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最受欢迎的“掌机”和历史上不受欢迎的“掌机”有什么差别?

游戏机实用技术UCG2019-06-21 09:33:37

根据近期日本MC单周硬件销量统计,NS单周销量约5万台,PS4虽然总销量依旧遥遥领先但单周销量为2万台。


而实际上NS自从发售以来就攻势迅猛,从本年3月份到现在仅半年销量便已经突破500万大关,而10月份独占大作《超级马里奥 奥德赛》还未发售,可以预见NS的销量在近期还会迎来一波上扬。如果把“家用机和掌机混合体”的NS放在掌机一边,在任天堂逐步将资源从3DS向NS转移,PSV销量不见起色的今天,如此喜人的涨势确实可以被称为“当下最受欢迎的掌机”。


而远在1995年“Genesis Nomad”(一般在国内外被称为“Sega Nomad”也就是“世嘉游牧民”)承载着世嘉在掌机上的最后希望走向战场,然而如同世嘉无法挽救自己在家用机界的命运一般,游牧民在掌机界的征战也止步于1999年。最终在整个生命周期内,游牧民销量仅100万,不仅无法和它的对手Game Boy比肩,甚至连自家的Game Gear也不及。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发售日期相距20余年的这两款掌机的命运有了这么大的差别呢?



硬件标准


Sega Nomad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学校的课后电子游戏生活还没有今天这么丰富,在单机电脑游戏占主流的年代,电脑也并不算普及,10GB硬盘64MB内存的笔记本电脑就要两万余元,而台式电脑也不便宜,更多时候还要跑出学校到网吧里才能愉快游戏,而回到宿舍里没有电脑的话,喊一声“打牌三缺一”大抵总是能叫到人的。而在这时候如果有人神秘兮兮的从包里摸出一块“大黑板砖”,那么恭喜你,你的课余游戏生活就要丰富了。


游牧民在发售之初各方面就显示出各种超高的的规格。首先从外观上来说,视觉冲击力就很强,将其称为“大黑板砖”是一点不过分的,将近5cm厚的机身在掌机界已经是无人能敌,想必未来也不会有厂商挑战这一标准。


而屏幕主打“大屏、彩色、高分辨率”,3.5寸320x244的分辨率以如今标准衡量可能并不够看,但其主要竞争对手Game Boy只拥有2.5寸160 x 144分辨率的黑白屏幕,至于彩屏则要等到1998年的Game Boy Color了。


操控方面,游牧民的按键则是完全继承了我们熟悉的Mega Drive,左方方向键丝滑顺畅,右方六键则是格斗游戏的黄金搭档。而最令人惊异的是下方有一个标准的MD手柄插槽,当我们插上MD手柄时,游戏即可识别2P,游牧民实现单机双打就是如此简单暴力。

▲右部的输出端口连接电视可以输出画面,使游牧民化身为标准的MD。


在机能方面游牧民是近乎恐怖的,游牧民“摩托罗拉68000”这款CPU就是直接移植自MD,这也叫就意味着这款掌机拥有着与家用机完全相同的机能,虽然在1994年末世嘉的下一代主机“土星”就发售了,但能够将上代主机还未完全退休时就缩小到掌上大小绝非易事。由此游牧民在续航上也付出了惨痛代价,6节电池的巨大电池仓仅能支持2到3小时的供电。


Nintendo Switch



从代号NX到如今的Nintendo Switch人们对这款任天堂的新机做出了很多新奇夸张的猜测,而如今这块面纱如今已经揭开半年多,各种参数玩家已经心里有数。1280 × 720的屏幕虽然分辨率一般,但6.2寸的屏幕在手持设备中还是比较大的。而NS机能方面探索的还不够清楚,因为作为一台刚发售半年的新机,还没有作品能够展示出NS的全部机能,不过通过现今发售的游戏我们还是能看出一些端倪。


与前代主机Wii U相比,移植的《塞尔达传说 荒野之息》和《马里奥赛车8 豪华版》拥有更好的贴图和更高的抗锯齿能力,也就意味着NS机能胜过自家的前代主机。


而从近期公布的《毁灭战士》来看,贴图和细节比较模糊,确实和PS4存在一定差距,若把NS算作家用机它的机能确实是不及它的竞争对手的。但若把它算作掌机概念则不一样了,过去家用机游戏向掌机的横向移植一直都很困难,往往厂商会为掌机单独制作一个版本,而NS模糊了这个机能壁障,如今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体验这样的大作,可见NS作为掌机的机能还是不错的。

▲外国播主Cycu1截取的直面会和PS4的对比。


Nintendo Switch之所以能够被称为Switch就在于它有趣的掌机和家用机之间的切换功能,它能够做到在家用机和掌机间无缝衔接。有事外出?没关系拔下NS在路上依旧可以进行游戏。想和朋友在大电视上一同游戏?没关系,把它插回底座它就是家用机了。而NS的标配手柄Joy-Con手柄同样贯彻着“Switch”的概念,它能够和主体合体成为一个完整的掌机,也可以变换为一个完整的手柄,甚至当朋友来你家的时候它还能一分为二,颇为有趣。


对比


看完前面游牧民和NS的硬件介绍,各位读者恐怕对把这两款掌机摆在一起的原因已经心中有数,因为NS和游牧民概念实在太像了,掌机和主机切换两者兼有,单机双打两者兼有,就连机能上两者的选择都有相似之处——它们的机能都和自家的前代主机相近。但就算是双胞胎两个人的人生都会天差地别,而这两款游戏机也是同样的道理,就算概念上高度相近,两者的灵魂却完全不同。


世嘉是用家用机的思路做掌机,而任天堂则是用掌机的思路设计家用机。


前面也提到过,作为在上世纪末发售的掌机,游牧民选择“兼顾掌机和家用机”“单机双打”作为卖点是完全没问题的,甚至非常有先见性,在宿舍或者户外加一个手柄两个人就能愉快双打,而在家里接上电视我们能得到更好的体验。但终归这只是一种美好的设想,整个游戏机停留在“把家用机MD缩小它就是一台MD掌机”这样的美梦中,但MD的硬件即使被压缩后,也很难达到掌机标准,6节电池的电池盒和机身共同的重量给手腕很大压力。

▲手柄也足有一个掌机大小了。

而我们要实现双打时,游牧民并没有单独的便携手柄可用,我们还需要再拿上一个个头不算小的MD标准手柄。但这还不算完,由于1P玩家的操作按键是游戏机本体上的,如果1P操作时导致屏幕晃动,那么连接的2P玩家可能会因看不清屏幕而导致失误操作。

▲世嘉采用“游牧民”这个名称是希望玩家像游牧民一样自由自在,无论在何处都可以进行游戏,但官方宣传的这个“Anywhere”恐怕是很难实现的,因为你时时刻刻都要担心电量。

由于采用了家用机级别的芯片,游牧民耗电飞快,二到三小时的游玩时间勉强能接受,但时间一到我们就需要更换电池,且不说电池也有一定资金消耗,对于一些没有存档的横版过关游戏,更换电池就意味着当前的进度就将付之东流,对于以这类游戏为主的MD软件阵容,这样的游戏体验很不友好。实际来看如果要求续航,就意味着充电器是必要的,而结果是玩家大多时候只能在室内游玩。


反观任天堂,其在宣传中并不把NS形容为一台“有着家用机性能的掌机”而是“一台有便携机能的家用机”,但这不意味着NS有家用机血统在掌机模式上就有所怠慢,相反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设计是优先为掌机模式和户外游戏考虑的。


NS要出门实现双打时,无需携带标准手柄,把Joy-Con手柄拆下来即可实现。不用多配一个手柄既节省了空间又降低了联机门槛,给玩家户外联机创造了很好的机会。而可拆卸的手柄和支架的搭配也攻克了游牧民的难题,显示部分和控制器是分开的,无论是1P玩家还是2P玩家都可以稳定地进行游戏,无需担心游戏过程中产生屏幕的多余晃动。

▲NS的电池占比还是比较大的,但Tegra X1作为一款风扇才镇得住的芯片功耗也不小。

在玩家普遍要求机能“强!强!强!”的今天,任天堂看似有些逆潮流的选择实际上也是明智的,Tegra X1将机能、耗电、造价控制在了一个能接受的水平,NS 3个小时的续航不算很长,但选择与现役主机机能持平的芯片势必要剧烈的增加能耗,续航的缩减和电池重量增加将会让NS便携的优势丧失殆尽。若开发低功耗高性能的芯片,其开发费用将要平摊在每个消费者身上,这对一款新主机的普及是很不利的。


通过这些硬件对比两者的差别也逐渐明了,纵然设计概念相似,但游牧民的设计中有着太多家用机的惯性思维,缺乏对掌机用户需求的考量。而NS则集成了任天堂多年掌机家用机开发理念之大成,在两者之间求得了一个很好的平衡,故而两者的销量形成了巨大的差距。



软件策略


Sega Nomad


游牧民在游戏软件上即使在整个掌机历史上也比较特殊,其它掌机大多有一些独占软件,最不济也有一些移植作品,而游牧民什么都没有。是的,在它短短的生命周期中没有一款专用软件发售,因为它的软件均来自MD。

▲MD卡插上是要长出一截的。

自古以来游戏业都是软件定成败。正所谓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对于拥有着和MD相同硬件的游牧民来说,大多MD玩家对它都提不起兴趣,就是因为它没有一款独占软件。但反过来没有MD的玩家都对它兴致盎然,因为它可是能玩MD游戏啊!而且不看电池的话还能随时随地玩啊!

▲实际上游牧民并不支持MD的各种扩展设备,但一套设备落上去还是颇为壮观。

山内溥在FC时代开创起来的任天堂帝国坚若磐石,无数挑战者纷纷倒下,唯有在1988年的世嘉MD在美国站稳了脚跟能真正意义上和任天堂分庭抗礼。作为世界上第一台真正意义上的16位机MD的机能在当时是非常优秀的,也留下了众多优秀游戏,1995年的游牧民就像一位吟游诗人,纵使老英雄MD功成身退,也依旧传颂着他曾经的辉煌。


世嘉有着多年街机游戏的制作经验,其家用机也向街机看齐,MD的“摩托罗拉68000”也是当时街机常用的一款芯片,故而街机移植在MD上是一个重要软件策略,而MD的6键手柄非常适合街机的格斗游戏。试想不用去街机厅投币,自己在家就能和小伙伴搓一盘体验优秀的《街头霸王Ⅱ》何其畅快,若是你拥有一台游牧民带到学校,等着打机的小朋友怕是要排成行。


而MD的第二大法宝则是动漫改编,和如今动漫改编大多蹭动漫热度榨取Fans钱财不同,在热血战斗和运动题材动画全面开花的年代,依托当时MD的强劲机能,和游戏厂商的认真钻研,MD上诞生了许多优秀的动漫改编游戏,如《狮子王》《灌篮高手》《龙珠Z武勇烈传》这类佳品,更有《幽游白书 强魔统一战》这样的MD格斗神作。

▲MD的《幽游白书 强魔统一战》着实是经典中的经典,至今还有玩家钻研其中的技巧。

各种橄榄球游戏在国内看来并没有什么人气,但在遥远的美国这就是开疆拓土的利器。FC时代虽然有一些运动类游戏,但终归画面表现力有限,而到了16位机时代依托机能的进步,这类游戏才全面开花。之所以世嘉能够在美国积聚可观的人气,运动类游戏功不可没。


Nintendo Switch


NS即使到现在软件阵容都不能用丰富来形容,但数量不够质量来顶,基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部话题大作推出,每每这样的作品一经推出就足够玩家坚持到下一部大作发售了。


在NS羽翼未丰的初期,移植可以说是解决游戏荒的最佳手段,而任天堂将这招用得出神入化。原定为Wii U最后大作的《塞尔达传说 荒野之息》从2015年一直延期到2017年,并一转身就成为NS的护航大作,仅凭其一己之力就撑起了NS的一片天。而热度刚刚散去一点,《马里奥赛车8 豪华版》就又一次牢牢吸引了人们的视线,加强移植版给被Wii U低普及率困扰的玩家一个重新认识这部优秀作品的机会。


而在最近第三方的卡普空也把自家在3DS上的《怪物猎人×》移植过来以示诚意。就这样在没有太多软件的情况下,NS还是成功聚揽了相当的人气。相信随着装机量的提高,不久将来会有更多优秀作品移植到NS平台,这无论对持有NS的玩家还是对期望参与进来的玩家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独占大作往往就是一部主机的生命根本,而作为一家软件硬件相结合的厂商,独占大作对任天堂有着非凡的意义。即使在N64时代任天堂的低迷时期,《超级马里奥64》也凭借几乎每个购机者人手一份的恐怖销量将N64推广开来。而这次的《超级马里奥 奥德赛》能否成为NS新的起点?就在10月我们拭目以待。


独立游戏是任天堂的一张好牌,NS前期的大作真空和Unity引擎的支持让NS成为了独立游戏的乐园,各种独立游戏纷纷加入NS平台,而在最近任天堂的夏季独立游戏大会上,也有不少精品独立游戏纷纷亮相,相信在未来独立游戏在NS上也将成为一支重要力量。



对比


游牧民和NS并非同时代机体,相隔20余年,两者的软件策略并没有太多相似之处,但反过来有一点却是从根本上相异的,游牧民只是一个MD的兼容机,因而它的软件全仰仗于MD,并没有属于自己的软件,这就导致玩家购买欲望不足。


而NS除去几个移植作品,现今的《油彩军团2》销量喜人,而未来的《超级马里奥 奥德赛》和《异度之刃2》也都已经蓄势待发了。之所以费心费力也要推出这些作品,究其根本独占作品对一部游戏机意义重大,吃老本固然在一时会占到软件丰富的优势,但从长远来看要吸纳新的玩家独占游戏的吸引力是必要的。



后记


经过一番对比之后我们可以看出游牧民确实有一身缺点,而这些缺点掩盖了世嘉在掌机路上探索的远见和勇气。如今有玩家又拿起游牧民,将原来的干电池包改装为锂电池,把屏幕改为全新高亮的液晶屏。拂去灰尘,我们会发现它其实是一部非常好的掌机,只是概念超越那个时代太多和一些市场的错误预估才导致了它的失败。


而在这相似的设计概念下,任天堂对NS的硬件做了一个很好的取舍,制订了不错的营销策略,当下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巨大的失败和巨大的成功或许只差这么一点点。


最后说句题外话,实际上在推出游牧民之前世嘉的构想更加宏伟,他们希望新的掌机能够带有触摸功能,但因为成本问题只好作罢,假如世嘉成功的推出这款触摸掌机,或许今天的掌机市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吧。



番茄沙司 本文作者

并没有特别爱吃番茄酱

喜欢模型和风格特别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