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厅的小社会

怀旧90后2019-01-15 17:18:44

【游戏厅的小社会】

 当年的90后,现在也做了父母了。所以对于小孩喜欢游戏游戏而沉迷其中,往往也就怀着宽容和劝导的态度,而不是如他们还是孩子时的大多数父母那般,见了玩游戏的小孩如见了毒瘾少年。

 90后还没长大的年代里,玩游戏要考虑的不是配置多高或是充值多少,总的说下来,不过注意两件事:如何把几元的饭钱分配出一两个硬币去游戏厅,其次则是如何对父母解释放学晚回家的问题。

 在那时里,敢去游戏厅的若不是父母已经不太管了的半大孩子,便是年纪与胆子成反比的耍娃。这两类未成年,往往都沾染着一些市斤气息,热衷于对四周表现自己的成熟。于是游戏厅和网吧这类他们常光顾的场所,往往也就有着和这些孩子一样的直率且狡猾的气息。

 我小的时候,有幸去过一次这样的游戏厅。或许是因为幼时我在家人眼中是个喜欢看书的乖孩子,某几次我提出要出去玩的时候,家人也往往表现得比我所知的同龄人要大方一些:别家孩子出去玩只能带个两三块,多不过五块钱,我却能带十块。

 游戏厅内里,也有一个小社会。用当今的话来说,就是“有钱真的能为所欲为”。你有钱,就算你从没玩过这些游戏,就算你只是强装内行,也总有人愿意同你玩,并且热心教导。我因此也通过游戏币认识了些“一见如故”的小朋友,和现在成年后的一些社交,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我故乡那边的游戏厅,最火热的游戏是《拳皇》,大约是因为和现在的游戏一样,讲究技巧,可以“秀操作”。若是谁能通过一个游戏币不停通关晚上一下午还没结束,还能对老板要求保留进度,于是下次来还可以继续玩下去,便成了耍娃们中最值得尊敬的人了。

 我却不喜欢那个,当时觉得太难,现在也觉得太麻烦。我常玩的,是《西游记释厄传》。我玩的这个游戏有两个好,一是它冷门,排队等不了几分钟便能玩,二是它简单,不用去花心思记什么时候怎么转摇杆按什么顺序按键,只需要操控着孙悟空挥着金箍棒,时不时按个键使用一下道具,也就能打下去了。

 或许是这个游戏,也可能是别的原因。总之到了现在,我仍然无法感觉需要记操作技巧或是约定俗成的规矩的游戏的乐趣,仍然是喜欢简单而爽快的那类游戏。只可惜我愿意和他们一起玩游戏的朋友或是恋人,在游戏这方面上的爱好,都和我不同。于是我只能一个人玩,玩了几局下来却总找不回小时候一个人慢悠悠投币打妖怪的愉悦感了。游戏到底是为了和朋友一起玩的愉快,还是为了自己一个人的爽快呢?至今我也想不明白。

 说回游戏厅。游戏厅也不全是我上面说的那样简单的快乐,我既称呼它为“小社会”,那它自然也和真正的社会一样,有着灰色的地方。在我故乡那边,除了单纯是投币玩游戏的那一类游戏机,还有赌博用途的老虎机或是成人才玩得起的翻牌机。

 老虎机是一个和游戏机差不多的机器,没有摇杆却一样有几个键,我想90后大约都或多或少见过,也就不多描述了。没有屏幕,上面是串成一个方形的一排红灯,中间印着在那时算得暴露的美女图,投一个硬币便可以下注,赌那串红灯会在什么地点停下。不过和天底下的所有赌博一样,赢少输多,虽然那时的小孩儿一般也就顶多十来块钱的输赢,却也一般“赢了的想继续赢,输了的想翻盘,谁都别想走”。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自己赢了十块钱,当时很高兴,现在想来,在那之前我已经输掉了更多钱了,不应该高兴才是的。

 翻牌机我只见过,却没有玩过,所以也不知道规则。似乎是每次下注都是最少一百,称为“上分”。交了钱,老板便用钥匙戳进机器上的锁孔拧一圈,于是机器上的数值就增加了一万(大概是)。听说这和只能投一元硬币的老虎机不同,是货真价实的赌钱了。能装上这种游戏机的游戏厅,一般都比较偏僻,老板也往往长着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店里虽然也有其他游戏机但基本无人问津,玩家也往往是一些嬉皮笑脸骂骂咧咧的混子,叫人快活不得。

 我曾听说过我高中一位同级校友,因为偷配了翻牌机的钥匙,在游戏厅自己偷偷上分,被老板抓住,打折了腿。之后怎么样了,却也和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一样,没人知道了。

 前段时间我回过了一次故乡,却发现我还在读小学的堂弟放学便回家玩网络游戏,如果家里人不高兴便借故去网吧。街上也没有再发现用窗帘封着门,内里传来童音的骂娘声和拍击按键的声音的店铺,反倒是网吧大街小巷地开起来了。

 偶尔听说朋友说起有一个游戏厅,到了一看,却发现全是捕鱼机、老虎机等与赌博有些微挂钩的机器,老板还会殷切地端茶送水,消费也不便宜,却不是给小孩子玩乐的了。大约游戏厅的确已经死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