着我们上勾。天天不知实情,正常上班,还通知了我。幸好,天天在游戏厅认识了一个干姐姐,也算是负责人,老板召集管理人员开会通报了这件事,她赶紧通知了天天,让她快跑。

天天接到电话就离开了游戏厅,但已经被监视了起来,老板吩咐没有见到我们先不抓天天,监视的人就跟了出来,天天比较幸运,跑出来没多久,就看到了警察,但装着问路,跟着的两人就回头找地方躲,天天趁机跑脱。

我说:“没事就好,再也不能去法拉利了。”

天天说:“今天好剌激啊,像演电影一样。”

我说:“没被抓着了就是剌激,要是被抓着了,咱们现在肯定被打得半死,说不定要被砍手。”

天天说:“这不没被抓嘛,这次得好好的谢谢我姐姐,要不是她,咱们全完蛋了。”

我说:“简直就是恩人,得好好谢人家,过几天风声过去后请她出来吃个饭,送个红包,我们就不去了,你一个人去。”

天天说:“怎么了,怕了?”

我说:“不是怕,吃个饭有什么怕的,你不想一想,我一去,不就坐实了咱们一伙嘛?”

天天说:“你说的也是,还是你聪明。”

没两天,天天接到干姐姐的电话,游戏厅的老板把监控视频截图,发给了很多老板,现在我们成了好几家游戏厅的黑名单,只要看到我们,就要找我们的麻烦。

看来,深圳市区的游戏厅是不能去了,不过我们也赚了几十万,这个钱也算是冒着生命危险赚来的,分给大家后,也没有再去狂欢,大家都知道来之不易。

晓欣和灿灿继续留在游戏厅上班,她们并没有看到关于我们的通告,等事情过后,还有机会去她们所在的游戏厅。

燕子非常担忧我们的工作,无意间听说了法拉利的事,又劝我收手。

“别在做这个了,多危险啊,要是被抓住了怎么办?”

“这不没被抓住嘛,你老公我福星高照有贵人相助,事事都能化解。”

“你就吹吧,这次你把天天放在游戏厅,她要是被抓住了,你怎么办,去救她,那你也会被抓住,后面的事我都不敢想。”

“你就放心吧,没他们说的那么严重。”

“还不严重,你们最近都没出去,是不是被人家追杀?”

“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还追杀,哪有的事,游戏厅也只是怀疑我们出老千,没有直接的证据。”

“不管有没有事,你们这个太危险了,就不能做点踏实的事吗?”

“老婆,你就放心吧,现在我们到游戏厅玩都不像以前那么玩了,我们不作弊,就是简单的玩,我到合肥学了几招回来,要不哪天给你露两手瞧瞧?”

“又吹牛,你们做什么我又不是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