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游戏,吸猫,逛淘宝,但我还是好青年

职问2018-12-05 17:26:14


从“毒瘤”到治愈无聊

 

最不喜欢听到“游戏”二字的人,一定是父母。


我哥小时候很喜欢打单机“魔兽”。他那间常年不开门窗的房间里,总是传出游戏里的技能音效,以及劈劈啪啪的键盘声。直至有一次,我妈生气地把键盘砸得里面的小弹簧洒了一地。



上中学时,男同学们最爱讨论游戏攻略,和玩游戏不被爸妈发现的攻略。班上一个很机灵的男生,化学课上学习了“酒精易蒸发”和“蒸发吸热”的知识点后,经常拿酒精擦电脑,从此打游戏都没被妈妈抓过包。


那时候,如果爱打游戏,成绩再好的男生都躲不过父母一天一顿打;我妈常常说,你哥小时候可聪明了,就是打游戏学坏了。谁玩游戏,谁就是坏小孩,谁上了中学还玩游戏,谁就是幼稚。


不过网游盛行时,在我们这些小屁孩眼中,玩网游则是一件“有点酷”的事,因为他们拥有另一个世界的朋友。



一位师兄的QQ空间里,几乎每周都会更新一篇情书,对象是游戏里的“老婆”。“老婆”跟他解除“婚姻关系”后,他放弃了游戏账号,QQ空间再无更新,认真地失了一次恋。


而到最近,我仍然是那个打开电脑就爱玩扫雷的游戏盲,身边却越来越多人横起手机玩阴阳师和王者荣耀,女生朋友玩得比男生还好。


Sensor Tower商店情报平台的数据显示,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商店综合收入最大的30款移动应用中,25款都是手游,占据超过80%的份额;其中腾讯的王者荣耀排名第三,网易的梦幻西游排名第七。



我那个玩王者玩得最好的女同学Lily,回家过年玩游戏会被家里5、6个小孩围观,凭实力成为了孩子王。而她妈妈也没说什么,因为只要需要她帮忙做事,她“打完这局”就会真的扔下手机。


Lily是我身边最开始玩“王者”的朋友。她上班午休找同事“开黑”,下班在朋友群里抓几个人开个游戏小群,继续“开黑”。但她不是典型的网瘾少女,也没有在游戏里交过任何一个网友。有次打排位赛连输10场,Lily气得卸载了游戏。后来实在找不到别的事做,才又下载回来。


今年6月,极光大数据发布了《王者荣耀研究报告》。报告显示,王者荣耀的用户画像中,20-29岁年龄区间的用户群体最大,占比超过50%。



随着主流游戏的主要用户群体从青少年转移到青年,“游戏”二字不再是那个会让人上瘾的洪水猛兽,而成为了攻击力大大减弱的普通消遣方式之一。人们玩游戏不再废寝忘食,也不再以网上交友为目的。

 


王者荣耀,吸猫,逛淘宝


智能手机的出现,让人们发现自己多了好多时间。以前的上班族在回家路上有的低头看报有的目光涣散地发呆,现在的地铁里,只要不那么挤,大家都会低头滑着手机。


碎片时间一但被智能手机捕获,就再也不能空着。



上下班通勤的一个多小时,晚上在家的几个小时,不过脑的无聊的事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阴阳师和王者荣耀成为现象级的游戏,不一定是因为它们创造了人们的需求,而可能是大部分人选择了用游戏来填充虚无。


与其说是上瘾,不如说是习惯成自然。


有人游戏“成瘾”,就有人淘宝“成瘾”。


我的大学室友小菲自从大一接触了淘宝,就没再为别的事物如此着迷过。大一乖乖地淘文具,大二淘衣服,森女风、小香风试了个遍,大三开始研究化妆品,大四关注了全球各地的淘宝代购。



小菲零花钱不少,实际花在淘宝上的却不多。逛淘宝对于她来说就像逛街一样,只看不买。打开买家秀就知道自己穿上不会好看,但模特图实在太美了,于是放在收藏夹里,直到宝贝下架。


更健康一点的“上瘾”方式,是云养猫。


吸猫是Lily的第二兴趣。她本来只爱狗,前段时间网红阿拉斯加“撕家”意外流产,博主“国民老岳父”在视频里泣不成声,Lily那天晚上一直守着微博,就像守着撕家和老岳父一样。


“那天哭成傻逼。”她说。


后来老岳父养了一只猫,Lily也换到了一个养着一只大肥猫的工作单位,她从此走上了“吸猫”之路。瓜皮、萌萌,和已过世的楼楼、61,Lily对这些网红猫如数家珍,无论胖的瘦的,美的丑的,她全都喜欢。



就像追星一样,网红猫的主人接了广告,Lily会为他开心,不接广告的博主,Lily每个月都会去逛逛他开的淘宝店,买些可有可无的小东西。


吸猫逐渐超越了游戏的地位。每天晚上的“躺尸”时间,Lily会先刷一遍微博,确认看完所有的猫狗博主的更新,确认今晚没有直播,才会打开王者荣耀。如果有直播,她可以举着手机看两个小时,谁找她开黑她都不理。

 


全力以赴的白天,是为了虚无的黑夜


白天属于工作狂,黑夜属于一条条“废柴”和“咸鱼“,有趣的是,工作狂和废柴、咸鱼往往在同一个躯壳里。


八小时里追逐的意义已经足够了,晚上应该留给那些不那么有意义的事。

    

我下班回家的标准动作,是随机打开一集《请回答1988》,然后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即使对1988里的梗了如指掌,也能找到新的泪点;即使微博段子再无聊,我也许还能笑出声。



就像10年前,我妈在周末晚上喜欢开着电视,挽起袖子,开始拖地。偶尔突然停下来,看着电视里的“奖门人”节目哈哈大笑。



一天24小时,理想状态下第一个8小时工作,第二个8小时睡觉,第三个8小时里,4小时吃饭和通勤,最后4小时,才是真真正正属于自我的时间,真正属于生活。


在那4小时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同学小黄从银行回家已经8点多,还要回到房间准备CPA考试,睡前用10分钟总结当天值得感恩的事情,发一条打卡微博;


在社团里认识的美女Cherry在香港的证券公司工作,下班喜欢跟男朋友去小酌一杯,拍一组美美的照片,马上更新她的Instagram;


一个活得特别出世的师兄,回到家喜欢做家务,拖一遍地,认真浇半小时花草,然后打开郭德纲相声,被那些他已经倒背如流的段子逗笑;


同事Sam的4小时在地铁上开始,他一旦在地铁上坐下,就会拿出新买的Switch,玩超级马里奥。


有人疯狂考证增值自己,有人打游戏刷微博,有人养花养猫。没有谁的生活是高级的、标准的生活。疯狂考证的人不一定比打游戏的人拥有更美好的未来;打开一部剧就开始发呆的人,不一定比埋头苦读的人开心。


微博上有人问,做哪些事总能让你满血复活?有人回答,没有,顶多只能短暂的镇痛。



人们努力工作赚钱,追逐更优质的生活,却好像从不满足。


人们在那4小时里疯狂做自己,却依然找不到一个万试万灵让自己开心起来的方法,甚至有时会突然想要大哭一场。


陈奕迅唱着:


我不唱声嘶力竭的情歌,不表示没有心碎的时刻。


在空白的时间里,细小的负面情绪容易被放大,而大部分的年轻人不愿意做一个太抑郁的人。此时能填满空白、让你笑起来的一条微博、一局王者荣耀出现了,当然要不顾一切地抓住它。


洗个热水澡,吸猫,打一局王者荣耀,在对猪队友的咒骂中睡着,是我对那4小时生活最美好的想象。


-END-


Uber宝洁美图MBB

金融法律咨询丨四大快消互联网

北大清华人大南开丨厦大北外法大

通勤租房入职环境焦虑平等平凡回望

数据分析行研面试MECE丨WordPPTEx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