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OVER:让我们聊聊艺术、投币、通关与游戏

中国艺术批评2020-04-29 20:24:21

2016年11月27日,第七届艾佳生活新星星艺术节在郑州揭幕之际,《GAME OVER: 让我们聊聊艺术、投币、通关与游戏》,2016年中国当代新星星艺术圆桌论坛第一届也如期举行。


本次论坛由知名策展人、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主任郑闻主持,邀请来自全国的青年策展人、评论人共同参与,以最犀利的视角切入当下中国艺术的种种纠缠态,直接进入对于艺术生产机制及其社会背景、经济基础、消费模式、媒介控制的剖析当中。


我们今天就来直面这场中国当代新星星艺术圆桌论坛的现场报道:



2016年中国当代新星星艺术圆桌论坛现场


本次新星星艺术圆桌论坛的由策展人郑闻主持。会议嘉宾为吕澎、林书传、李国华、宁佳、宋振熙、海杰、尹丹、廖廖、胡斌、蓝庆伟、姜俊、王栋栋和姜晔。在简短的开场自我介绍后,论坛围绕着批评性的有效性首先展开,针对长久以来,艺术批评处于“失语”的状态。



郑闻


本次论坛主持郑闻援引“一切腐败的开始是从语言开始的”引申出本次论坛的主题:批评的有效性问题。郑闻说:为什么要把批评的有效性提出来,那可能就是说它真的遇到一个无效的状况了。他把本次会议的议题定为以下四个方向:1、艺术评论与写作。2、艺术生产与创作。3、艺术市场与规则。4、机构与个体的价值体系建构。


成都当代美术馆馆长及批评家蓝庆伟首先发言,谈到了合法焦虑性的问题。他引用了孔飞力在《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中满清统治者因大一统帝国表述与自身种族意向之间紧张挥之不去的合法性交流问题。我们的对立面的问题,这种焦虑性,是我们自身造成的,这个自身包括当代艺术内循环的自身,也包括批评的内循环自身。这个问题可能不是说体制问题,不是政治的问题,也不是意识形态的问题,而真正问题的本质,可能面临的就是资本的问题,以及资本权利的问题,蓝庆伟说:


“我们的批评家、策展人、研究者,在里面能有多少话语权,以及可以争取到多少话语权,以及如何伴随这样强有力的资本,共舞,我觉得都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合法性焦虑,这个新的焦虑。所以我基本上也是抛出问题,因为我想可能很多人都没有太关注这方面的焦虑,这方面的焦虑就是我们自身,以及我们这个生态链自身,我们讲生态链自身本身来构成的,这个构成与昨天我们研究中国当代艺术所多出来的一些问题。”



胡斌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批评家及策展人胡斌谈到了批评这个角色在全球范围内的一种变化,以及在当下,批评和策展的惰性问题。在全球范围内批评家的地位正在沦落,而批评家也正在同时做策展人,这就是批评家现在不得不以策展人的面目来介入到当代艺术格局之中,如此,才会有话语权,这与过去的独立批评家是不同的,这是一个全球范围下的情况,在目前的格局中,批评家出现了结构性的转型。


所以,现在的批评家、策展人在策展当中好像变成了一个比较封闭的词语的游戏,这个词语的游戏它成了一门技艺和技巧,它其实并不很真切的对应我们艺术家真正的面貌。第二是批评家的惰性。第三就是艺术家和策展队伍的圈子化。



廖廖


策展人及评论家廖廖谈到批评有效性实质上就是利益的问题和学术的问题,廖廖说:


“比如说你批评的时候,你赞一个艺术家还是贬一个艺术家,通常都取决于是你的利益关系,你的江湖立场,还是你的学术态度。我觉得批评的有效性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我说的是艺术圈的体制,艺术圈的体制跟上一代的体制都是一样的,大家考虑的问题还是利益问题,而不是学术态度的问题。”



李国华


李国华发言说:


“我觉得反思的话,如果今天我们反思资本的话,当然资本它也是有问题的,拥有资本的人,他的素养和它的品德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反思自己,就是说我们自己在提出所谓的标准的时候,我们自己有没有去尊重这个标准,我们自己有没有首先带头的去践行这个标准,所以这个还是蛮重要的。如果说我们自己在那里不遵守规则,我觉得就没有办法再去要求。所以我们这个批评也不会有效。”



林书传


策展人林书传直言不讳地说:


“听了这么多,大家参加了很多研讨会,也谈到了批评无效性的话,很多批评家就一个借口,就是生存的问题。我们永远不要把批评家生存作为自己失语的借口,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搞笑的事情。



海杰


影像批评、研究及策展人海杰认为当我们批评的时候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困境,我把它称为“雷洋式”的困境。它有个话语的死角,它追到一定程度上会把文化问题采用法律的途径来解决。特别是在影像学上特别明显。另外一个,它容易把质疑变成一个肇事者。


谈到艺术批评的无效性,海杰认为在批评文本中这种词语的转变就意味着立场的转变,一方面,的确削减了原先词语中的权力的威严,另一方面,随着这种威严的消失,批评的锋芒和批评作为一个独立的监督性机制也消失。艺术批评者把自己的身份界定为处在一个“灰色地带”的人。因为灰色地带最安全,学术批评从与艺术家、市场存在的可能性的距离中撤退。


大家都在说批评的问题,立场的问题,以及一些共同体的问题,其实这里面也有一个媒介的语境。媒介助推了这个恶习,艺术家或观众在面对这些情况的时候,往往保持沉默,不会给对于日益恶劣的艺术生态的批评助力,因为艺术家还要依赖那些导致恶劣生态发生的权力性人物。海杰说:


总体来说,为什么说批评无效,我觉得是不在一个频道,这是一个根本问题,因为你谈这个问题他谈那个问题,不在一个频道就必然无效。所以我们所做的就是把这里面一些运作的逻辑、运行路线,用批评或研讨的方式给它揭开来。揭开来有没有效果?这依然还是一个问题,所以批评有效性依然是我们期待的,它不一定就在实践中有效,它只是我们话语推进的一个方向而已。”



尹丹


来自四川美院的评论及策展人尹丹认为,在深邃和明晰性之间更多的人选择了深邃,而没有去选择明晰性。尹丹说:


对于今天的批评有效性而言,我们如果真的要追求有效性的话,更多的应该选择明晰而不是深邃。深邃很容易发展为一种智力游戏,这是我所看到的,或者说是话语的一种玩弄。如果要加强批评的有效性,这是一个需要根本性的来进行思考的问题,就是在深邃和明晰之间我觉得应该选择明晰性。”



王栋栋


批评家王栋栋认为一切的问题我们在语言的破绽中去寻找。谈批评的有效性首先要谈批评家的角色和批评家的身份。王栋栋说:


“如果你要谈一个实在的身份那就没法谈了,没有有效性可谈。有效性是个很矫情的说法。所以它真正要做的是什么工作,我觉得真正要做的工作是对语言的问题,对具体的概念的一种追溯,和对普遍性的哲学性话语的一些推敲。所以说批评家他本质上应该是一个作家,当然它应该不同于文学性的作家,而是一种概念性的作家,但这种作家是不能伤情的作家,概念性的作家,其实是一种很苦的作家,你是对这种东西的一种选择,你选择了它,你可能选择也是很有效的,因为它非常磨炼人的。


我觉得在现在是这样的,在现在很多时候是低端的,因为现在展览太多了,泛滥了,在过去少的时候我们写一下实际上是活跃这个生态,因为现在这个生态它活跃的已经烂了,不需要再活跃了,所以我们应该做一些超越这种具体事情的一些普遍性的,更高层面的工作,这是对批评家这样一种工作,这样一种人格的自我提升。不然的话我们做的东西就真的无效了。”

(部分文字未经王栋栋本人校对)



宁佳


来自四川美术学院的宁佳认为,批评有效和失效每个时代都会讲,并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碰到的唯一的一个问题。就是你不要把批评当做是身份的一个确定,更多的它是自我反思也好,可以反思,这个反思就是自我,算一个修行的过程也罢,或者是自我角色的一个确定也可以,别把它当作一种职业。


这种尴尬的现实是大家经常将批评家与策展人的身份混淆,这个亟待厘清。特别是在以资本主导话语权的大环境下,策展人需要有博弈的勇气和智慧,而批评则要义务反顾的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和角色认定。宁佳说:


“为什么关于批评我们现在感觉到会失效,因为矫情的人文时代已经过去了,那我们就来谈谈好玩的东西,我们投下一块币,我们怎么来通关,怎么来解析今天的游戏规则。实际上,这对于了解今天我们身处这个时代,它的背景、它的现状、它的结构,才会是有效、或者有意思的地方。”



宋振熙


杭州中国美术学院的宋振熙认为不管是批评家也好,学者也好,还有策展人,大家应该是打通的,应该是在交流的,就是一个圈子,就应该去互相刺激。你不刺激的话,单靠一个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大家可以发现其实更多的艺术小组和团队给我们带来的东西会更多,这是一种更好的生产方式。他说:


“我们策展人也好,还有一些艺术经纪人也好,其实在这个环节里面要起到一个搬运工的概念,也就是说我们要调节资本之间多和少的关系,想办法把它们捏合到一起,或者是能够使用最大的范畴。这个是比较重要的一个工作。


学院是艺术家生产的大户,但是学院里的老师早就分两派,一派认为艺术家是教出来的,一部分认为艺术根本不可教。因为我们学院经常会有这种之争,包括杨福东、还有邱志杰,他们都有不同的见解。”



姜俊


艺术评论家姜俊对比了法国、美国和德国的艺术批评系统,他认为艺术批评能否独立,在于你是嵌生在这个艺术系统里的哪一个地方。如美国的艺术批评嵌生在艺术系统的销售环节上,德国是在媒体环节上,不与画廊和艺术家本人发生联系。也就是说在一定程度上批评家的独立性多多少少可能是来自于其他方面,而并不是说来自于你嵌生在这个艺术系统里面,如果你嵌生在这个艺术系统里面你是不可能有独立性的。而且一直以来就从来没有独立性。



姜晔


来自上海K11的姜晔说:


现在大家都觉得艺术批评其实更像艺术评论,在最早西方艺术评论史就说艺术批评就是有艺术作品,评论家观点,还有文化背景。但我们现在都是看了很多很多的作品,一点点的文化背景,评论家的观点几乎没有,基本上就是说这个作品怎么样,说一下这个作品,展览怎么样。他其实并没有带有自己的观点,其实评论家的偏见现在是越来越少了。其实现在很多评论家都是被吹捧,就是捧出来的。”



吕澎


新星星艺术节学术总监,著名批评家、艺术史家吕澎表示,尽管今天是处在一个需要讲究游戏规则的时候,需要很具体来讨论工作的方式的背景,但是还是应该坚持思想的独立性,来从事批评工作。


其实若干年来的批评的缺失核心的问题就是没有思想,如果有思想的话我们的批评是在的。当然有些实际问题我觉得其实大家都已经涉及到了,比如说生存问题,我觉得这些没什么好讨论,因为这些问题都是个人问题,你死你活,这个就是你自己去想办法了。但是你要做这份工作,或者你要进行艺术批评,那么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在这方面有所成就,有所作为。所以批评的有效性我认为还是要坚持这个东西。


艺术和今天社会关系,这是没法避免。其实我们讨论的所有问题其实都是跟社会有关系,只是发生什么样的关系,如何其看待,如何去处理,这个非常重要。


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下新星星艺术圆桌论坛的现场图片:



- END -





 



互联网家居生态开创者 | 地产3.0践行者 | 家居共享经济倡导者
艾佳生活创建于2015年,是服务于城市新品质用户的互联网家居生态平台。以“成就生活之美”为价值主张,通过整合优质地产、品牌家居、品质家装、优秀设计、金融服务、物流安装服务等资源,构建互联网家居生态,用共享经济模式创造价值、实现共赢,为客户提供“省心、审美、省钱”的优质“全品家”服务,真正满足“把样板间搬回家”的市场诉求。自创办以来,艾佳生活保持了令行业瞩目的发展速度,2016年由达晨创投与正和岛基金联合的数亿元A轮融资创造了中国大家居产业的里程碑,市场估值已超10亿元。


www.ihomefnt.com

从房子到家,成就生活之美


关注中国艺术批评,

关注中国当代艺术的过去与现在,

构建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

我们与您一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