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开一家游戏零售店

触乐2018-12-05 15:11:47
如今经营一家游戏店铺正变得越来越困难,在运营成本上升、网络渠道便捷以及数字版越来越普及的趋势下,实体店铺真的会走向消亡吗?



1985年至今,乔尔·里普莱(Joel Riplie)已经开了45家电子游戏商店。里普莱将每家店名都叫做“Video Game Exchange”。开店对他来说就像真人秀——找到一个场所,稍作装修,在店内摆满游戏,然后开始经营。如果有人提出合适的收购报价,里普莱就会将店面卖掉。


“每当有人想买店,我们都会去仓库,腾出一些空间存放游戏,然后再开另一家店。”当接到我的电话时,里普走到远离顾客的后屋讲话,因为他觉得我也许想把他的店买下来。


通过这种做法,里普莱在美国各地生活,还开了几十间小店。据里普莱说,他至今仍有一个足够存放许多游戏的仓库,如果“明天”条件合适,他可以再开十家新店。


但近几年来,似乎没有太多人想购买里普莱的店面了。里普莱在七年前开的一间店至今仍在经营,向他求购游戏店的电话越来越少。



这不算新鲜事。在互联网销售和大型公司的冲击下,个体店越来越难以参与竞争,而游戏行业还带来了其他独特的挑战。在2017年,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在线购买游戏,就连游戏零售业巨头GameStop的经营也显得步履维艰。


里普莱计划加大对在线销售的投入,他给自己的零售店留了最后5~10年时间。“在10年或20年后,我不确信这间店是否还继续存在。”他说,“我真的不知道。”


Trade N Games是位于密苏里州芬顿的一家游戏店,老板贾森·布拉萨德(Jason Brssard)也计划在5~10年后退出。“我觉得十年以后,游戏零售行业将会消失。”他说,“我的意思是,还会有一些店卖收藏品,但如果你要为两名全职员工开工资,花几千美元付房租,那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为了了解为什么某些游戏店主有这种想法,Polygon最近试图挖掘在美国经营一家独立游戏店的成本,并在这个过程中与超过15家游戏店的老板进行了交流。他们当中有人认为游戏店将长期存在,原因是忠实的顾客和复古游戏收藏家数量上升,不过绝大部分受访者都认同,面对不断增长的挑战性,经营游戏店正变得越来越艰难。


贾森·布拉萨德(Jason Brssard)的Trade N Games游戏店


批发费用


许多游戏店店主发现,他们并不是游戏行业的一部分——他们处在边缘地带,必须遵守发行商们的规则。比如,销售新游戏。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游戏店店主可以花大约25美元从分销商那里批量购买一款NES游戏,然后以最高可达50美元的价格来销售。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如果放到今天,每卖出一份游戏的净利润接近50美元。


但在2017年,我们经过调查发现,如果一款新游戏零售价格60美元,那么游戏店批量购买它的最低价格为49美元,最高可达59美元,绝大多数时候介于50~55美元之间。这意味着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一家店每卖一份游戏能赚11美元。然而很多因素导致他们不可能赚那么多。


大多数情况下,游戏店购买一款游戏要花更多的钱——在我们走访的所有店铺中,只有一家近几年曾以49美元的价格批量购入零售价格60美元的游戏。作为条件,他们往往需要购买几百份游戏,而这也是许多游戏店所无法承受的。另外,他们还要考虑房租、员工工资、企业经营成本、游戏的运输成本、税收、信用卡交易的手续费等因素。


刨除店面成本,许多游戏店如果能将购入的所有游戏拷贝都销售出去,那么他们每卖一份的平均利润大约五六美元。但如果一家店还没有卖完存货,发行商就决定降低一款游戏的官方售价,情况将会变得更复杂。



“如今电子游戏降价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频繁了。”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埃夫拉塔的游戏店Complete in Box老板斯彭塞尔·布罗斯曼(Spenser Brossman)说,“有时我们会花60美元的单价订购一批游戏,不过也许一周或一周半后,价格就会下降到40美元。”


在这种情况下,游戏店必须猜测在一款游戏降价之前,他们能卖出多少份。就像赌博一样。


“我总是对伙计们开玩笑说,我永远会猜错。”布罗斯曼说道。


在接受采访时,几乎每一个店主都会赞赏任天堂——作为一家发行商,任天堂通常不会降低游戏零售价。但部分受访者指出,在2016年秋季,其他发行商的一些游戏作品,例如《天生战狂》《使命召唤:无限战争》的降价速度远比他们预想的更快。


“说到《天生战狂》……这款游戏在不到一周时间里降了10美元,这意味着我们赚不到任何利润。”加州洛杉矶游戏店World 8老板埃德加·加西亚(Edgar Garcia)说,“所以我们只想实现收支平衡。不过这时候《天生战狂》评测出来了,或是因为《守望先锋》得到了更多好评,它又降价10美元。要知道我们每卖出一份《天生战狂》,就会亏损10美元。”


“这些游戏的利润率太微薄了。”游戏店Stateline Video Games的老板弗兰克·邦德(Frank Bond)说道,“我有一整柜子的游戏在网上销售,我可能花了52美元购买,而现在的售价才15美元或12美元。”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个体游戏店早就不再销售新游戏,而是专注于卖二手游戏和其他服务。



布罗斯曼几年前就已停止订购新游戏。据布罗斯曼解释,他并非担心卖新游戏会亏钱,而是他觉得可以将资金用在其他地方。布雷斯曼曾经也卖新游戏,原因是这能鼓励消费者交易更多的二手游戏,但从长远来看,这样做不值得。


“我们算了一笔账。”他说,“做新游戏的买卖至少要投入25,000美元。”


杰克·斯通(Jake Stoner)是游戏店Cap’n Games的老板,他有一个Amazon Prime账户,每款新游戏都会预购一份。亚马逊为Prime会员提供20%的预购折扣,所以斯通购买游戏的价格会比分销商那里更低。这样一来,他每卖一份游戏能有大约5美元的利润。


“我不会试图误导消费者,但我会让他们知道,我有一份游戏。”斯通说,“所以如果你想买,那太棒了。不过我有且只有一份。”


但布罗斯曼指出,游戏店不得不面对现实,某些商品的利润率甚至比新游戏更低。布罗斯曼举例称,他花29.90美元购买了一张微软礼品卡,面向消费者的售价是30美元——如果消费者使用信用卡购买,那么他的店就会亏钱。


“有时你必须接受。”布罗斯曼说,“你只能自己安慰自己,‘我希望他们(消费者)能记得,今后还会光顾。’”


发行日期


对于那些销售新游的店铺来说,他们还面临着另一个挑战。GameStop、亚马逊和其他巨头能够通过与发行商打交道,为预订游戏的玩家提供专属奖励,但个体游戏店通常只能卖基础版本的游戏。


为了争取一些优势,某些小型游戏店选择在游戏的正式发布日期之前进行销售——这有助于他们快速销售,不过也带来了巨大风险。


过去几十年里,游戏发行商一直在打击那些提前发售游戏的店,会抛弃那些被认为不可靠的分销商和零售商。分销商通常也有正式的流程,部分分销商在游戏正式发售前一天才将它们送到游戏店,也有分销商要求游戏店员工亲自取货。另外,他们还会要求游戏店签署合同,如果游戏店被发现提前卖游戏,就要交付巨额罚款。


例如,Complete in Box每年秋季都会与分销商D&H签署一份新协议,其中明确规定他们不能提前销售动视公司的产品。各家发行商和分销商会与游戏店签不同的协议。


“有的游戏店故意提前卖游戏。”布罗斯曼说,“动视的人会找到D&H问‘究竟怎么回事?’D&H的员工回答说,‘我们会放弃他们……’如果我们被放弃,损失会特别惨重。我们没有多少其他选择,也不太可能从特别远的地方进货。”



游戏分销商Alliance的首席执行官杰·吉尔曼(Jay Gelman)称,在过去,他们曾与破坏规矩提前卖游戏的店终止合作关系。但他也说,如今类似的事情已经很少发生。


Alliance的合作伙伴既包括个体游戏店,也有GameStop、Burlington Coat Factory等大型零售连锁店,以及沃尔玛和塔吉特的网站。据吉尔曼透露,在Alliance成立至今的14年时间里,他发现发行商(“供应商”)越来越想要知道游戏进了哪些店。


“这一行的竞争非常激烈,因为没有任何排他协议。”吉尔曼说,“所以同一家零售店可以从我们公司买游戏,也可以从竞争对手那里买。如果竞争对手不够警惕,那么零售店就有可能提前卖游戏,但我跟这件事无关。在这方面,我认为发行商的判断越来越准确了,他们已经不会再与一些破坏规矩的分销商合作。”


尽管如此,某些游戏店仍然会利用规则漏洞铤而走险。


加西亚承认,当他在洛杉矶开World8这间店时,曾在游戏正式发售前提前开卖。在游戏店开始经营的头几年,加西亚每次进货量很少,也没有与大型分销商签协议。他认为如果World8提前卖游戏,会是他们的一项优势。


“事实上,严格来讲这不是法律。”加西亚说,“没有任何法律会禁止你那样做,它只是一种契约。”加西亚称从来没有遇到麻烦,不过随着游戏店规模扩大并开始与分销商签协议,他决定不再冒险。



“每年我最讨厌卖的新游戏是2K系列。”他说道,“只要2K出新作,人们就会变得疯狂,甚至愿意出价100美元。他们进店问‘你们有这个游戏吗?’我们说,‘不,游戏下周发布。’可他们会说,‘我知道你们有的,我会多给你100美元。’我们可以那么做,但这些家伙并不是我们的忠实顾客,当想购买一款游戏时他们不会想到我们……他们只不过挨门挨户地问,直到买到游戏。”


另外一家游戏店的老板承认(因担心被发行商找麻烦,他要求匿名),他经常在游戏正式发售日期前提前开卖,因为这能让他的店吸引忠实顾客——哪怕只是提前一个小时销售,玩家们的感觉就会大不一样。


这位匿名店主说,过去几年他总是这样做。他没有与分销商签协议,所以如果发行商发现这个问题,会追究分销商而不是他的责任。但他在将游戏卖给顾客时非常谨慎,他不会向对方提供日期早于游戏发售日的收据;如果有人问任何问题,他会否认自己提前卖了游戏。


这并不能让游戏店收入猛增,他不会向顾客收取更多的费用——但他认为游戏发行商让小型游戏店的经营变得非常艰难,卖新游戏几乎无利可图,所以这么做是公平的。


二手游戏


由于卖新游戏会带来许多挑战,个体店的相当一部分收入是来自二手游戏销售。与新游戏相比,卖二手的利润率更高,很多店主都自豪地说,相比GameStop,他们会给出售二手游戏的顾客更多的钱或积分,然后再将游戏以比GameStop较低的价格卖给其他人。


在不同游戏店,卖不同二手游戏的利润率差别巨大。在Core Gaming,老板马特·希基(Matt Hickey)称他们通常会以比收购价高75%的价格卖二手游戏。而在位于加州安提阿的4JAYS,老板约蒂·德阿玛雷(Jody De Amaral)说,如果一款游戏收购价1美元,那他们会以2美元销售,不过游戏价值越高,售价相对于收购价的增长比例就越小——如果某款游戏价值大约40美元,那么它的售价只会比收购价高25%~35%。


某些店卖二手游戏的价格更高,顾客往往会觉得被欺诈;另外一些店二手游戏价格偏低,但他们的出货量很大。



有几家游戏店的老板指出,在过去五年,“复古潮”让许多玩家对十多年前发售的游戏兴趣大增。据位于新泽西州克里夫顿的Digital Press老板莱纳德·阿格鲁斯蒂(Leonard Agrusti)说,在过去三年,他看到在距离Digital Press30分钟步程的区域内,新开了5家复古游戏店。阿格鲁斯蒂发现在2015年,许多玩家喜欢收集NES游戏,而在2016年底,“不知道什么原因”,PSP的销量突然增长得特别快。


多家游戏店称,他们密切关注着游戏行业的流行趋势。这些店在《精灵宝可梦Go》风靡全球时购入大量《精灵宝可梦》游戏;当任天堂复古主机NES Classic售罄,他们也会向顾客宣传其他替代品。


但随着eBay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崛起,越来越多的玩家可以在网上买卖游戏,游戏店不得不面对互联网带来的巨大冲击。据德阿玛雷回忆,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4JAYS经常会收购高价值的游戏,而当时他们也是为数不多的从玩家手中购买游戏的商店之一。她记得有一次,一个顾客驾驶装满雅达利和Commodore电脑的货车,花六个小时从洛杉矶来到4JAYS,将它们以每台1美元的单价变卖。有时顾客还会邀请4JAYS的员工到家中,帮他们清理堆满游戏的车库。


“我们的车常常满载而归,因为人们不想要它们了。”德阿玛雷说,“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它们。”


但时至今日,游戏店已经很难淘到具有收藏价值的游戏。很多游戏店老板说,当人们想要卖游戏,往往会先到网上查询价格。“付费通道太多了。人们可以约在某个停车场见面,在手机上就能完成付费,或者使用PayPal。在过去,如果人们想要快速换取现金,就不得不去一家游戏店,可如今很多人甚至不用现金。” Trade N Games'的老板布拉萨德说。



另外,根据一些地方的相关法律,当游戏店从公众那里购买二手游戏,必须先持有30天后才能销售。芝加哥游戏店People Play Games,以及犹他州圣乔治的Video Game Exchange都面临着这个问题。“假期是销售旺季,但你不得不将游戏先搁放30天,这会让人觉得很难受。”Video Game Exchange的里普莱说。


不过有受访者认为,与网络销售渠道相比,游戏店仍然具备独特优势。


“亚马逊、eBay、Half.com……你也许觉得他们会伤害小公司的利益。”Cap’n Games的斯通说,“你觉得竞争太激烈了。但很多人都懒,或者他们曾在eBay或亚马逊买东西时有过不愉快的经历,不太愿意网购,所以他们还会选择游戏店。他们更愿意今天就入手游戏,而不是等个三天收到一堆垃圾,然后再将货发回去……这些问题太让人头疼了。”


也有游戏店主称互联网为他们带来了帮助,他们会使用谷歌和Facebook做营销。


“Facebook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能吸引很多业务。”4JAYS的德阿玛雷说。她认为互联网营销的效果已经远远超过了报纸广告和传单等老式营销方法。“似乎谁都不会再看那些东西了。”


为了适应时代的变化,许多小店的业务已经不再局限于卖游戏。他们还会卖模型手办、毛绒玩具等周边商品,举办线下游戏比赛,以及维修硬件。每当顾客进入游戏店,总能找到与游戏相关的其他商品或服务。



例如,Japan Video Games是一家位于加州阿罕布拉的游戏店,该店开业初期将卖日本游戏作为主营业务,不过如今已经转型销售授权玩具。


“如果我们只卖电子游戏,我们不可能长期经营下去。”World8的加西亚说,“幸运的是在过去两三年,我们也开始卖其他商品……为了实现收支平衡,我们什么都做。”据加西亚估计,World8总利润中的75%来自非游戏商品。


多家游戏店的老板指出,销售非游戏类商品的一个主要优势是,非游戏类商品经常会吸引顾客冲动消费,顾客往往并不知道怎样在网上查询这些商品。在Complete in Box,布罗斯曼称他经常以比超出批发价100%的价格销售手办和漫画,不过与游戏相比,他们很难预测这些商品会不会畅销。


Digital Press曾专注于销售经典游戏,不过这家店的老板阿格鲁斯蒂希望帮助顾客做一些他们自己不能做的事情,例如维修。


“我认为,机器维修变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重要。”阿格鲁斯蒂说。他提到,许多老主机都已经年代久远,更容易出问题。“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做一些基础的维修工作,例如维修NES、替换游戏里的电池等等。现在我们做得更多了,比如替换超级任天堂的外壳。”


Digital Press的业务范围还包括改装游戏机。“如今几乎每个人都尝试将HDMI装进机器。”他说道。



隐形成本


除了购买新游戏和二手游戏之外,游戏店还需要考虑许多偶然因素,例如盗窃、卖家骗局或顾客欺骗等。


绝大部分受访的游戏店店主都说,他们曾遇到试图将盗版或偷窃来的游戏卖给他们的顾客。不过近些年来,这类事件已经不再经常发生。


“大多数时候,顾客不会故意卖盗版游戏给我们。”The Gaming Zone老板亚雷桑德罗·拉米雷斯(Alejandro Ramirez)说,“他们会问:‘噢,我有这些游戏,你们想要吗?’我们回答说,‘不’。”


“我一眼就能分辨《精灵宝可梦》游戏的真伪。”Stateline Video Games的邦德说。


如果有顾客带来偷来的游戏或主机进店,考虑到经济风险,店铺同样会很谨慎。每家店政策不一样,有的会要求顾客留下指纹并之后汇报给警方,不过很多店主都表示,他们会拒绝购买有盗窃嫌疑的任何商品。


“如果有人向你卖一台PlayStation游戏机,价格10或20美元,那么肯定是偷来的。”World8的加西亚说,“但你知道,市场竞争太激烈了,所以有的店愿意冒险……因为他们觉得不会有人试图找回一台老游戏机,但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


Stateline Video Games店铺


很多游戏零售店还经常会遇到另一个问题:抢劫。


Cap’n Games的斯通讲述了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一名男子在商店快要关门时打来电话,说他想卖一台PS4 Pro。于是斯通的妻子等着那个卖家进店。对方希望以80美元的价格卖掉,但与他同行的另一个人顺手偷走了摆放在货架上的游戏——斯通通过监控摄像头看到了这一幕并立即报警,最终警方逮捕了两人。


斯通事后才知道,那两名男子属于圣何塞的一个黑帮,拥有一辆装满枪支的卡车。


据斯通称,Cap’n Games的员工经常开玩笑说,他总会通过监控摄像头盯着店里的风吹草动,即便他不在店内。“我需要随时了解情况,避免发生糟糕的事情。”他说。


斯通还指出,游戏店需要与一些在跳蚤市场卖游戏的人竞争。斯通曾遇到一些在当地跳蚤市场卖游戏的人,他们会拿一些卖不掉的游戏与他交易(“我的马里奥、我的宝可梦和我的塞尔达”),一周后继续到跳蚤市场叫卖。


“当然,我做生意很明智。”斯通说,“我会花一点钱买他们手里的东西。他们会回来的。(笑)因为有的游戏就是卖不掉,留着也没什么用。”


商店经营明细


在任何零售行业,产品成本只是商店总运营成本中的一小部分,游戏零售也不例外。


每家店的情况都不同。有的店占地面积大,需要招聘更多员工,或者为了装修花更多钱。有的店会为员工购买医疗保险,有的店还会租用仓库或存储场所,或者在游戏展会上租展位,直接向玩家卖游戏。


在新墨西哥州阿尔布开克,Gamer Anonymous销售新游戏和二手游戏,没有向漫画或电影领域扩张业务。这间店也会卖一些周边,但游戏销售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老板乔纳森·萨库拉(Jonathan Sakura)在2007年购买Gamer Anonymous,他在接受采访时向我们展示了这间游戏店的收支明细。


乔纳森·萨库拉(Jonathan Sakura)


Gamer Anonymous的月均工资开销约3400美元,店面租金1800美元,缴税976美元,销售系统费用200美元,信用卡交易手续费175美元,电费150美元,保险150美元,网络与电话费150美元,会计费150美元,广告费100美元,五星顾客奖励项目费用100美元,燃气费30美元,网站托管费6美元,其他日杂费用250美元。


萨库拉每个月会花大约1500美元,向分销商订购新游戏或周边商品,另外还会花1500美元购买二手游戏。但由于顾客带来的商品不同,后一项数据有很大的浮动空间(就在前不久,这间店花了15,000美元从一名顾客那里买了一批收藏游戏)。


总体来说,Gamer Anonymous每月的总开销约10,637美元,他们会卖接近1000款游戏,收入约12,000美元。


“对于一家公司怎样赚钱,人们有一种普遍的偏见。”萨库拉说道,“经常有人觉得公司只想赚钱。我们当然想赚钱,但我们不会进行大规模的销售或者追求高利润率,而是会通过与顾客建立良好关系这种方式……”


“我们不像沃尔玛或GameStop那样追求利润,而只是想保持基本的收入,逐步打造这家店。”


Trade N Games的收支数据与Gamer Anonymous非常接近,该店占地2000平方英尺,每月工资支出约4000美元,店面租金3000美元,游戏购买成本6500美元,月均总开销约16,530美元。


“如果我们一个月的销售达到17,000~18,000美元,这就够了。”布拉萨德说,“这勉强够了。”


Trade N Games的老板Jason Brassard


由于所处位置不同,各家游戏店的店面租金和人力成本也有差异。在Polygon走访的游戏店中,没有任何一家位于旧金山;而在距离旧金山45英里的安提阿郊区,4JAYS的店面租金相对较低。


“我们希望让人们能承担购买电子游戏的费用。”4JAYS的德阿玛雷说,“我们想把开销保持在比较低的水平,避免成为下一个GameStop,或者不得不像我们的一些竞争对手那样高价卖游戏。”


为了节省日常开销,游戏店是否有可能彻底放弃店面经营,只通过亚马逊和eBay卖游戏?


“这是未来趋势。”布拉萨德说,“这样一来,你就不用再为员工发工资,或者支付租金。你在家里就可以卖游戏了,我的网站月租费只有59.95美元,而不再是3000美元。”


永不消亡


许多人怀念到当地商店买游戏的经历,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游戏将支持数字购买,而零售店的运营成本,包括场地租金、雇员工资等都将持续上升。如果一家游戏店在十年前能够盈利,那么到了今天,他们很可能亏本经营。


既然挑战如此之多,为什么仍有人继续经营小型游戏店?


对德阿玛雷来说,4JAYS就是她的家族企业,她的家庭已经连续经营这间店近20年。德阿玛雷家中4名成员的名字首字母都是“J”,所以她将这间店取名为“4JAYS”;她和她的父母经常一起待在店里。



德阿玛雷说,4JAYS的收入足够支付一个人的工资,但他们有三名全职员工。这间游戏店之所以能坚持经营至今,是因为德阿玛雷已经退休的父母自愿到店里上班,而她的丈夫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


“我们经常开玩笑说,这更像一种兴趣爱好,而不是在经营公司。”她说,“但我们喜欢。”


德阿玛雷的父母都已经年过七旬,她说只要父亲还想继续上班,她就会继续经营这间游戏店。在4JAYS,她父母的工作内容包括订货、维修和测试等。


“所以我在想,一旦我的父亲退出,我甚至不确信我能否接他的班。”


对Game On in Musle Shoals的凯文·希克斯(Kevin Hicks)来说,经营游戏店的意义也不仅仅是赚钱。


在2013年开店之前,希克斯原本计划与一个朋友合伙。他俩曾在同一所学校念书,一起向朋友们卖游戏,然后又一起到跳蚤市场做买卖。据希克斯说,当家人听说他们赚的钱微不足道时,都感到“震惊”。


一切似乎都顺利进行。但就在希克斯开店前不久,他的朋友遭遇车祸,昏迷不醒,后来不幸去世。希克斯为朋友购买了一份《地球冒险》,原本计划在他出院后将游戏作为礼物送给他,但再也没有机会了。


“没有他的日子,我很难继续前行。”希克斯说。为了纪念朋友,他仍然保留着朋友生前的一些物件,例如在前台摆放了一张朋友最爱的《游戏王》卡片。


“这让我感觉他仍然在店里。”希克斯说道。


而对Cap’n Games的斯通来说,游戏店成了他安顿下来的地方。


斯通小时候经常搬家,他在15岁那年辍学,与父母一起在树林里工作。成年后,斯通经常开小型游戏店,然后又低价将它们卖掉,再到其他地方重新开店。


Cap’n Games店铺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斯通经常以大约5000美元的价格卖店。


“后来我结婚了,有了小孩,因为某些原因,我的妻子说,‘不,我不想再每年都搬家了。’”斯通笑着说。如今斯通再也不会低价将店卖掉。据他说,他刚刚拒绝了一份10万美元的收购报价——只有当报价超过30万美元,他才有可能“考虑”。


Gamer Anonymous的萨库拉,以及接受我们采访的许多其他游戏店老板喜欢买游戏,享受每天都有游戏相陪的日子。


在接受采访前一天,萨库拉的店被人破窗而入。


“上午我看到前窗被砸了。”他说,“我拍了一些照片,心想,‘这太让人沮丧了。’”


但萨库拉还会继续经营Gamers Anonymous。他告诉我们,之前他在TiVo公司的呼叫中心工作,但他对公司产品没兴趣,那份工作不会让他产生任何兴奋感。


卖游戏改变了他的看法。


“你知道,这是我一直想做的。”萨库拉说,“我曾在电子游戏零售行业工作很长一段时间,我热爱电子游戏。我可以给人们诚实的答案,帮助他们找到想要的游戏。我热爱这份工作,看着人们在店里进进出出就觉得很满足。”


本文编译自:polygon.com


原文标题:《What it costs to run an independent video game store》


原作者:Matt Leone




作者等等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吃货辣妈说。


发送关键词查看精选文章


评测记录盲人街机神游纪实三和小学生人物幕后怀旧独立游戏黄油非洲人或者随便一个词碰碰运气。